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读心术(微h)

    蒋志恺低头看她发的文档,甚至还取出了平板,带上眼镜,拧着眉头,态度认真,像是在处理非常棘手的工作。空气安静,柳玥听见厨房的水滴声,她跑去关好,又小心翼翼地坐回他旁边,不安地扭来扭去。

    “是有哪里不合适吗?还可以修改。”

    “都挺好的,但有件事要和你讲。”

    她见过他认真的样子,但如此严肃是第一次。

    “其实,我有骗过你。”

    “嗯?”

    “昨天,其实我有和家里报平安,是我拜托刘骁给你打电话的。”

    “我猜到了。”按照林梓的性子,要么会第一时间来跟她打小报告,要么至少会八卦一下,但这两天她完全没来找她,可见毫不知情。柳玥对于这种不合逻辑的细节总是分外敏感,她就是这么戳穿前男友出轨的事实的,但柳玥不喜欢在恋爱时扮演侦探的角色。

    “所以……你在等我坦白?”

    “所以,你绝对不可以骗我,一定会露出马脚的。”

    柳玥揽过他的肩膀,“那还有别的问题吗?”

    蒋志恺的眼神里有一瞬间的躲闪,“甲方爸爸能明天谈吗?现在还有更要紧的事。”

    他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绕过她的腰,已经钻进宽大t恤,在她的耻骨边缘来回摩挲。

    “那我这边确认一下”,柳玥假装看了下并不存在的手表,“确实已经过工作时间了。”

    蒋志恺被她迷得难耐,掐着她的腰一把抱起,往卧室走。

    “放我下来!”她嘴上说着一套,手却搂得更紧。

    他将她放在书桌上,“放这里?”

    “床上床上!”她的两腿攀上他的腰。

    “不改合同了吗,甲方爸爸?”

    “先不改唔——”被他结结实实的吻住。

    柳玥承认,在床上他才是甲方,她被捻来揉去,每一处敏感都被他仔细品尝。她的脸染上潮红,上面细小的白色绒毛被他的手指拂过,他放大的瞳孔一片幽黑,映出她的脸。她伸出手,摸了摸他的睫毛,他反过来,也摸了摸她的眉毛。

    刚刚还很着急的某人现在居然不紧不慢地在这里和她调情,她反倒急了。

    “进来……”她用手背碰了碰他早就硬的不行的阴茎。

    他的手指缓缓探入,“可以吗?”

    “嗯……”

    他的食指和中指先后没入她下面的甬道,轻缓地扩张,拇指还在上面揉弄她的阴蒂。她的阴蒂本就敏感,这样前后夹击、毫无抗拒空间的情况下,很快就到了高潮。

    他的声音从未这般低沉过,“还要吗?”

    柳玥喘着粗气,“还要……”

    她看他套好安全套,翻身跨坐在他的上面,刚刚高潮过的身体还微微颤抖,试着进了几次都未成功,着急得眼泪要掉下来。柳玥都没想到自己恋爱之后会如此情绪化,完全控制不住眼泪涌出。

    蒋志恺将她抱下来,一边拭她的泪,一边进入她的身体。

    上面在哄着她,下面又一刻不停地欺负着她。柳玥被这种对立反差搞得错乱,哭得更凶了。

    “要不……不做了?”蒋志恺看她哭个不停,停下了腰上的发力。

    “不要……”“停下来……啊——”她的信息很快就得到反馈,宇宙继续无限熵增。

    他们的泪液、体液、汗液,将床单和夜晚,都变得潮湿而又温暖。

    ——

    柳玥起了个大早,她总觉得对方生着病还为她准备了早餐,有种说不出的歉疚感。但她也没有像他那么夸张,只是炒了蛋,烤了吐司,热了牛奶。

    她面前这个狼吞虎咽的人大概是饿坏了,“这是我近期吃过最美味的早饭了。”

    柳玥大翻白眼,“你是觉得你做饭不如我,还是想骗我经常做饭。我记得高中好像有个老师有说过,要多夸伴侣,不管他做的饭有多难吃,这样他才会多做。”

    “王老师,语文老师,带咱们两个班。”

    “对!你记忆力够好啊,我以为理科生都不爱记事。”

    “哪来的刻板印象,公式不用背的吗?而且我很会背书的。”蒋志恺装作恶狠狠地咬了一口面包。

    “这种小事嘛。对哦,我忘了你还会记日记。”

    蒋志恺停下咀嚼的动作,他想过要告诉她之前的那段暗恋,但又犹豫会不会给她造成负担,毕竟这件事从头至尾与她几乎没什么关系。退一步,离她想要的坦诚相待太远;进一步,又无法达成她想要的平衡对等。

    “你放心,我不会看的,谁知道你里面记了什么好笑的秘密,只要不是什么杀人越货的记录就行。”

    “那你可以放心。”

    他俩又商量了契约的细节,除此以外,还加上了一条,“双方在公司应当低调,在被发现之前尽量隐瞒恋爱关系。”人心难测,谁知道这种信息被人知道,会不会在哪一天成为施压或者陷害的砝码。

    “emm……你要不要考虑搬过来,还能省租金。”蒋志恺终于还是小心地提出这个建议。

    “那你要不要考虑搬过去,帮我平摊一半租金。”

    “我是考虑到这边更大一些,我们住的更舒服。”

    “我更喜欢我那边,而且我好不容易才租到满意的房子,现在退掉,以后我们分手了,我还得重新找房,抛去时间成本,也不一定能找到那么合适的。”

    他想到她一个人找房租房的过程,感到一阵心疼,“确实是我欠考虑了,我可以搬过去。”

    “我开玩笑的啦,我们可以暂时先这样住着,想见面的时候来你家或者去我那都行。”

    “好。”他在心里盘算着怎么给她补一半的租金才合适。

    “对了,不用帮我付租金,毕竟租房合同上也没有你的名字。”

    蒋志恺惊讶地张大了嘴,“你是会读心术吗?”

    “想学吗?”

    他点头如捣蒜。

    柳玥敲了一下他的头,憋不住笑,“傻瓜。”——

    首发:rourouwu.de (woo18 u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