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25

    么说啊?”杨蝉跟我说,“先客套客套,寻得机会再问哪吒之事。”我捧着坛子和杨蝉一前一后进洞,洞中一人皆无,我和杨蝉将坛子放下,早已累的满头大汗,四下望去竟无可坐之地,我和杨蝉只得席地而坐,等待玉鼎真人。

    等了许久也不见玉鼎来到,杨蝉问:“是不是找错了?”我拿出了地图与之对照,并未出错,莫不是七哥的拜匣请帖未送到,而玉鼎真人外出修书了?这么干等着也不是办法,我跟杨蝉说分头去找,金霞洞所在的基山不大,若在山上一定能找到。

    我向北,杨蝉向南。

    一路走来,基山的北坡倒有不少奇花异草,真不明白这三个人怎会想着出海去寻熏华酿酒?外人看来弥足珍贵之物,当地人眼中,却弃如敝履,不过若是以物易物,仙境之间互相走动走动,将旁人眼中宝物变成寻常之物,那四海之间大荒之中一片祥和,连记录仙册的神仙都无事可书,恐怕因此失业。

    这仙境看似祥和,当真如此?仙境不比凡间,神仙亦不比凡人,神仙之欲少,征伐之事也少,看似祥和实则腐朽到底。就拿杨戬之事作例,凡间王朝亦会倾全国之力围剿?可谓兴师动众,又毫无成效。当然这也有我和七哥之功,天蓬等人之助啊!若杨戬有振聋发聩的一击,也未必不能成事。

    想着想着,我发觉好像偏离了原来的道路,竟然走到水边,我正寻思如何走回去,水边站赫然立着一个男子,颀长的身影倒映在水中,望着水中的月亮目光忧伤。我正想着上前去问路,男子的目光倏然凌厉,言语冰冷带着质问:“何人擅闯基山?”

    声音很是耳熟,我朝前蹭蹭脚步,来到他面前,想着玉鼎真人也是我七哥的朋友,三径乃公认的礼仪之邦,我也不能给三径丢脸,刚要开口行礼,我惊了一惊,那人正是杨戬,我未曾想过在会在基山遇见他,原以为要好些年才能再见,我看向他,他眼中尽是陌然,我心头一涩,只听得他问:“姑娘认得我?”他口气不善,满是怀疑之意,我心中更是腾起火焰万丈,为何他在四重天上对待嫦娥是那般客气有礼,对我竟是这般疏离冷漠……

    他既装作不认识我,那我也不识得他罢了!

    抬腿刚要走,身后出现一只奇怪的灵兽,形状似羊,长着四个耳朵九只尾巴,两只眼睛还是长在背上,目眦尽裂地盯着我,我藏在广袖的手揉搓着,我想我应该能对付它吧?我转过身去看着杨戬,问:“你意欲何为?”杨戬拱手道:“并非失礼,情势所迫,请阁下言明来意。”

    我抬眸看他,他的影子和着月亮一同映在怪水里,微风袅袅,粼粼而破碎,我叹了一声,自想着我与他一同在三径相处数月,虽那时我化做本身,如今只是换了张面皮罢了,可他就不认得我了么?

    我越想越气,心里越发悲凉,朝着那灵兽便是一招呼,我本没想动手,即便不看着杨戬,也要顾念着玉鼎真人与我七哥的交情,杨戬目光一滞,估计他也未曾想过我要动手,我却也装了装样子,杨戬隐在袖口的手,突地挡住了那只灵兽,喃喃着:“三径术法?我原想着是,却不敢相认,没想到——”话还说完,只听噗通一声,阴凉凉地水汽便往我周身钻去,我登时如堕五里雾中,待明白过来才惊觉,是我落水了。

    并非我抵不过那只灵兽,只不过七哥所赠织女所织的这套衣服太过繁琐,穿的这么宽袍大氅,行动着实不便,刚迈出一脚,就踩到拖摆,右脚接着一绊,偏巧我就站在岸汀上,便直接扑进了怪水里。

    刚一入水,凛冽的水汽便往我身上钻,我凫了两下,蹬着两条化了形的腿,竭力向岸边游去。身子愈发地重,像是被人拖拽,我惊呼,难不成这水下留有玄机后手?怪水清澈见底,我能瞧见沉在暗地的礁石,却未发现有半分仙术作怪的迹象。如今我也只得奋力向岸边游去,身子却越来越重,水里的拉力猛地将我拽了一下,我费了半天事,才又浮了上来,猛然想起一件事,七哥说这件衣服是用云彩和霞光织就而成,沾水之后,与水融为一体,那岂止是万倍千倍之重啊!

    想到了原因,我手拽着衣襟,想着赶紧把衣服褪下来,拽着拽着,眼光忽地飘至岸边,那黑夋夋的影子依旧矗在水边。我不知道他是否认出我来,我看着水面上,映着的落汤狐狸的样子,登时委屈大作,眼眶里兜兜转转的泪水,还是不争气地流了出来。

    我想给他看最好看的我,我更想拉着他,亲口听他说上一串漂亮的话,来形容我的美,可如今却以这样的情景收场。

    我脸一红,心突然很疼,当即停下褪衣服的手。

    身子越来越重,好像漩涡将我卷入水下,水汽灌入口鼻,呼吸也有些不畅了。我再想我就这样在水里泡着,等杨戬走后在上岸,一时半会儿也淹不死吧。就在我寻思之际,一个黑色的人影渐渐朝我划来,微黄的长发飘散在水中,他如星辰的双眸定定地凝视我,一双手渐而托住我的腰,一带力与我同浮出水面。

    额前的流苏贴上他的面颊,杨戬抱着我的双臂,声音微颤着:“阿玖。”我大口呼吸着空气,有些难为情,赶紧推着他道:“这样你也会沉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