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十五只宝狐-逃

    从舆图上说,孟县确实已经离开桑州城很远,但与桑州又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在这里对几十人的辛家商队动手,仍然很胆大妄为。

    辛秘冷了面孔,侧耳听外面的声音。

    一片寂静。

    或许是她的凡人之躯太过无用,五感不清,也或许是对方有备而来,整个孟县最大最豪华的酒楼居然在这一刻悄无声息,仿佛一张寂静的巨口,将住客吞噬。

    不过……虽然说起来不太好意思,但辛秘其实一直在留意外面的动静,本意是想听到那个沉默寡言的男人问一句“这是何物,为何我没有收到?”

    结果被她第一时间察觉到了外界环境不对,几乎是声音消失没多久她就发现了异常。

    万幸她灵敏的嗅觉没有闻到血腥味,也许商队众人没有受什么苦,也还安全。

    现下若是遇到危险她有两个选择。

    一、解放神躯,动用自己的神力进行反抗。但本质上她不是司掌战斗天赋的种族,也没有法术精通的本领,只有对运势的读取和对人心的掌控强一些。

    若是回归神躯,不一定能彻底脱身,还会被其他家神发现属于辛氏家神的气息远离了桑州城,后患无穷。

    是下下策。

    那么就只有……

    她拧起眉,听到自己古朴雕花的房门被叩响:“您还好吗?”

    ……二、去找那个商队里唯一没有吃预料外的食物,大概率没有中招的,讨人厌的霍坚。

    辛秘虽然娇纵,但知晓审时度势,现在作为凡人的她是再普通不过的累赘,十分需要一个武力者作为倚靠。

    这个霍坚……虽然人讨厌了点,但身手和脾性还算姑且靠得住。

    她跳下软塌,打开了房门。

    门外的男人虽然早已听到她的脚步声,但亲眼看到她毫发无伤地冷着脸站在他面前,还是一松气。

    “您没事就好。”他也不废话,直接走进神明的闺房,如黑豹般四下巡视,没发现什么异样。

    辛秘也不在这种时候矫情他怎么长驱直入,提着裙摆跟在他身后,像紧张的小老鼠。

    “酒馆和客房里的客人都消失了,”霍坚叁下五除二将木门关上锁好,沉声解释:“商队的人都被迷晕,镖师还在,辛家人也都消失不见了。”

    果然是冲着辛氏来的,辛秘咬唇,心里那一丝“只是遇到黑店”的侥幸消失的一干二净。

    “其余饭菜都是辛大总管亲自采买吩咐过的,唯有……下午那碟是例外。”霍坚咳了一声:“对方不认识我,将我算作了镖局的人,我装昏逃过一劫,他们应该知道您还醒着,并且不想贸然伤害您,所以我要伪装成您闭门躲藏的样子再带您离开。”

    他是想拖延时间,辛秘听懂了。

    虽然身体柔弱,但她也不是娇弱之辈,当下没有再磨蹭,抽出束带想将自己繁复的骑装下摆扎起来。

    但她不是很擅长这种事,平日里素来穿着广袖罗裙,挽了一会都不得要领,手指还有些僵硬发直。

    正在气恼间,一双大手握上了她僵白的小手。

    霍坚站在她身前,高大的身型挺拔有力,他低着头,眼帘微垂,一双微黑的有力手指松松拢着她的手,带着她将衣摆捆好收紧,易于行动。

    这好像是他第一次在她面前挺直身体,男人身躯结实有力,遮蔽了她面前的日光,几乎将她整个都笼在羽翼里,温暖的气息环抱着她。

    ——因为情势紧急,他根本没有注意到两人之间的气氛,只是垂着睫替她打理衣物。

    而辛秘,竟有些不知如何而来的心跳。

    但现在不是思考这些的时候。她强行按捺,率先避开了他的胸膛,将头发绑紧。

    “一会要冒犯小姐了。”霍坚将耳朵伏在木质雕花门上听了一会,微微皱眉。有种悉悉索索的细小声音从楼梯处传来,有人在摸上来,还不止一个人。

    他一刀劈开纹绣精致的木桌,名贵的黄花梨木碎裂一地,发出巨大的声音。

    门外的潜伏者听到动静有些骚乱,他们的脚步声也不再隐藏,熙熙攘攘的混乱声音逐渐从楼梯间传来。

    霍坚拿起掉落的桌腿卡住门环,回头又是一刀劈裂了床,更多的破碎木料滚落至地。

    他看了一眼辛秘,后者读懂了他的意思,配合地冲着门外叫起来:“辛宝?辛宝!什么破烂酒馆,桌子这么丑,床也这么丑,太碍本小姐的眼了。”

    她发挥了十二分的本性,将一个刁钻金贵娇小姐演得淋漓尽致。

    门外一片死寂,想必也没有料想到会是这样的展开。

    辛秘装出气喘吁吁的声音,完全是打砸累了的反应,她气鼓鼓地对着外面喊:“不准打扰本小姐休息!不然我立马飞鸽告诉我叔叔,他可是大主管,就在叁里地后面,到时候要你们好看!”

    霍坚给了她一个赞许的眼神。

    辛秘回了一个“你当我是谁”的骄傲表情。

    哪里来的大主管,哪里来的叁里地后的大队,全都是她骗人的把戏,就是为了拖延门外那群人的脚步。

    她的计策基本奏效了。

    门外的脚步停歇了,霍坚闭目听着,听到那些人在楼梯口的位置停了下来,有人小跑着下楼去了,也许是去报信。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霍坚道了一声失礼,将她细瘦的身躯揽在怀里,从窗户上一翻就跳出了这间精致雕花的顶层上房,无声落在房顶,让她站好。

    他经验老道,在出窗之前甩出腰带绑住了窗锁,此时手腕抖动就将腰带收了回来,窗户自然而然从内里锁住了。

    这间酒楼飞檐高耸,琉璃青瓦,不耐重,碰撞声音还很清脆,辛秘觉得自己一步就会被人发现,只能僵硬地靠着男人的胸膛,一动不动。

    霍坚内力深厚,此时是动用轻功半黏在瓦片上的。他并没有察觉到神女的窘迫,正用锐利眼眸四下扫视,侦测敌情。

    骤然感觉到带着冷香的身躯紧紧贴着自己,他一愣,接着面孔柔和了一些:“请您不要害怕,霍某答应了将您安全带回去,就一定会做到的。”

    辛秘:“……”

    谁怕了啊!

    不过男人为了赶路,又一次揽住了她的腰肢,她咬住了唇,没有来得及口出恶言,憋闷着抱紧他的肩头。

    辛秘知道这种武将的功夫都不错的,起码在传闻里是这样,她在白玉狐狸那里看到的霍坚,行止都自有一番气势,脚步有力而沉稳,呼吸均匀缓慢,目光如炬,臂膀坚实。

    而此刻,真切被他带着在天上飞来飞去的辛秘,亲身体会到了作为曾经镇北大将军的强大武力。

    他并不是真的在飞,但速度只快不慢。

    脚下皂靴在琉璃瓦上一点,毫无声息,但揽着她的双臂肌肉硬实勃发,下一秒他猛地发力跃起,从那块瓦片上纵身而起,远远跃向临近的酒肆,又是悄无声息地落地,就连酒家的旗子都没有多余的震颤。

    接着是下一步……再下一步……

    霍坚揽着她,几个纵跃就远离了危机四伏的酒楼,紧接着一个翻滚爬上了孟县的城墙。

    她没有受伤,浑身上下最大的凌乱也不过是长发绑得不够严密  被高速行进下的狂风吹出几缕,扫在男人的脖子里。

    但骤然高升,她难免有些心跳剧烈。

    还好靠在男人胸口,听到他心声平稳,以恒定不变的规律震荡着她的侧脸,她的微弱恐惧也一丝丝消散了。

    霍坚带着自己所守护的神明绕开守城士兵,停留在城门附近。

    他将她放了下来,初踩到地面她还有些脚软,但不肯被他扶,倔强地走了两步才找到平衡。

    接下来……

    “去那里。”她伸手一指,直直指向城门边一间破破烂烂的颜值铺子。这里生意冷清,愁眉苦脸的老板和小厮正在门口招揽客人,看到他们二人停住脚步,立刻双眼放光地围了上来。

    经过之前那一遭,霍坚下意识地向前一步挡在她身前,右手摸到自己腰间暗藏的匕首。

    身后辛秘拉了拉他袖子。

    接下来,霍坚也见识到了辛氏网络的普及与复杂。

    留着山羊胡,一点都没有辛家人白净俊秀特征的老板一进门就改变了那幅穷酸谄媚的神色,腰背挺直,彬彬有礼地向辛秘一礼:“可是本家来的大人?”

    追更:yushuwx.com (woo18.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