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7

    废后逆袭记 作者:璎烙
    分卷阅读7
    。
    徐锦曦还是个孩子。
    她还从未这么近距离地和任何异性接触过。
    君煜的突然靠近,却让她慌了阵脚。
    她努力地告诉自己“冷静,要冷静!”。可……心跳还是越来越快,脸颊还是越来越烫……
    看到徐锦曦羞红了脸,君煜脑子一抽,一把搂住了徐锦曦的腰。然后他顺势一拖,将徐锦曦压在了身下。
    这下。徐锦曦的心跳得更快了。
    “嘴硬。”君煜说完,就准确无误地吻上了徐锦曦的唇。
    与此同时,一股电流直击全身,让她的大脑一片空白。
    这可是她的初吻啊!
    徐锦曦想要推开他,但是他的吻,霸道得不容人抗拒。
    既然反抗不了,还不如好好享受。
    然而因为没有经验,徐锦曦只好像块木头似的,呆呆的躺在他的身下,张着个嘴一动不动,任由他的舌在她嘴里随意打转。
    这种感觉,就像那罂粟似的,会上瘾。
    可是,接下来君煜的双手就开始不安分地在徐锦曦身上游走,甚至,还在替她宽衣解带。
    这似曾相识的一幕,刚在白天发生过。
    就像还未痊愈的心理阴影似的,君煜此时的行为,让本就还心有余悸的徐锦曦本能地大叫一声,奋力地把他从身上推开了。
    君煜见状,冷哼一声,挥手给了她一巴掌。力道之大,让她足足懵了三秒钟。
    “李昭阳,你终于装不下去了!你根本就没失忆!”君煜厌恶地看着她,脸上满是嫌弃。
    徐锦曦听了君煜的这番话才明白,她这是被君煜套路了。
    那……刚刚的美好,也都是为了揭穿她的谎言而蓄意为之的吧!
    为什么,为什么她徐锦曦的心,就像被人揪着似的,又酸又痛……?
    一个没忍住,徐锦曦的眼泪像断了线的水晶珠子,啪嗒啪嗒地直往下落。
    没有半句安慰,君煜冷冰冰地继续说道:“王太医已经跟朕说过了。你额头受伤,但却未曾伤及大脑,根本就不可能失忆!”
    徐锦曦不允许自己这么没出息。她擦干眼泪,红着眼眶瞪着君煜,质问道:“这么说,你刚刚的那些行为,都是假的了?”
    君煜不屑的瞥了她一眼,冷冷地说:“不然呢!”
    不然呢……不然呢!
    好一句不然,彻底打碎了刚刚的美好。亏她徐锦曦还那么傻,还以为他是真心待她好!
    “你以为你受伤了,失忆了,朕就会心软,就会爱上你吗!”君煜满是嫌恶的看着她,“痴心妄想!!”
    徐锦曦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她冷哼一声:“可笑。我从没以为你会爱上我。你根本就巴不得我赶紧死了,好立赵芙那个小贱人为后!不是……”
    徐锦曦还有一个“吗”字没出口。
    啪。
    君煜又甩来了一巴掌。
    不为别的,就因为她骂了赵芙一句“小贱人”,就把他彻底激怒了。
    徐锦曦顿时觉得头晕乎乎的,嘴里有丝咸味儿。
    她抬手轻轻摸了下嘴角,是血。
    君煜见到徐锦曦的嘴角被他打出血来,俊挺的一双剑眉拧在了一起。他面色沉重,伸手想替徐锦曦擦拭嘴边的鲜血,然而徐锦曦却并不领情的将头瞥向了另一边。
    君煜的手悬在半空中不知如何是好,场面一度陷入尴尬之中。
    就在这时,突然,寝宫的房门被“吱呀”一声推开了。
    “姐姐,妹妹来看你了。”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徐锦曦没见到声音的主人,但听到这女声如此轻柔好听,她便觉得这女子的容貌也定然不会差到哪儿去。
    果然,当脚步声停止的那一刻,一个女子妖冶美丽的脸庞出现在了徐锦曦的脸前。
    徐锦曦一眼就认出了来人的身份,这,不正是刚刚被她骂作“小贱人”的赵芙吗?也就是,害她又一次受伤的罪魁祸首!
    就像,刻意要和徐锦曦拉开距离似的,在看到赵芙的那一刻,君煜猛地缩回自己停在半空中的手,赶紧起身,走到了赵芙的身边:“芙儿,天色已深,寒气已重,你还来这里作甚?”
    君煜看向赵芙的眼神,浓浓的,全是爱意。
    赵芙微微欠身,“臣妾听说姐姐醒了,就特意过来看看姐姐。”
    说得好像姐妹情深似的。可赵芙打一进门起,就从未正眼看过徐锦曦一眼。说是来看徐锦曦,其实就是想来催君煜赶紧离开景阳宫,回永安宫陪她。
    毕竟,自打赵芙进宫以来,就独得皇帝恩宠,皇帝废除了侍寝制度,夜夜留宿永安宫,都已成后宫的惯例了。
    君煜回头瞧了徐锦曦一眼,感觉她现在的模样怪可怜的,接着眉头深锁,陷入了今儿个不愉快的回忆中……
    半晌,他对赵芙说道:“芙儿,你先回宫歇息去吧。皇后的身子还有些虚,朕……今夜留宿景阳宫。”
    赵芙一听,蓦地瞪大了双眼,一脸的难以置信。“陛下,您……今夜不回永安宫了吗?可,可是您不在臣妾身边,臣妾睡不着啊!臣……臣妾早就习惯了”
    还没等她说完,君煜就抬手示意,打断了赵芙。他不是不想听,只是不忍听。他怕她继续说下去,他心一软,就会陪她起驾返回永安宫就寝。
    他不是不想回永安宫陪赵芙,只是皇后刚从昏迷中醒来,身子还没恢复,就又被他折腾成这副模样。于情于理,哪怕就当作是对李家的一个交代,他今晚都必须留宿景阳宫。
    赵芙见君煜态度坚决,也没法再说什么,便极其不情愿地说了一句“臣妾告退”就转身离开。
    徐锦曦只是不经意地瞥了赵芙的背影一眼,却发现一双寒意刺骨的眼睛正死死地盯着她,吓得她冷不丁地打了个寒颤。
    那眼神,太恐怖了,简直就像是要将她扒皮抽骨似的……
    不过,这也让徐锦曦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想要在这异时空活下去,赵芙必须死!
    赵芙走后,君煜坐回徐锦曦的身边,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开始吧。”
    徐锦曦还没回过神来,愣了一下:“开始什么?”
    徐锦曦心中甚是不安:开始?开始什么?是要我……侍寝吗?可我身子还那么虚,他还要……
    想到这,她忍不住苦笑一下:罢了,他哪里会管我怎样。
    徐锦曦偷瞄了君煜一眼,发现他此时正盯着她,似乎是等她主动。
    看来是得侍寝了。
    没办法,徐锦曦只好低下头,极不情愿的解开自己腰间的系带。
    “你在做什么。”
    头顶突然响起一阵低沉的男声,徐锦曦猛地一抬头,二人的鼻尖险些碰到了一块儿去。
    君煜用复杂的眼神盯着徐锦曦的双眼:“怎么,连侍寝都不会了吗?”
    徐锦曦一听
    分卷阅读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