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错误

    柳玥进屋之后,从冰箱里取了瓶冰啤酒,突然觉得自己人生堆满了错误。她似乎总是为了修正一个错误,犯下另一个错误,就像她当年从小语种逃去新传一样。

    柳玥是个典型的小镇做题家,对她而言,人生是被设定好的一道道难题,遇到任何问题就去努力解开。但后来在学校里遇到了很多人,柳玥才知道人生不只解题一种可能,他们是自己人生的设计师,专业和学校都无法限制他们的可能性。

    但柳玥不是其中一员,她逐渐接受人生存在无解的难题,放弃去争夺稀缺的资源,接受踮一踮脚就能够到的学校,接受自己喜欢的专业就是赚不到钱。

    起初柳玥为了所谓的新闻理想去了一家媒体,为了所谓的新闻理想。同事都是有房有车的土着,柳玥最终还是受不了微薄的工资,告别了理想。

    她凭借外语优势,加上文案功底好、审美不错,又掌握了一些媒体资源,跳到公关行业,很快掌握了项目运行的规律,两年做到sae。现在平跳到新公司,薪资涨了50%,终于可以不用再拼命接外快,也能维持基础的生活水平。

    柳玥承认选择比努力重要很多,和她同期跳去互联网的同事,财富自由已经指日可待,但她又不是很嫉妒996带来的健康问题。

    不过,柳玥会在能力范围内,尽可能满足自己一些表层的需求。比如说,她从高中就受够了的通勤,之前合租讨厌和其他人共用卫生间,所以在离公司很近的地方租了个不大的一居室,代价是每个月多付出几千块。反正本来也买不起这里的房子,为什么不让自己住得稍微舒坦点呢。

    其实她蛮适合在大城市生活的,只是大城市的高昂成本不太适合她而已。她很享受淹没在人群中无名的感觉,让她觉得很安全。柳玥没想过回家,是因为她看男人的眼光实在太差了。

    初中的男友一直纠缠她到高中,在她回家的路上跟踪她,在她的社交媒体上无孔不入地骚扰她。搞得柳玥即便是换了城市,看到街上偶尔出现的红色头发,都还会本能地产生恐惧心理。

    她的外卖快递地址从不敢实名,手机号换了几个,即便如此,她也几乎不接第一次打来的陌生号码。

    但她没想过,她会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对恋爱产生恐惧的她,高中、大学都没再动过心思。前男友是读研时认识的,温柔体贴,和她的初中的小男友完全不同,但没想到两人会在某些方面完全一致——cheating,以及分手之后无法move  on。

    柳玥不禁怀疑男性是不是都不值得信任,包括蒋志恺。她已经暴露了自己的生活、甚至住址给他,这些以后会不会都成为他伤害她的筹码。

    她在淘宝上下单了阻门器,之前的那个搬家的时候嫌重没带,来了之后又忘买了。

    之后在微信上通知林梓:“我前男友又出现了。”

    林梓刚睡醒,就接上了一串国骂。

    “这男的阴魂不散吧”。

    “你别怕,我现在过来陪你”。

    林梓拖着行李箱出现在门口的时候,柳玥大吃一惊:“姐,你是打算和我合租吗?”

    “嘿嘿,来给你做免费保姆,不满意?”林梓毫不客气地把自己的行李箱摊在地板上。

    林梓是学设计的,有个自己的小工作室,有项目的时候忙得要死,没项目的时候闲得要死,总而言之,时间非常自由。

    柳玥表面上嫌弃,心里早就感动得不行,“满意满意,包一下叁餐就更好了。”

    “我早就准备好了都,带了好几包火锅底料呢”,林梓说着真的开始掏,“牛油的、清汤的、番茄的……你想要的口味我都有。”

    柳玥看不懂,但大为震撼。

    两人很久没有躺在一张床上夜聊过了,从小学时候暗恋的男生,聊到明天早上吃什么。

    “其实,我来你这还是为了让你看住我,别让我去找陈昱。”林梓越说声音越小,最后两个字几乎听不清。

    “收到~”柳玥立刻就明白了,微微一笑。

    ——

    前男友可能只是恐吓她,也可能只是去了她过去的住处,这一周都没有出现。

    倒是柳玥一想到自己的小屋里还金屋藏娇,一下班就归心似箭,买上奶茶立刻回家。

    林梓会带着一些黑暗料理和热腾腾的火锅迎接她,她在“炸厨房组”开了帖子《给我闺蜜做的饭(每日更新)》。

    两人会一边看评论,一边涮火锅。

    “建议楼主买没有厨房的房子。”

    “今天怎么没更新,你和闺蜜还活着吗。”

    “果然闺蜜都是虚假的,你一定是想害死她。”

    “家人每次的突发奇想,都让我耳目一新。”

    “看您这摆盘,抽象派的吧。”

    林梓每条都会认真回复,“你怎么知道我是学艺术的,你在我家安监控了?”

    那人居然和林梓聊起了热抽和冷抽,逗得林梓直乐,“现在的网友真是不可小觑。”

    “可不是嘛,网瘾少女,今天都干了点啥?”

    “王者五十颗星了,嘿嘿。”林梓挠了挠头。

    “居然背着我偷偷上分啊你!”柳玥假装生气,“为了补偿我错失的星星,今天罚你洗碗吧。”

    “凭什么啊,昨天就是我洗的,”林梓识破了柳玥的诡计,“我请你看电影行不行。”

    “那一起洗一起洗,洗完你请我看。”柳玥实在是很怕一个人处理林梓大展身手后的“战场”。

    洗完碗之后,两人买了夜场电影票,柳玥着急催林梓:“快点,待会要迟到了。”

    林梓还在往包里塞膨化食品,“这不是给您省钱吗。”

    “你祸害食材的时候怎么没想着给我省钱呢?”柳玥作势要走。

    “嘿嘿,别生气嘛~”林梓笑着快步跟上。

    但柳玥没想到会和蒋志恺在电影院遇上。

    ——

    蒋志恺以前从没觉得夜晚会如此漫长寂寞。

    他察觉到了他提出要送她回家时,她语气中的小小抗拒:“你要是忙的话,我自己回去就行。”

    这一周她在公司瞧见她的时候,她都微微点头,话也不和他说一句。

    他马上摆正了自己的位置——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炮友罢了。但他还是很担心,她会不会遇到什么不测,特别是每次下班的时候她都神色匆匆,像一只猫一样一溜烟不见了。

    他更担心,她会和前男友复合,不过这种担心,在他看到林梓和柳玥手挽手出现在电影院的时候,烟消云散了。

    柳玥去了洗手间,林梓和他打招呼的时候,好像有一丝不确定,“蒋志恺?”

    两人做了很久的微信好友,蒋志恺又从不发自己的照片,能依稀忆起模样已属不易。

    “是的,好久不见。”

    但林梓并不需要打听他现在如何,只能尬聊,“你看哪部电影?”

    “迪士尼新出的那部,忘了名字了。”

    “哈哈哈你是自愿来看电影的吗?”

    蒋志恺把“自愿”听成了“自己”,“是啊,我一个人。”

    林梓笑得更凶了,这时柳玥从洗手间出来,问她“笑什么呢?”

    “没什么,遇到老同学了。”刻意在老同学上面加了重音。

    柳玥这才看到蒋志恺,“嗨,好巧。”

    蒋志恺红着脸说,“那我先去取票了”,然后匆匆逃离。

    “我还是觉得你俩有奸情。”林梓眯起眼睛。

    “我俩确实有奸情。”柳玥堵得她哑口无言。

    蒋志恺在取票机前面磨蹭了好一会,检票的时候发现已经不见她俩的影子。

    他进场的时候已经关灯了,但好在夜场电影人很少,他弯着腰找到座位,听见柳玥和林梓在前面一排小声讨论导演之前的作品。

    空气中隐约飘来熟悉的专属于她的香味,配合昏暗的环境,蒋志恺居然有了睡意。

    电影结束,灯光打开的时候,林梓起身发现蒋志恺睡着了,“这哥们真逗,买票来电影院睡觉。”

    “谁?”柳玥还在检查她们有没有落下的东西。

    “你炮友啊,要不要叫醒他?”林梓看向柳玥。

    “别乱讲。”柳玥呆呆地盯着他,不知道是屏幕光的映衬,还是场内太热,柳玥脸上泛着红晕。

    “我来叫吧,你先出去等我。”

    “okok,别太久喔。”林梓坏笑。

    “想什么呢你!”林梓打了她一下。

    柳玥刚刚发呆的时候在想林梓之前和他说的,这个男的怎么会耳背又记性不好,看个电影还能睡着,睡着就算了,居然还勃起了,就离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