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九只宝狐-吵

    糖狐狸是金黄色的,糖体中间凝固着小小的气泡。狐狸眯着眼睛半蹲在自己庞大的尾巴上,四只小小的爪子露出来,惬意无比。

    辛秘盯着它看了一会,小心翼翼地把它耳朵送到嘴边舔了舔。

    嗯……甜甜的。

    她掀开车帘,看到了骑着马走在前方半步的宽厚背影。

    霍坚依然穿着那身布料粗糙结实的圆领袍,有力的小臂箍着护腕,腰间挂着他那把刀鞘黑钝平平无奇的宽刀,一副普通侍卫的打扮。

    他们已经走出了桑洲城。一离开被水雾环绕的城市,那种凛冽、枯热的夹杂了黄沙的风就变得凶猛了起来,桑州城外也有渡口,也有驿站、村庄、农田,可其间穿梭着的人们脸上毫无笑容,只有酷热太阳下深沉的皱纹。

    被雇佣来的镖师训练有素,收过了高额的定金,此刻正分散在货物左右,并不向主家的方向多窥探一分。

    周围人的这种警惕,还有马车外风中夹杂着的极淡的毁灭和血腥的味道,这一切都鲜明地告诉辛秘——

    你已经离开了桑州,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地方。

    她松手放下帘子,遮蔽住外面强烈的日光。那只缺了耳朵的狐狸,她又看了一会,细细地重新用油纸布包好,放在自己的荷包里。

    坐着渡船出了桑州,他们第一时间先去找了辛家在外面的落脚地,在那里接到了另一位辅助的管事,还有几名辛氏的私兵。

    号称是商队的小厮,霍坚觑了一会,发现这些人都脚步沉稳有力,腰背挺直,一副训练有素的样子,多半是精英暗卫之类的。

    就连看起来文质彬彬的那个管事,上马的时候都一派轻松身体矫健。

    那是个中年人,看起来是经常在外奔波的,脸颊被晒得微黑,也穿着一副精便短打,虽然笑起来和煦又自然,但一进队就雷厉风行地翻帐本查背景,补足货物种类,采办的物资也都十分妥帖。

    辛宝。

    他有个很俗气的名字,但霍坚记得长老会里,多半都是这样的辈分。辛灾、辛寓……这些都是他的同辈之人。

    辛氏为了这次的旅程果真准备了很多。

    也是,自己拐走了人家的宝贝,人家可不得精锐尽出好好护着。

    他自嘲一笑,打马上前,赶上在商队前半程行进的辛宝。

    对方听的身后马蹄声响,早早扭过头来,笑出一副憨厚可亲的样子:“霍大人……啊不,霍老弟。”

    这老狐狸,不着痕迹地讽刺敲打他呢,时刻提醒他是个被贬官判罪之人。

    霍坚没有在意,赶上前去与他并骑:“辛管事,下一个落脚点是长守村。村中人几乎都投奔了桑洲城,多半成了空村,恐有野兽,在下愿先着人前去调查。”

    辛宝惊喜一笑:“还是霍老弟想得周全呐!真是劳烦你了,小六、小九,你们点几个镖师跟着霍老弟一起去吧,如果能住人就发个信号,你们先行在那里做些清扫。”

    小六小九恐怕都是辛六辛九,单位数字取名,是真正的精锐。

    带走镖师去探路也是老江湖的做法,一方面他们行走江湖多年,对侦察地形很有经验。另一方面如果全带私兵去,留下的镖师人数彻底多于私兵,说不定还有被反咬一口的危险。

    尽管他们雇佣了桑州声望最高的柴氏镖局,但警惕心永远不是坏事。

    霍坚叹了一口气,也放了心让这个人统领商队。

    他回头看了一眼那个商队靠后,青布朴素的马车,转头打马去执行自己的任务。

    去往长守村的路上,越远离桑州,环境就越发贫瘠荒芜。

    快到村口的时候霍坚看到了满眼的焦黑。

    那是村外的一片树丛草场,如果没有战乱的话,这里会种着梨树杏树,有小溪潺潺流过村边的大石,现在这个天气,坐在石边摘野杏来吃,会是村人最喜欢的休息方式。

    但是没有如果,人对权势的欲望是无穷的,这场纷争的大火已经烧遍了大历,也将这个平凡快乐的小村庄付之一炬。

    随性的镖师们也唏嘘,虽然他们经常在外奔波,但每次回到桑州城再出来,都会再次叹息。

    穿过倒塌损毁的村口门牌,他们四下分头去勘察,没发现什么野兽在这里筑巢,只有边缘一家农户的马棚里有几个陈旧的小爪印,看起来像黄鼠狼什么的。

    这些小东西没什么杀伤力,大东西也没见踪影,大家一致决定可以在这里落脚。

    橙黄色的焰火在空中炸开,给村外慢行的商队通知,先头的几骑将马拴在村里一处较大的建筑外,开始着手清理杂物。

    这里像是祠堂,尚算可以的木料保存了下来,一旁还有几个隐蔽的耳房,可以分出来给辛秘和她的侍女,还有女镖师住。

    霍坚与辛六辛九商议了一番,选定了最完好隐蔽的一间小室作为辛秘的住所,两名暗卫进去布置,霍坚在门边四下观察,检查有无遗漏。

    忙活了一会,基本清理出一个能住人的空地,镖师们坐在门边喝水休息起来。

    霍坚武功高强,耳目聪敏,自然能听到身后镖师们细语。

    “他们这是要让那个辛家的女商住里面吧?照顾的可真上心……”

    “那是自然,你们没看到那位吗?隔着纱笠都能看出来一等一的身段,又是辛家人,想必姿色也是绝佳的,这要是我家的,肯定也当眼珠子供着。”

    “做你的春秋大梦……”有人啐他:“辛家人又有钱又有貌,侍女怕是都看不上你,什么你家我家的。”

    “就是啊,”还有人窃笑,语气轻佻:“能享用辛家女的一向都是贵人,皇帝老儿,几位郡王,还有那些望族,谁家里没几个辛氏美妾啊……?”

    这话说的相当失礼。

    霍坚沉了脸,一手扶在自己的宽刀上,沉声喝止:“还请诸位慎言。”

    屋里的两名暗卫也听到了,他们搬动倒塌横梁的声音消失了,呼吸与脚步都开始放轻,这是武人开始蓄力的象征。

    他们的家族乃至家神被侮辱了,自然不想忍耐。

    但霍坚并不想镖师与私兵这么快就撕破脸,起码不能公然械斗,否则往后商队很难一条心。但是为了做做样子稳住双方,他宽刀出鞘,刀尖摩擦在地面上,随着他前进的步伐刮出跳跃的火花,杀气凛然。

    镖师那边也带了一个话事人来,那是个脸上有一条长长疤痕的精壮汉子,因为天热而挽起衣袖,露出鼓涨的小臂肌肉。

    精壮汉子迎上前来,垂首抱拳:“是我们家的新手不懂规矩,背后议论主家,我会处理他,不会再犯!”

    辛六辛九二人已经站在耳房的门边,神色平静暗含威胁。

    那汉子看了看他们,向身后一挥手:“柴桂,滚出来!”

    刚刚说闲话的年轻人踌躇着上前几步,脸色惴惴不安,偏要强撑着嘴硬:“我说错什么了?谁不知道辛氏家神是个狐狸精,他们天生就擅于此道……”

    强硬的一拳打断了他的话,也打断了他的鼻梁骨。

    镖局话事人脸色铁青收回手来,拳头关节微红,粘着几痕血丝。

    霍坚冷眼看着,并不阻止。一次冒犯已是不该,屡教不改更犯了大错,这样的一张嘴不吃到教训怕是迟早要出事。

    柴氏镖局那个小头目显然也明白这一点,怒斥他:“柴桂,罚俸半年,回去给我思过一个月!滚回去,这趟用不着你了!”

    这心高气盛的年轻人心中已有怨念,再跟着商队还要惹祸。他不敢置信地望着自己的前辈,咬了咬牙,一转身就抓着自己的刀跑出祠堂。

    小头目并不管他,转身向霍坚请罪:“我御下无方,愿免除叁成费用以示歉意。”

    辛氏护卫二人并不出声,霍坚自然地接过了商议的担子,一番你来我往的推拒礼让后,气氛已经基本恢复平静。

    起码表面上是这样的。

    商队众人到达的时候,这次辛秘从马车里下来,切切实实地将杨柳身段还有那副角色容貌展露无遗,镖师们也没有再多看一眼。

    看来柴家的头目还是有警告过自己的手下。

    辛宝去张罗货物,霍坚就代替他的位置守在带着薄薄一层纱笠的辛秘身边。

    脱去神的皮囊,她变成了一个再羸弱不过的凡人,这样的初暑天气也会感到炎热。她抬起细白的手腕扇风,削葱样的一截从宽大的深色袖子里露了出来,带着细细的碧玉手镯。

    “霍大人。”伪装成女商高冷不语的前家神憋了一会,忍不住小声叫他。

    霍坚侧目看过去,对上她轻纱后圆滚滚的浓黑双眸。

    分明是浓艳的容色,此刻眼角下垂,满含期望,竟有种初生小狗狗般的可怜了。

    “饭呢?”小狗狗偏偏还用一副骄横的语气小声质问他:“我饿了,你带人来的这么早,有准备好饭吗?”

    ——做人的辛秘,拥有一副令人惊讶的好胃口呢。

    =========

    可恶,按我的大纲,他们短时间内不会有什么身体接触,但是我想了想我这个文是在哪发的,好家伙,是在po啊!没肉的po还叫po吗!难受住了,该怎么合理正常地炖肉吃啊!

    基友:建议偷摸给我炖

    姐妹萌,你们拿基友当小可爱,但她只想做条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