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云雨(微h)

    在酒店已经是柳玥的理智能承受的极限了,到对方家里,安全性完全是是未知数。

    察觉到柳玥的迟疑,蒋志恺停下来,看着她的眼睛,“如果你觉得不舒服的话,可以随时和我说。”

    “我只是在考虑被强奸、拐卖,或者谋杀的可能性。”柳玥似笑非笑。

    “我从没想过你是罪犯诶,而且我看起来很像坏人吗?”蒋志恺有点意外。

    “坏人会把’我是坏人’写在脸上吗?有点防备心吧你。”柳玥翻了个白眼,暗自腹诽那还不是因为他的社会性别为男,所以他从小就不需要接受“如何预防被强奸”的教育。

    蒋志恺妥协,“是我考虑不周了,咱还是去酒店吧。”

    “但我现在很想去你家坐坐,怎么办?”

    “……”

    ——

    其实柳玥看男人很没眼光,每次她将信任全盘托付给对方,都会走向被狠狠欺骗或者伤害的结局。所以她已经很久都没有想谈恋爱的念头了,她无法将满分的信任预付给任何男性。

    上次分手之后,柳玥也有过几个暧昧对象,但都因为各种原因让她火速下头。朋友夸她人间清醒,她心里很明白,其实她不理智也不清醒,甚至是个恋爱脑,只有在保持单身的情况下才能保持理智。

    但去异性的家里绝非理性之举。

    蒋志恺在鞋柜门口俯下身,“你介意穿我妈妈的拖鞋吗?”

    柳玥坐在灰色的沙发上,盯着自己脚上的女式拖鞋发呆,盘算着是不是该在它的主人回来之前离开。

    他家摆着一整柜的音乐播放设备,蒋志恺在那边鼓捣了一阵,胶片机开始转动。

    “city  of  stars

    are  you  shining  just  for  me

    city  of  stars

    there's  so  much  that  i  can't  see

    who  knows

    i  felt  it  from  the  first  embrace  i  shared  with  you

    that  now  our  dreams

    they've  finally e  true.”

    之后他就钻进了厨房,似乎是在烧水。

    柳玥想现在是很好的离开时机,但她并不想破坏此刻的氛围,一时间陷入两难。

    蒋志恺端着茶壶走出来,“不好意思让你等这么久,想请你尝尝我妈上次带来的茶叶,特别香。”

    柳玥愣住了,那一瞬间她忘记了自己为什么来这里,又为什么想离开。

    “你妈妈不在这边住吗?”柳玥直接问了。

    “她很少来,来这边出差的话会住,最近是不会来的。你尝尝这个炭焙铁观音,既有铁观音的清香,又有炭火的醇厚。”蒋志恺把茶杯放在柳玥手心。

    柳玥渴了很久,端过来喝了一大口,滚烫的茶汤瞬间让她的唇舌失去知觉。

    “快吐出来!”蒋志恺把茶杯放在她嘴边。

    柳玥犹豫了一小下,吐在了他的杯子里。

    “来漱漱口”,蒋志恺将她拉到洗手间,“都怪我,应该提醒你很烫的。”

    柳玥用他的口杯含了几轮冰水,终于感觉到灼烧感减退。

    柳玥终于能说话,“不怪你啦,怪我自己不注意。”

    “我至少该凉一凉再给你的”,蒋志恺捧住她的脸,擦去她眼角的残泪。

    柳玥环住他的脖子,“没事啦,别忘了,我来你家可不是为了喝茶”,说完就倾身过去吻住他。

    缠绵了一会,她突然笑了,轻轻推开他说,“好麻,根本没感觉”。

    “那……要试试别的地方吗?”她的脸颊能感受到蒋志恺温热的呼吸。

    两人嬉笑着进了淋浴间。

    她的头发弄湿了他的枕头,如乌云在棉质的被单上铺开,下面汩汩的溪流正在接受雨露的滋润,他的舌尖轻动,给她敏感的神经末端传来闪电般的触感。

    柳玥明白了为什么大家要这样误用“翻云覆雨”这个成语,她仿佛一汪不会枯竭干涸的甘泉,不安地等待着他的搅动。

    比起高潮,她更喜欢濒临高潮的感觉,就像是她拿到一份准备得很好的科目的试卷,酣畅淋漓地写完,她知道自己会得一个高分,但是更爽的是在考场漂亮地完成每一道题,她喜欢不断攀登的感觉。

    他并不像柳玥的前任们那样着急,无论是上次还是这次,都充分照顾她的感受,细致地爱抚她身体的每一寸,让她坦然享受延迟高潮的快感,并且毫无罪恶感。

    感觉到登顶的预兆,她抓住他的头发,大腿微微向内收,他加快了舔舐的速度,下了很久的绵绵细雨突然倾斜而出,将她与他尽数淋湿,房间内的一切都染上情欲的味道。

    柳玥觉得头顶的灯光有些刺眼,把手搭在眼睛上。

    蒋志恺起身她揽在怀里,“要不要休息?”

    “可以吗?”柳玥觉得对他有点不公平。

    “嗯,我有点累了,明天还要上班。”蒋志恺把责任主动揽到自己身上。

    “好。”柳玥往他怀里拱了拱。

    “你头发还湿着呢,等我去拿吹风机。”他起身后还帮她关了灯。

    柳玥坐在床边享受着免费的吹发服务,突然很想给他一个很深很久的吻,但等头发全部干燥蓬松的时候,她已经困到不行。

    意识涣散之前,她好像听见他说,“good  night,  my  luna.”

    ——

    柳玥醒的很早,换床总会让她睡的不沉,她看了看表,才6:40。蒋志恺还在熟睡,手搭在她的腰上,侧颜让人垂涎欲滴,但她没刷牙之前绝无可能亲他。

    她小心翼翼地起身,简单洗漱之后,穿好衣服回了家。

    昨天睡前她已经计划好,今天哪怕迟到也要回家换套衣服。

    出于礼貌,她在微信上给他留言,“我回家换个衣服”。

    昨夜似乎真的下过一场雨,但干燥的北方不可能有存过夜的雨水。

    回到家她的手机只剩下1%的电量,充上电之后,饥肠辘辘的她从冰箱里拿出两片吐司,在什么也没蘸的情况下五分钟内解决掉了。

    时间还很充裕,通勤只要十五分钟,化妆半小时,她还可以再睡一个多小时。

    但躺下却怎么都睡不着,她反复查看微信,隐隐期待有小红点出现。

    “kai”的头像右上角终于出现了一个小红点。

    “安全到家了吗?”

    “记得吃早饭喔”。

    柳玥突然觉得不对味,作为炮友,他是不是有点过于关心她了,她还是很确定自己只想要肉体关系,昨夜只是暂借他的怀抱,但他有没有会错意呢?柳玥不能确定。

    “嗯”。

    “谢谢关心”。

    她步步收敛,试图擦干心中那场雨的痕迹。

    柳玥没有告诉蒋志恺,那张专辑里,她最爱的一首歌是emma去试镜的时候唱的。

    “she  jumped  in  the  river  once,  barefoot

    她曾赤脚跳进过冬天的河水

    she  smiled,  leapt,  without  looking

    她微笑着毫不犹豫纵身一跃

    and  tumble  into  the  seine

    扎进塞纳河

    the  water  was  freezing

    河水冰冷刺骨

    she  spent  a  month  sneezing

    她打了一个月的喷嚏

    but  said  she  would  do  it,  again

    但她说假若重来的话她还会再跳一次

    here's  to  the  ones  who  dream

    这首歌献给那些会做梦人们

    foolish,  as  they  may  seem

    尽管他们看起来痴傻无比

    here's  to  the  hearts  that  ache

    这首歌献给那些会疼痛的心

    here's  to  the  mess  we  make

    这首歌献给我们一路为自己制造的小混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