设置

关灯

第4章 兵起太原 4

    李世民听他音调降了下来,知道自己的恐吓见效,又道:“长安百姓闻知南伽于地可汗来了,必会毁家南逃,我们只能得到一座空城。”空城自然不会有大量金帛献给大可汗,这话不说律特勤也懂,他豹眼微眯,盯着李世民问:“这么说只要把你父亲归顺大可汗的事昭告天下,你们就会白跑一趟?”李世民摇头:“唐公大人归化为大可汗子民,实是荣宠无上。如果我们顺利取得长安,会立刻将这份荣宠布告天下,那些愚夫愚妇见识了大可汗的威武,感受到身为突厥子民的荣光,一定心悦诚服,唐公大人再整修宫殿,备好牛羊,迎接大可汗进城,那样岂不两全其美!”

    听起来这倒真是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既不让李渊多费周折,又不违逆大可汗的旨意。刘文静心里暗赞:这个拖延之计甚妙,只要进了长安,突厥骑兵必会大肆抢掠,那时李渊就出面安民,做个样子把突厥人赶跑,突厥人带着财物走了,黑白就由得李渊说了,谁会相信他向突厥称臣纳贡呢。

    律特勤托着下巴沉吟一会,回头看了一眼,然后对李世民道:“那就这样,你草拟好布告,一进长安就让附离发布。”李世民躬身抱拳:“多谢特勤殿下。有特勤殿下这样英明神武的大将在麾下,大可汗必能驾驭长安。”俗话说无孔不穿马屁不穿,律特勤听到如此恭维,脸上浮起笑容,觉得这个李二公子比李渊好看多了。李世民三言两语就化解了一个难题,李建成与刘文静暗暗佩服他的口才,李元吉听他大肆恭维这个粗鲁的突厥人,心里直想吐。

    李世民见气氛有些和缓,命令手下抬进三张胡床,恭敬地请律特勤三人坐下。律特勤犹豫了一下,在前面的胡床上盘腿坐了下来,胡人通译与侍卫也跟着盘坐在后面的胡床上。三人连夜奔波,又在殿中站立半天,确实有些脚累。突厥人坐不惯汉人的椅子,这些胡床倒合他们胃口。刘文静经常出入晋阳宫,对这里的物件非常熟悉,平日并不曾见过这些胡床,显然是刚刚置办的,心里对李世民更是佩服。

    李世民依旧恭敬地站着,律特勤道:“你这样能说会道,又代表南伽于地可汗会见我等,一定是他最珍视的儿子,就代表他去见大可汗吧。”刘文静与李建成都是一惊,躲在壁后偷听的李渊更是心中猛惊,律特勤的意思是指定李世民去突厥为质!突厥一百多年前从草原崛起,而中原却正处于分裂混战时期,不少皇帝和豪强依附于突厥,除了交纳贡赋,还得把自己的子弟送去突厥做人质,这些人无不饱受折磨,少有安然回来的。刚才律特勤提出要人质,李渊心中已有计较,他的三个儿子虽然年青,但多经战阵,都是一等一的带兵之才,李世民更是出类拔萃,这次南下还得依仗他的将才,万不能让他去突厥。

    李世民泰然自若,行礼道:“多谢殿下抬爱,在下仰慕大可汗威仪,早就想去拜见。现在有特勤殿下引介,正如开了方便之门,到了草原,还望特勤殿下多多照顾。”他一口答应入突厥为质,律特勤左手向上一抬,说了几句话,史胡人的翻译很干脆:“好说!”

    李世民又向律特勤行了一礼,道:“在下最为仰慕突厥勇士,做梦都想结识突厥好汉,在草原上与勇士为伴,骑马竞逐,弯弓射雕,实是人生一快。早就听闻除了大可汗,特勤殿下与大萨都虎步鹰扬,是勇士中的勇士。”李渊和李建成、李元吉不知大萨都是何许人,只有刘文静听说过,知道大萨都是草原上萨满教的教主,勇力与智慧号称突厥第一,草原部落皆视他为神。律特勤听李世民对自己如此赞誉,不由得挺了挺胸,竟然难得地谦逊起来:“三个我才及大萨都肩头。”

    李世民道:“特勤殿下身份尊贵,又统领万军,在下不敢高攀,在下想与这位英雄结为兄弟,以后并马驰骋,生死与共。”他手指指着的,是那个突厥侍卫。

    那胡人猛地站了起来,用突厥话喊了两声,律特勤腾地跳下胡床,右手按住刀柄,一双豹眼瞪得鸡蛋大小,胡人也一改刚才低眉侧目唯唯诺诺的样子,双手提到腰间,眼睛放光,侧身面向殿门。那侍卫依然盘腿坐着,饶有兴趣地端详着李世民,一点也不似律特勤二人的紧张。

    李渊与刘文静也不解李世民此举何意,他是大隋国公之子,身份尊贵,竟然要折节下交一个突厥侍卫,确实有些反常,但看律特勤的架式,其中又似大有文章。刘文静向前移了一步,心中盘算如何在律特勤拔刀前打倒他。

    李世民好似没发觉变化,他解下佩剑,双手托举着,绕过律特勤,走到那侍卫身前数步,躬身道:“在下李世民,唐公大人第二子,今年二十岁,盼望与壮士结为兄弟。”律特勤脸色更加紧张,攥着刀柄的手上青筋直蹦,李世民离他只有两步半,只要他长刀出鞘,即刻能将李世民斩为两段。

    那侍卫站起身来,律特勤闪开一步,护住他的右侧,那侍卫笑着拍了拍律特勤的肩膀,示意他挪开一些,然后走前一步,双手接过李世民的佩剑,转身递给律特勤,又解下自己腰间铡刀一般的兵器,也是双手托举,向李世民说了一句,那胡人眼睛盯着殿门,头也不回地译道:“在下阿史那咄毕,沙钵略大可汗之子,愿与公子结为兄弟!”

    李渊等人心中震惊无比,这个侍卫竟然是突厥大可汗沙钵略的儿子!沙钵略有七个儿子,只有咄毕是可敦阿史德氏所生。可敦是大可汗的正妻,地位相当于中原的皇后。突厥不像中原王朝那样建立储君,继任者由大可汗在死前指定,如果大可汗突然死亡,没有来得及指定继任者,就由王族阿史那族亲大会在大可汗的儿子中挑选,无论是前任指定还是王族大会推选,一般都由大可汗儿子中身份最尊贵的那人继任。与中原有些相似,大可汗儿子的尊卑,往往由其母亲的地位决定,突厥大可汗的正妻可敦,多数出身显赫的阿史德家族,或来自中原和西域大国的皇室,可敦的大儿子自然是首选继任者。

    李渊父子来太原已经两年多,这么重要的讯息自然有所耳闻,但咄毕担任突厥北厢察,一直都在漠北统兵,从没在两军阵前出现过,所以包括刘文静在内都没见过他,他今天扮作侍卫潜入晋阳,来意真不好捉摸。

    李世民托起双手,接过咄毕的兵刃,刘文静上前两步接了过去,那刀分量很重,压得刘文静双臂一沉。咄毕又走前一步,侧右肩倾向李世民,李世民倾侧右肩与他轻轻一撞,然后换作左肩,又是轻轻一撞,两人分开。换兵刃,撞双肩是突厥勇士结拜的仪式。李渊在壁后忍不住得意,心中猛赞儿子:世民之前肯定没见过咄毕,他仅凭察言观色就看出咄毕是个大人物,主动套近乎,竟然钓住了大鱼,这份眼力,是我传给他的!现在他成了咄毕的异姓兄弟,那讨价还价的事就好办多了,有这样的儿子,何患大业不成!

    律特勤后退两步,与那胡人一左一右护卫着咄毕。咄毕对着李世民说了几句,那胡人译道:“突厥王子的兄弟不能屈为人质,让南伽于地可汗另选他人。”李世民一抱拳:“小弟能追随殿下左右,心中感到无限荣宠,我马上回去收拾,今夜就随殿下北上。”咄毕手一摆:“南伽于地可汗死后,你继他为可汗,现在就得跟随在他左右,人质另选。”他直接以主子的身份指定李渊的继任者,口气坚决,不容商量。李渊肚里暗骂突厥人狂悖,心中闪过一个念头:把这个狂妄之徒扣下为质如何?但随即摇头否定,那样只会惹祸上身,太原即刻迎来一场死战。

    律特勤眼光扫了扫李建成与李元吉,正想从他们当中选一个,那胡人先开口了,他用突厥话说了几句,律特勤好似有疑问,皱着眉头问了几句,胡人肯定地点点头,咄毕也点了点头,表示认可。他们讲的分明是突厥话,但除了可敦、光明几个词,刘文静竟然没听懂一句。

    咄毕转向李世民道:“听闻兄弟有一同胞妹妹,我甚是羡慕,可敦一直向上天祈求一个女儿,你妹即同我妹,她老人家见到令妹,一定会视同已出。”壁后的李渊忍不住一哆嗦。咄毕道:“我既已露出身份,此地不能久留,明日午后,我们在城外见面,为兄弟出征壮行,即时有大礼相赠。”不等胡人译毕,他右手一扬,转身走向殿外,律特勤和胡人跟着出了大殿,李世民等人送出宫门,刘文静陪他们从北门出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