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14

    径之术与天庭不同,凡三径弟子皆可双修结亲,可我刚冲劫而出,问的乃是幻术,怎么你偏偏往那处想,岂是对嫂嫂有所不满,想找乐子又不敢,却来打趣我吗?”

    七哥见我是真的生气了,一股脑的哄我,杨蝉被逗得咯咯直乐。待七哥走后,杨蝉过来哄我,“我知道你的心思,我二哥没有喜欢过谁,你且放宽心,二哥那里有我。”

    月色寒凉如水,我摇摇头,道:“一切顺其自然吧,只怕眼下你哥哥没有心情想这些,救母的担子,报仇的担子已经快把他压塌,我不合时宜凑上去,只怕会惹他厌烦。总之,我现在想的不是怎么和二哥在一起,而是如何幻成人形。”我顿了一下:“要是我能成功幻化人形,我们就去见他吧!”

    杨蝉噗的笑出来,“见谁啊?”

    “自然是该见的人。”

    杨蝉颇有为难,“二哥说,不救出母亲决不见我的。”

    “那是你二哥不来见你,届时你去见他不就行了,这么些年不见,你不想他?”我拉起杨蝉的手,杨蝉摆弄我的狐狸爪子,“好,等你幻化成人形,我们就去乾元山。”我道:“到时候,一定要让他大吃一惊!哈哈!”杨蝉点一下我的头:“这才是你真正的目的吧!”

    七哥说我刚渡劫不久,现在行幻化之术身体承受不住,还要我在等一年。我在三径也闲不住,背着七哥和杨蝉溜了出去。

    “去哪里呢?”虽说我吃了迷谷树的果子,为了保险起见还是戴了迷谷树杈,跑出了三径,我顿时觉得天地无限之大,世人修炼仙术都跑到深山老林里,一动不动的打坐,岂不坐井观天,把自己圈在一个小圈子了?我摇摇头,反正要我一辈子在三径修炼我可做不到。

    吐纳自由的气息,沿着三径外围的小径一路走着,就发现一个不得不正视的问题,虽说我已修成神女,这样明晃晃地穿梭于人间也不是上策。世间凡人才不晓得,什么是普通的狐狸、什么是神女呢,搞不好再被别人当妖精,那我一世英名可就毁了。

    思来想去,还是决定不在地上走了,改方向上天。经文上怎么说来着,俯仰宇宙之际,翱翔江渚之上,我就不用俯仰了,直接畅游便是。

    打定主意,我使了一个仙决飞身上天。飞了一会儿,就看见一座金碧辉煌的大门,柱上盘旋飞龙,两个眼睛炯炯有神,倒让我想起了,七哥房里放着的夜明珠。再向上看,原来这里就是南天门啊!我心里合计都是仙境,三径和天庭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艳羡之余,肯定想上前去摸摸,有碍于这次是偷跑出来的,还是不要这么引人注目比较好,既然不能从正门进去,去天宫的其他地界玩玩还是可以的吧。

    我踩着云,漫无目地的游览,一条白练游弋打持前端的云朵,忽而散出许许多多条白练,我好奇走进瞧,原是一个仙娥在云端上临风吹箫,再近些瞧,真是个漂亮的小仙娥。不过,从她衣着服饰上印着月亮图案,隐约发着月光,难不成他就是七哥口里的嫦娥喽?

    我仔细瞧着她的身姿,不错肯定是她。记得七哥曾受邀给天帝祝寿,在席间曾被天后打趣,做一首描绘玉宴之境以和天帝之寿,偏偏我七哥这位大才子,吟咏的却是嫦娥方才翩若游龙、舞若惊鸿的诗。这段绯闻在四荒之中吵吵嚷嚷闹了好几百年,直到七哥娶了纤纤方才作罢。

    虽说七哥作此诗时,我尚未出生,不过有七嫂这个醋坛子在,七哥那点隐秘事,却是瞒不住我的。那诗是怎么说来着:一翦秋波微荡漾,半曲清歌绕梦魂。水袖击破霜里月,罗裙扫掠舞乾坤。曼珠彼岸引三生,菩提树下刻心痕。似叶如风寒若雪,动人心魄在黄昏。

    哎,我是没有我七哥那么文绉绉,不过听嫦娥方才的曲子里,倒是蕴含着浓浓的思念。这久居月宫的嫦娥仙子,又在临风思念着谁呢?

    我是自顾自的看着,方回神在云层的不远处竟见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我惊异:“怎么可能?”我揉揉狐狸眼睛,真的是杨戬。他自有高师现已腾云倒也不足为奇,可我站着这么半天,他竟一点都没发现,那双眼睛,竟要贴在嫦娥身上了!

    那嫦娥竟也去找杨戬了!

    我站着这么半天,嫦娥不来找我也就算了,继续吹笛不行么?

    居然也去找杨戬了!

    嫦娥飞身来到杨戬身边,见杨戬脸上挂着清泪两行,递上白练道:“世间能听懂我曲子人不在少数,但能为我流泪的人,你是第一个。”

    杨戬接过白练,“我只是在仙子的曲子里,想到一些往事,未曾想打扰到仙子。”嫦娥打量他,问:“你是谁,我好像并未见过你。”杨戬不想暴露身份,可面对嫦娥这般高贵圣洁的仙子,他觉得任何谎言对她来说都是玷污,支吾在那不知该说什么。

    嫦娥自矜一笑:“你不想说,便不用讲。只是你刚学会驾云之法,就上四重天太过危险。”杨戬方想到,自己只学了上天之法并未习下地之术,若不是嫦娥提醒,倒真是要摔死了。

    嫦娥并不多话,拉持另一头白练,道:“我送你下去吧。”杨戬自经点头:“多谢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