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四只宝狐-梦

    既然家神自己已经同意了,长老们吹胡子瞪眼,最后还是唉声叹气地离开了紫檀雕花的房门。

    辛秘整个人都像一团无垠的云絮般飞舞在空中,衣袂翻飞,烈烈的花朵开在裙角。

    她斜眼瞥了霍坚一眼,后者不知什么时候又找到机会低下头去,高大挺拔的身体沉默得像一颗崖边老松。

    她扯扯唇角冷哼一声:“麻烦大人今晚就在寒舍留宿一晚了,休整一番再作计议。”

    口上说着寒舍,但这富丽雍华的客房可远比他曾经住过的居所好上许多。

    霍坚有些拘束地在屏风后的净房里洗漱出来,身上的便衣已经换成了轻柔如云絮的寝衣,蚕丝般细柔包裹着他强健的身躯,让他有些不适应。

    净房里摆了许多精精巧巧的用具,有的是香喷喷的,有的有些刺鼻,有些一触就会溢出泡泡,还有些他根本不知该怎么下手的。

    这一澡洗得很憋屈,还没有他在家乡的雪山脚下钻进水里滚一圈然后打着哆嗦爬出来爽快。

    他将湿漉漉的头发随意一撩搭在肩头,浸湿肩膀的衣料。

    他是外驻的武将,虽然曾经拥有过高官厚爵,但大历近年来战乱频发,他几乎常年在外。因为边关的风吹日晒,发质有些粗硬,也不是单纯的黑,而是一种有些潦草的微棕色。

    这头他熟悉的乱发正散发着清雅柔淡的味道,是刚刚沐浴时香露的功劳,是这个和煦富饶的桑洲城适宜的味道。

    却不是他这个不受欢迎的外来者所适应的。

    霍坚叹息了一声,隐隐总觉得这趟任务可能要很为难他,当然不是说生活享受方面,他是吃过苦的,有口饭吃有稻草堆睡就可以。

    只是……那位狐神,应该不会很好相处吧。

    他心底闪过那幅青色大花的长裙,那双寂寂如雪的黑眸,顿觉自己有些失礼,干咳一声挥去脑子里的内容。

    外面天色已经深了,霍坚从雕花精美的梨花木窗口看一眼外面的月色,天边没有雾气,蔚蓝的夜空中一轮明月洒下白霜。

    他关上门窗,用随身携带的各种小刀挡好门销,将那把灰扑扑的陪伴了自己很久的宽刀放在枕边,躺上了床。

    辛家的床铺也很软,宽大的铺面怎么翻身都不会有劣质木料的噪音,绵软的褥子几乎将他包裹起来。

    他好像陷进云朵里,又被轻柔的另一朵云覆盖着,暖意驱散了夜间山间的寒意,这种舒适终于让他感到了一点放松。

    他睡着了。

    他似乎还做了个梦,梦里他回到了白天的那条浓雾中的回廊,翻涌的雾气包裹了他,连身上的被子都变得像轻薄。

    梦里的回廊处处真实,有浅浅水渍的栏杆上攀爬着什么不明的小花,地上也丢着那杆灯笼。

    木质的手柄用银质锁扣连好,银色笼身的右下角雕着狡黠的狐狸。

    这是从那位高傲的家神手里遗落的小灯笼,上午砸在地上时已经熄灭了。

    可现在,在他的梦里,这团雾气浓绕的长廊上,他手里的小小灯笼忽闪着重新亮了起来,米黄色的灯光在他手心里暖洋洋地晕开,让他觉得安心。

    ……但,他是戎马十多年的武将,在不完全属于自己的空间里他本不应该这样松懈的。

    他已经许多年没有像这样完全放松地安眠过了,甚至还做了一个安详柔和的梦。

    霍坚捧着那盏小小的米黄色灯笼沉默不语,他隐隐意识到了,自己现在的放松和梦境有些异常。

    身后传来了细细的脚步声,他压下眉头,有些犹豫。

    这个场景,难道是那位有些娇横的家神有在捉弄他吗?当时那里只有他们二人,而他也并没有察觉到有其他人出现的动静。

    那就是她吗……可,为什么呢?

    男人没有出声,几乎是顺从事态发展,那段脚步一点点从雾中踏出,靠近他的后背。

    然后一只绵软的手轻轻拍了他肩膀一下。

    他豁然转头。

    是狐神,她正笑眯眯地站在他身后的长廊上,一袭水红色的长裙,披着绛色的纱质外袍,一头长发并未挽起,松松垮垮地披散在两肩背后,黑得发亮。

    霍坚蹙眉,一双锐目在面前的狐神脸上扫过。

    是她,还是那张让他觉得多看一眼都会动摇心神的绝艳面孔,只是今天的她竟是笑着的,不是冷笑,不是讽刺的勾唇,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淡笑。

    冷漠的她像他家乡雪山传说中的女仙,裹挟着风雪,致命危险。

    而现在笑着的她是彻头彻尾的桑州牡丹,浓艳的五官绽放,一颦一笑都是动人心魄的绝美。

    在这个寂静无声的雾中长廊上,衣着轻薄,长发松垮的她几乎照亮了整夜的黑暗。

    这样的狐神让霍坚本能地眼神游移了一瞬间,毕竟他是个审美正常的男人……但是,这不是她。

    他清了清嗓子,鹰隼般的双眸重新锁定在面前那张娇媚的脸蛋上:“你是谁?”

    脚步声不同,姿态不同,神情也不同。他并不觉得那位高傲到大部分时间一直飘着行动的家神会冲着他这个看不上的人露出这么……温婉的笑容,还来挑逗般地拍他肩膀。

    “狐神”一顿,黑白分明的眼珠子咕噜咕噜看了他一圈,还在嘴硬:“你想着谁,我便是谁咯~”

    “……”霍坚抚去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立起来的汗毛,下意识伸手去腰间摸索起了佩刀。

    当然是摸了个空,梦境里没有这东西。

    不过他的动作足以让对面的假狐神警惕起来,她跳了跳:“好了好了,认出来就认出来,拔什么刀!哪来的蛮子啊?”

    霍坚没有因为对方看起来不太聪明的举动而放松,他下盘用力,蓄势待发。

    第一次在自己的梦里对敌,他拿出了十二万分的警惕。

    “狐神”被他的气势惊得一愣,向后退了一步:“干、干什么?”她有些赌气地来回看自己的手臂腿脚,雪白的小腿在裙子下面一闪而过:“这次怎么露馅这么快?还喊打喊杀的,我到底变成谁了?”

    霍坚一愣,问她:“你不知道自己变成谁吗?”

    “狐神”瞪他,这种动作做在这样一张艳丽的脸蛋上有些诡异:“我当然不知道,我变的都是你们在想的那个女人!我只会跟着你们的企图变!”

    “企图……?!”霍坚也瞪回去了:“休要胡言!”

    嘴上说的言之凿凿,手上动作也凶悍无比,好像要把这个乱说话的精怪一把掐死,霍将军耳朵却红了起来。

    他在内心反思自己,莫不是真的垂涎人家的美色,整个人都有些混乱。

    精怪睨着他,看他这副乱了方寸的样子,撇了撇嘴:“逗你的,我只会变成你们觉得最美的女人。”

    这样还略微说得通一点,霍坚感觉自己耳朵热得滚烫,嘴里又是苦涩又是窘迫,再说不出话来。

    那位狐神……当然是他见过的最美的女人了。

    不管是他家乡的山野少女,还是宫中的贵妃美妾,没有一人及得上她半分。

    只是,她注定是天上的那弯明月,而他是地上无根无萍的野草,生于泥土,最终也将在泥土里腐烂枯萎。

    假狐神看着他,目中渐渐充满了诱惑:“我好像是你永远也得不到的女人啊,怎样,这里不过是你自己的梦境,不想与我放纵一次吗?”

    她就连声音都变成了真正的狐神,霍坚听她那把珠玉般的嗓子说出这种话来,几乎有些不明所以的怒火:“放肆!住口!”

    他脸色变得太快,假狐神看的一愣一愣,不由得好奇起来。

    脱到一半的外套卡在肩膀上,那一块圆润的雪肩在雾里也分外鲜明,她也不提,站在原地发问:“……她到底是你的什么人?”怎么感觉这人情绪这么复杂?

    不过霍坚并没有回答她,他这次铁了心不跟这个邪祟继续纠缠,疾冲向前,欲要将这个心怀叵测的妖精直接灭杀。

    “狐神”看他气势汹汹而来,似乎要玩真的,吓得尖叫,一转身就要逃跑。

    霍坚毫不留情,一掌向她背心拍去。

    他豁然从床上坐起,呼吸沉沉。

    右手一摸,直接摸到枕边的佩刀,拿在手里下床巡视一周,门窗完好,他放置的匕首也都卡得好好,没有人进出过这间客房。

    他放松了一点。

    夜色深沉,时间似乎还不晚,那个荒唐的梦没有持续很久。

    但他睡不着,一想到有妖怪读到了自己的心意,变成了……那位狐神,还入梦来色诱他……他就一阵一阵的冒汗。

    虽然妖怪说她只是变成他觉得最好看的女人,但霍坚还是觉得自己像是做了什么错事一样心虚又惶惑。

    他找来桌上的凉茶给自己倒了几杯,一口饮尽,心口还是躁郁不已。

    睡是睡不着了,霍坚叹了口气,脱下已经被冷汗打湿后背的丝薄寝衣,重新冲了个凉,换上了他自己的棉布粗袍,终于觉得自在了一些。

    推开门,他迎着月色走到了小院子里,在那方石桌上坐下,在树丛沙沙的低语中静静地吹着夜风。

    ——然后他一转头,又看到了刚刚梦里几乎让他肝胆俱裂的那个女人。

    狐神一袭轻薄白衫,披散着头发,正居高临下地踩在围墙的琉璃瓦上看着他,眸色如月如霜。

    ==========

    基友:霍坚不会又去揍她一顿吧?

    笑死,他又不是傻子。

    题外话,今天看了那个林先生的新闻,外人什么都不了解,所以也只能叹息了。

    希望姐妹们永远把自己和父母放在第一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