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73

    我抬眸望了望,料想具有遮天蔽日地方,唯有四十四重天以上的云层了,如今杨戬不在天界,东君又下落不明,再这般放任下去,整个天界只怕要乱套了。我赶紧念了个诀,直冲上四十四重天,飞身踏着银河水,来至芰洹帝君跟前,刚一进门便瞧见他在侍弄一把焦尾古琴,我提着裙摆走过去,抢过琴抱在怀里,道:“如今天界都要乱套了,你还有空在这弹琴?”

    芰洹帝君站起身便往外走,我道:“你干嘛去?”芰洹回眸问:“你这妮子,我不去做事,你嫌我没有仁心,如今去了你还拦着。”我将古琴放下,无奈地摇头:“并没有这个意思,你可瞧见东君了?”

    这事不提还好,我刚问了一句,芰洹便开了话匣子,直言我不该轻许了姻缘,我自知理亏只得认错,哭唧唧地道:“倘若十哥真有什么不测,我百死莫赎。”终归是芰洹心软,叹了口气拉我坐下,问:“你真的想清楚了?”我颔首,芰洹帝君道:“那你便去寻他,从四十四重天一层层的向上找去,将事情始末都说与他听。阿玖啊,你要记得唯心而已。”

    我道:“我明白了,我这便去寻他。”芰洹揉揉我的头发,起身道:“如此,我便也走了。”与芰洹告别后,我一挥广袖直飞冲天,一路上回想与十哥的点点滴滴,心儿似倒了五味瓶,四十五重天风似刀过骨,吹得我泪眼纷飞,寻了一路十哥半分踪迹全无,我顺着天际线再向上攀了五重天后,呼啸而过的风已带了刺骨的寒意,我念了个诀悬在半当空,借着星光朝上望去,原是到了五十重天的北境极地。

    我飞身上去,刚一落地便被冰凌拂了一身,弄得我满头生白华,脚踏进积雪吱咯吱咯的,我大声唤着十哥,空荡荡地声音在皑皑冰雪中不断回响,并无人回应,在北境极地中没有方向,迷谷树桠并不顶用,我只得一路朝前走去,不知为何我总觉得在这片被冰封住的天域里,有淡淡火光,萦绕在我身边经久不散。

    也不知走了多久,在白茫茫雪地中,一间精致的草屋孤兀地立在面当前,我走过去抚摸着有些衰败的仙草,北境极地不生寸草,又会是谁在这里搭建这间草屋呢?

    脑袋里忽地飘过十哥的话,他说他曾羡慕人间平凡夫妻的生活,莫非?只听得吱嘎一声响,门从里被推开,那个人金凯赤发孤寂地矗在门当中,声音清冷悲凉:“你终于还是来了……”我垂下抚着仙叶的手,“十哥?!”十哥带着苦涩的笑意来至我身边,“你知道么,自你答应我嫁于我那日起,我便寻了这个地方,那时我还未成神,无法自由收束法力,我不想因此灼伤你,这里可以完全收束太阳的光芒,我原以为……”

    我垂下眼眸,眼泪汩汩而出,我抱住他呜咽着:“我知道,我都知道,我以为我可以……可以亲人的身份一直陪在你身边,可我忽略了,那不是爱,我只把你当哥哥的。”十哥轻抚着我的背,倏地抱紧我,良久才道:“我原以为还有希冀可寻的,直到你来合虚山寻我,我就知道一切再不可能了。”

    “十哥……”自上天起,我曾无数幻想遇见十哥后的场景,虽每一次料想都犹如钢刀过骨,锥心之痛,哪一次都未如今日一般,我捂着心口凝噎:“十哥,对不起……”

    十哥摇摇头轻笑着,为我擦下挂在脸边的泪水,“傻丫头,别哭了,这里风刃如刀,哭伤了脸如何做三界最美的新娘子?”我怔楞着,十哥叹息似的发问:“阿玖,你是真心喜欢杨戬的么?”我抿紧了双唇,默认地垂下头,十哥释然地笑了一声:“我早该想到的,却还一直抱着侥幸,一直守着那不该许下的婚约!”

    “十哥?”我也为他擦拭着眼泪,十哥按下我的手,道:“那日杨戬找来我,直言金乌枭首是他之过,我不愤便与他缠斗,却未料到他硬生生受了我十道赤炎钩,愣是没还手,我问他为什么,他只言这是他欠我的……”我瞪大了双眸,原来那日他自箕尾山的伤是这般来的,原来他——早在我明了之前,便已为我担了本不该由他担受的罪责,我的眼里又闪出泪光。

    十哥揽着我的手臂慢慢松弛了力度,猛地背过身去,道:“去吧,去找他吧,父君那里我会去退婚,我会向三界声名是我东君,先不要的白灵均,小均儿这个恶人由十哥去做,你不会怪十哥吧?”

    十哥的背影,在雪地的映衬下愈发悲凉,我早已泣不成声,怪?我怎会怪呢?退婚虽会惹来非议,但这桩亲事由是天庭提出,若非由天界之人去退婚,岂非伤了天庭的面子,届时只怕会招来更多不必要的祸事,我道:“十哥,谢谢你。”

    十哥转过身瞧着天边一望无垠的黑暗,擦过我的肩膀,轻喃:“这也许是我能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了。”待我回眸,十哥已消失在茫茫夜色中无踪迹可寻,我踏着云层朝下飞去,金色的日光穿天而出透过层层云霭,洒满在我身上,温暖又柔和,一如十哥。

    虽说东君擅离的时辰并不长久,可按人界的时辰换算下去,倒也引出不小的风波,为了尽快平复人界行风落雨的秩序,四海水君与风婆上仙争执了半晌,才将交递出一份行之有效的办法解决此事。而芰洹帝君在四十四重天闲了数万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