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19

    得很僵,七哥就跑来我这里诉苦,天天嘟囔着自己失恋了。

    我走出狐狸洞,仰头望着天,看来我是失恋了……

    半月没出山洞,狐狸窝门口的白树长得愈发好,我抬起爪子,爪子冒出白色的仙力,往枝干一划,用白玉杯子接着,这些天没吃东西腹内空空如也。说起来这白树的来历,还是我七哥的功劳,白树本长在仑者山,七哥怕我饿死了,特地扛了一棵,种在我的门口,这树吸纳三径仙泽,长得倒比在仑者山还要好,吃了它产生的汁液不会饥饿,还可以缓解疲劳。

    “阿玖!”我寻声看去,杨蝉念着仙决直接飞了过来,我前爪伸展,抻了一个懒腰,“可下在你清醒的时候遇见你了。”杨蝉颇为无奈的蹲了下来,我瞧着杨蝉漂亮的脸,和杨戬如出一辙。

    哎,我登时觉得有个女杨戬在我身边守着也不错么,如果我喜欢上杨蝉也就不会这么辛苦。想明白的我,很开心的跳到杨蝉身上,没一会儿,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我这算不算是移情别恋啊?

    杨蝉不知道这么一会儿,我的狐狸脑袋里竟想了些什么,问我:“阿玖,你还不准备幻化人形么?”我并不是没想过这个问题,且不说之前答应杨蝉化成人形后去见杨戬的问题,好吧,我承认我一直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不过,万一化形美不过嫦娥,以我的性格绝对能上月宫,直接把嫦娥的脸挠花,届时可就不是我自己的恩怨情仇,而是上升到邦交问题了。

    想到这,我赶紧摇了摇头,杨蝉叹了一声:“你究竟在天上看见了什么,还是我二哥和你说了什么,你怎么连化形都不愿了?”杨蝉很是懊恼,拿着迷谷树杈子在地上随便画着,腾地一下站起:“你不说,我问二哥去。”

    我赶紧跑到她前面拦住她,趴在地上,全然没精神,“我只是不自信罢了,万一我化出的人形没有她美怎么办?”

    “她?”杨蝉转过身,不可思议地看着我,我仰着头示意她蹲下来,我枕着头问杨蝉:“是不是你二哥很花心啊?”杨蝉被我问怔了,对于她二哥的感情问题,她还真没有意识过,她的心被救母的事情填的满满当当,她觉得二哥也是,可她也忽略了,她的二哥也是青春年少的少年郎。

    “这——我去问他。”我见杨蝉一定要去,可慌了神,这算什么?逼着杨戬给我回应么?我还是三径的神女,我亦有我的尊严,这样得来的答案我不稀罕。眼下杨蝉执意要去,我决定还是先稳住她。

    “三姐要去,也等我化形之后再去吧!”我胡乱在地上扒了扒,杨蝉掐着腰未置可否,我说:“那我现在就去找七哥帮忙!”半个身子已经跑出去了,杨蝉叹气道:“神君现下不在三径。”

    “啊?”我不可思议地看着杨蝉,杨蝉走了过来,道:“东海水君死了儿子,四海八荒能叫得上名号神仙都请去了,说是要给自己死去的儿子评评理,子雅熇君和精矜上神也前去了。”我只觉口齿冒出寒气,这明显不把我放在眼里么!居然不叫我去!

    杨蝉摸着我头,“神君见你睡的正香,说你不去也好,神君说你知晓来龙去脉之后一定生气,他让我转告你精矜上神早就有意将你许配出去,对于这样抛头露面的场合,还是少去才是正理。”我听完杨蝉的话更是沮丧,杨蝉也很难过,“我父亲虽然不在了,可是在我记忆里,留下的都是他对我好的画面,母亲虽然不在身边,可我知道她还活着,只要活着就有希望,我们就有团聚的那一天,可是——阿玖你……”

    狐狸爪子抹着眼角的泪水,结果却越擦越多,我索性不擦了,“我有阿爹却形同虚设,他从没有履行过一天做父亲的职责,算了——左右都是要靠我自己,我再也不会为了不值当的人生气难过发脾气,我要活的比他们都要好!”

    “阿玖——”杨蝉将我抱在怀里,我在她身上恣意的哭泣,但哭过之后,要更坚强。

    “今天我去尧光阡换水稻,听说三径来了一个从凡间修炼而来的桃树妖,讲了许多凡间有趣的故事,咱们也去凑凑热闹吧!”杨蝉擦拭我的眼角,我想着能换换心情也是好,就答应了她。

    在三径,有一阡一陌一径三条路,南北走向的尧光阡,连通尧光山,故而这叫尧光阡,东西走向的杻阳陌,连通杻阳山,故而叫杻阳陌,而这一径,便是连通箕尾山与阳山、招摇山的路,通俗点说,就是连通我与七哥他们住的地界的路。记得之前上天我曾与十哥说,天庭取名太过随意,结果却被十哥打趣了一番,说一国之名,用三条路概括岂不更显得随意?

    我没回话,心觉得若这么一比,确实是我们输了气势,回来和七哥学了一遍后,七哥除了气得直跳脚,骂我不学无术外,还告诉我三径本指坐忘,四时发英艳,三径满芳丛,他还说在后世的人间中,每每有人做官不顺意,也跑去某个凡山归隐,便也用了三径的名头。

    杨蝉说的桃花小妖就在杻阳陌上说书,我和杨蝉信步走在杻阳陌上,杨蝉熟络的和各色小仙儿们打着招呼,有的仙儿我竟然都叫不上名,对此我打趣道:“看来对于三径,你比我熟悉啊!”

    杨蝉努着嘴:“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