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三只宝狐-选

    信筒打开,里面的内容只有短短一卷纸笺。

    那位高傲的家神款款坐在方才辛梓的软榻上,似是在认真读信,鞋尖的绒球一翘一翘,御用的黄金信筒被她丢在地毯上,弃如敝履。

    霍坚沉默地垂着头,辛梓一边对手谕好奇,一边又忍不住用眼刀削他。

    她把信看完了,托着腮想了一会,问了一个有些无关的问题:“阿枝在宫中怎么样?”

    阿枝,是那位出身辛氏的贵妃吗?

    霍坚身为一个外放的武将,其实不太了解这些宫内琐事,他只从一些同僚们口中听说过,辛氏贵妃盛宠正浓,在宫闱里生活还算顺意。

    如实回答了自己的认知后,肉眼可见辛梓的神色松弛了一些。

    “好了,你下去吧。”狐神翘着脚,冲辛梓抬了抬手。

    她问出这个问题,原本就是在安抚这个尚且年轻的家主。

    但他看起来不是很想听从,修长的墨眉皱了起来:“您……”

    组织了一会话语,他还是收起表情躬身退开,只是临走又嘱咐了好多句:“这是大事,希望您能在做出决定之前知会长老们一声。”

    霍坚恰好抬起头来,看到了他冲首座上的狐神做出“不要任性”的口型。

    “……”好像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他眼观鼻鼻观心,顶着辛梓杀人目光重新低下头,假装无事发生。

    气冲冲的家主穿着木底便鞋的脚步声一步步远去,这所豪华的雅间,又只剩下了他和那位狐神。

    她的气息又传来了,分明浅淡如云絮,却生生压过了名贵熏香,存在感十足地被他捕捉。

    长久的沉默后,上首的狐神轻轻哼了一声:“所以,那只鸟来求我出山,是让我当寻宝犬?”

    霍坚:“……”

    “陛下只是耳闻您对宝物的探知能力,希望能得到您的帮助,以解燃眉之急,并非折辱于您。”

    他并不会说什么好听的恭维话,只能把己方的筹码干巴巴地摆在桌上:“若事成,您可分得叁成。”

    狐神笑了笑,语气不屑:“且不说叁成能有多少……金龙李氏的宝物一直是传说故事里的东西,给小孩子们听听便算了,你们还真的打算去找啊?”

    金龙李氏,是已经倾颓在历史长河里的一支王族,曾经他们稳坐天下之椅,只是后来战火纷争,属于这个氏族的一切,包括他们的神明,都早早地陨落了。

    传说中,李氏贪财,漫长的王朝存续期间囤积了大量的金银财宝,而那些小山般的财物都被藏在一个神秘的地方,等待被后人发掘。

    这样的一份“宝藏”,起初连霍坚都是不信的,像话本里一样荒谬。

    但……

    “您应该知道,在如今大历之前,皇位是蛟龙刘氏的。”他一点一点地,将陛下出发前告诉他的理由道出。

    “而蛟龙一族起事时,曾打着的旗号是‘金龙正统’,众所周知,蛟与真龙本就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所以他们手里有一些李氏的文献并不奇怪。”

    “再后来……”后面的话由他这个臣子开口有些大逆不道,霍坚犹豫了一小会。

    然后那个玉石泠泠的声音就主动替他补完了。

    “再后来,你们鸟家一直跟着蛟家混,结果最后趁其不备取其而代之,也顺其自然得到了蛟家手里的这份‘秘密’。”上首的狐神好整以暇地晃着脚,“以前觉得这玩意太玄乎了没必要兴师动众,但现在节节败退,皇位马上就要保不住了,才来病急乱投医?”

    虽然不是很好听,但她说的是实话。

    霍坚一言不发,沉默以对。

    视野里那只晃悠的绣鞋缩进了裙裾里,她站起身来了。

    “抬起头来。”家神命令他。

    霍坚僵硬了叁秒,缓缓地抬起头来,再一次真正的、清晰地与这位神明对视。

    那双漆黑的,沉淀了百年的墨瞳看着他,眼角微挑,波纹不铸,是无与伦比的高傲。

    她像是镜中花,又是水中溶溶月,几乎刺痛人类双眸的精致与极致的妍丽,锦绣绮华堆织而成这一道茕立的身影,冷漠而致命。

    “原本你们周家、尹家和欧阳家争天下,而我们偏安于桑州,向叁家提供同等的财奉,从不曾插手半分。”狐神高高在上地看着他,眼眸冰冷淬雪:“而此时,怕是那两家的探子都知道你来桑州了吧?说着求人,实则把辛氏牢牢绑好……”

    她的红唇微启,露出尖利的犬齿:“我要六成。”

    这斗争的叁家,或多或少都来拉拢过辛家,毕竟这样的财力让人望之眼热,但麒麟尹氏和虎族欧阳氏都是正正经经递了拜帖,派使官来的,大家都恪守礼法,没人撕破脸。

    而玄鸟周家,却派了一个罪臣,一路无声无息地进入了桑州,既然他们桑州的探子早早就知道霍坚来了,那其他两家的一定也可以。

    坐在飘摇皇位上的那位,在逼辛家站队。

    如果现在主动站出来说他们并没有和周家达成什么协议,怕是另两家也不会相信了。

    这样的绊子,她一定要狠狠咬回来一口才是。

    辛梓知道辛秘最终还是答应了那个皇帝派来的人时,眉毛狠狠挑起,想要骂人,又咳喘着跌坐回座椅上。

    “你怎么又任性了!”他气急,连“您”都不说了,眸光恨恨。

    辛秘无所谓地瞟了他一眼,手指轻动,柔和的气团送到他的口鼻旁,让他咳嗽平息:“我是你们的神,你们都听我的,我任性不正常吗?”

    辛梓瞪她,不知道是咳的还是急的,眼里波光粼粼,配上他阴柔的容貌,有些令人移不开眼的夺目。

    好心的狐神只好给这个自己看着长大的年轻人顺毛:“战局已乱,趁这个机会出去捞一笔多好呀。”

    “骗人。”辛梓不依不饶,直白地戳穿她:“六成宝贝能有多少?只要我们辛氏一直有你,不出几年就能赚到,你现在这样无异于与虎谋皮。”

    说着说着,他语气带上了苦涩:“说到底,还是辛氏太弱了……只能用金银换来偏安一隅,才让他们这样欺辱。”

    辛秘向他翻白眼:“你这好像是在说我不够强,如果我像西山那个无脑将军一样给你们善战的能力,你们是不是也能出去争一下天下啊?”

    辛梓本来正在酸涩,被她一噎也有些无语:“你明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女子慵懒地倚在榻上,鬓发散乱搭在眉角,无端有种海棠残红的美艳。她拨弄着衣袖上的流苏,不悲不喜:“周家毕竟还是皇帝,我听他的又怎么了,有本事来桑州杀了我啊?”

    辛梓已经习惯了自家神祗的尖酸,并不吃惊,习以为常地回嘴:“你当他们不想?如果不是想从我们这里捞源源不断的金银,桑州早就被打下来划作军粮地了。”

    “那不就得了。”辛秘单手支颌,淡淡看了他一眼:“他们只想要我们的钱,并不知道周家找我做什么,你着人运两车白银进京,这样起码能瞒一瞒那两家,让他们误以为周氏只是来要钱。”

    “怎么瞒得住?”辛梓又咳嗽起来,颧骨处晕开两团薄红:“一旦发现家神离开,你会被他们追截的!他们又不是傻子。”

    话音未落,那双无波的深黑眸子看了过来,他所供奉的神用一种暗含压力的神色看着他,红唇微启:“……那就不要被他们发现。你是家主,你要保护好整个辛氏,还有辛氏的神。”

    瘦弱的年轻人一愣,接着面色转为坚毅,站起身来应下这份责任:“是。”

    “现在皇位还是周氏的,他已经发来了诏书,如果我们抗命,他完全有理由挥兵而来。”辛秘冷冷淡淡地向这个年轻家主解释,“我们不怕虎家或是麒麟家,因为他们都有希望,胜券在握,不会做蠢事。而玄鸟周氏现在日薄西山,已经到了想靠宝藏翻身的程度,如果受挫,说不定会拖着我们一起下水。”

    她叹息着:“还有阿枝……阿枝也在他们手里。”

    这些孩子,是她所守护的人。

    他们在她的护佑下长大,逐渐枝繁叶茂,反过来荫蔽自己的族人……但他们每一个人都仍是她所钟爱的孩子。

    霍坚很快就第叁次见到了那位家神。

    他被请到辛家的长老们面前细细盘问,来回考量,那些耄耋之龄的老人们用锐利的眸光来来回回打量着他,道出刁钻的质疑。

    “你不能告诉我们原因,但要无声无息地让家神与你同行,你可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一位头发全部花白的老者逼问他:“这意味着辛家的私兵不能随行,甚至家神不能使用神术,不然她的存在就会被另外的神祗察觉。”

    “你这是让辛氏的神引颈就戮。”

    霍坚拱手:“……霍某会拼上性命保护好狐神。”

    他不会慷慨激昂的陈词,只能将苍白无力的保证一遍遍重复,他知道自己的决心,当然也知道这要求的唐突。

    云雾翻腾,他的身后出现了微风,衣角轻轻飘起。

    他意识到了什么,倏然扭头。

    穿着一袭天青色团花长裙的狐神再次出现了,这次她直直地看着他的眼睛,没有给他低头礼让的机会。

    高傲的家神轻哼一声:“……希望你能信守诺言,保护好我。”

    =========

    基友:好想知道男女主滚在一起之后这些辛家人的表情……他们会杀人的吧。

    笑死

    我发现我真的很喜欢写一开始身份对立的男女主?怎么写了几本总是这样的,连配角很多也是,好奇怪啊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