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31章 清宁生 3

    《世说新语》是南朝刘义庆编撰的笔记小说,主要记载后汉到晋宋间名士的言行轶事,南朝名士多修仙道,但这本书不记述修道事迹,全书共记述逸事一千二百多则,每则文字长短不一,有的数行,有的三言两语,与忠恕过去所读的仙真事迹大异其趣,有些故事,其中的字全部识得,却全然不知何意。这天,忠恕读到魏文帝曹丕想谋杀兄弟曹彰,骗曹彰喝下了毒酒,曹彰的母亲卞太后见儿子中毒,慌得光着脚跑去取水救儿,他心中一动:人都是母亲生养的,我也是有母亲的,为什么从来没见过她呢?她会否像卞太后那样心疼我呢?这天晚上回到自己的静室,他一直想着这个事情,往常他在天黑后离开藏经阁,会去厨房帮着老秦他们做活,吃些东西,再与三人扯些闲话,深夜才回到自己的静室睡觉。这晚已经过了晚饭时间,还没见忠恕回来,老秦沉不住气了,让史胡子快去找,史胡子在寺里找了一圈,才发现忠恕在自己的静室里闷坐,不及多问,拉了他就去吃饭。

    忠恕低头吃饭,不言不语,吃了一半就停下筷子,眼睛盯着碗,吃不下去了,老秦上前摸了摸他的额头,没有发烧,老阿问:“怎么了,孩子?那个老道士吵你了?”忠恕摇头,老秦道:“一定是累了,整天翻着那些旧书,很劳神的,我去给你做碗酸汤,提提神。”忠恕又摇头,老秦一下子犯了愁,那个姓周的小姑娘下山,也没见忠恕这么个样子,他猜不到忠恕到底怎么了。史胡子在旁忽然问:“今天读的什么书?”忠恕抬起头,看了一眼史胡子,转向老秦问道:“大伯,你见过我妈妈吗?”老秦一下子愣住了,最怕的事还是来了,他知道随着忠恕一天天长大,总有一天会问起父母,但如何告诉忠恕却是十分为难的事,无论忠恕的父母当初出于什么原由要把孩子放置在寺里,这些年来一直不露面,多半已经不在人世了,这孩子心地良善,无忧无虑,一旦知道真相,不知会如何伤心,他宁可伤了自己,也不愿看到忠恕伤心,所以心里一直存着侥幸的念头,希望忠恕一直想不起父母人伦这些事情。

    忠恕殷殷地看着老秦,老秦呆愣着,不知如何办,忠恕见老秦一直不说话,预感到不妙,泪水充满了眼眶,眼看就要哭出来,老秦求救似地看着史胡子,史胡子向他点点头,老秦上前把忠恕揽在怀里,抚摸着他的头,柔声道:“好孩子,我们都没见过你的父母。”忠恕一听,仰起头可怜巴巴地看着他,怯怯地问:“那我…?”老秦狠了狠心,道:“你是大伯捡来的。”忠恕彻底懵了,终于哭出声来,泪水把老秦的衣襟弄湿一片,老秦三人都忍不住陪着他流泪。

    等忠恕哭得差不多了,老秦就把自己发现他的经过讲了一遍,忠恕又哭了半天,自记事起,他就在老秦三人的无限关爱中长大,没受过丝毫的委曲,他也把老秦三人当作父亲一般,但思慕父母乃是人之天性,今天卞太后光脚汲水的故事触动了他的心弦,他心中有个强烈的渴望,想见见自己的母亲,但得到的却是残酷的真相。

    忠恕肩膀一耸一耸地依偎在老秦怀里抽泣,老秦心里比忠恕还痛,眼泪竟然止不住,哽咽着说不出话来,史胡子上前把忠恕揽到自己怀里,轻抚着他的背,道:“好孩子,你这样良善,父母一定是极好的人,他们离开你必定是迫不得已,说不定哪天就会来看你。他们把你寄托在这里,也是希望你学得一身本事。寺里的这些道长们,别看他们每天只是念经打坐,其实一个个都厉害得很,将来你学得道长们的本事,下山去找父母,你说他们见到你那样有能耐,会有多高兴!”老秦三人皆不知虬髯客布条留言的事,所以并不晓得段举夫妇早入黄泉,虽然猜测他们已经不在人世,还是真心希望有一天忠恕能与父母团聚。

    老阿道:“是啊,现在天下大乱,到处都是强盗,没有本事寸步难行。你下山时,得像掌教道长他们那样,一身本领,才能行走天下平平安安。”三人轮番说哄,终于让忠恕平静下来,三人又把他送到静室,看着他睡下,老阿给他掖了掖被子,这才回到厨房。

    一进厨房,老秦就责备史胡子:“孩子又不是道士,如何能学得道长们的本事?你俩由着嘴乱哄,以后他问起这事,可咋办?”史胡子还没回答,老阿先道:“我看法言道长很喜欢孩子,你可以去求求他。”老秦怒道:“你这家伙怎么知道监院喜欢孩子,他都没见过几回面?”史胡子道:“老阿这次没看走眼,我也觉得法言监院打心底喜欢这孩子,你去求求他,说不定会有用。”这胡人眼睛贼亮,看人看得很准,见史胡子也这样说,法言喜欢忠恕八成是真的,老秦就问:“见了监院道长我说些什么?”史胡子笑道:“你就说想让忠恕学些本事,以后下山好谋个出路,具体教什么,他们的法术我也不懂。”老秦问:“如果监院让孩子入道籍咋办?”史胡子笑了起来:“入就入呗,等本事学到手,脱了道袍不就成了?那些下山的道长你也见过不少,掌教和监院也没拦着。”老秦犹豫道:“这样不好吧?”史胡子转开话题,问:“老阿,你见识多,应该让忠恕学些什么?”老阿骂道:“贼胡!又挖苦你大爷!”老秦心里有事,怕他们又争吵起来,忙拦住道:“好好,我明天去见监院,先睡吧。”

    第二天天还没亮,老秦早早就起了床,偷偷跑到忠恕的窗前,听到他起了床,忙回去准备了洗漱的东西,忠恕过来,像往常一样向三人问好,洗过脸吃点东西就去了藏经阁,好像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一样。

    老秦做完活就去找法言,法言听完沉吟一会,然后告诉老秦,忠恕年纪还小,等他长大一些,可以传他一些防身的本领,现在跟着贾明德读书识字,那是建功立业最要紧的本事,比多少技艺都管用,要多用心。老秦不得要领,只好回去和老阿二人商量,史胡子听完点点头,说法言的话有道理,如果忠恕问起来,你就把监院的话转告给他。哪知忠恕回来,仿佛把昨晚的事彻底忘了,一句也没问,以后也没提这事,老秦怕勾起他的思母之情,也不主动谈起。

    《世说新语》中的轶事不如仙道故事那般有趣,故事涉及的是一个个鲜活的人物,与修真习仙迥然不同,他们生活在俗界,说话行事带着尘世的烙印,忠恕不时神入其中,想象着书中人物的言行,有时一则故事就要品味半天,所以一个月只读了半本。

    贾明德又进入冥思的状态,常常枯坐一晌,然后在纸上写下几行,已不像过去那样随写随抹,一个月下来,积攒了十多页手稿,然后有一天突然跳起来,把手稿全部烧掉,显然结集的事还没有头绪。天风来藏经阁的次数明显增多,往往一坐就是两三个时辰,与贾明德探讨《道德真经》,有时还回忆师父当时的言语。法言也不时过来看看贾明德,遇到忠恕在的时候,往往会问问他在读什么书,识了多少字,忠恕觉得全寺之中,除了三位伯父,监院法言最为亲切。

    转眼又是三个月过去,山谷里的冰雪开始消融,祁连山漫长的冬天就要结束了,森林里偶尔传来嘹亮的鸟鸣声,忠恕终于把一本《世说新语》读完,他经常幻想处在书中描绘的世界里,觉得自己就像换了个人。贾明德这几个月没再烧手稿,终于有三页纸留存下来,他不再指定书目,只是让忠恕在阁中随便翻找,想看哪些就看哪些。阿波大寺经过二百多年积累,阁中藏书不少,除了道家著述,经史子集,佛景祆摩,奇门外道无所不包,有些著述年代久远,竟然是写在竹简之上,写在丝绢上的典籍也有不少,这些多是外族文字写成的经论,忠恕一句也看不懂,他在辅殿中翻看,寻找《世说》之类的书看,外面世界的轮廓在他心中慢慢清晰起来。

    又到了夏天,山谷中充满了鸟鸣声,不用到湖边,忠恕就知道灰雁来了,湖岸又成了花海,去年此时遇到了庭芳,相处一个多月,忠恕心底其实有说不出的快乐,庭芳下山后,他多次梦见她,梦见她被豹子袭击,梦见她扑在父亲怀里撒娇,梦见她抱着小豹子抚摸。忠恕常想,二伯说周塞在数千里之外,那到底是个什么地方呢?她是否已经忘记我了?我还能再见到她吗?小豹子还好吗?庭芳在寺里时,史胡子经常开忠恕的玩笑,她走后史胡子再也没提一个相关的字眼,忠恕怕大伯他们担心,在老秦三人面前装作已经全然忘记了庭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