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7章 神战士!

    除了这个原因外,他也是想着留下这个人,说不定可以暂时迷惑住那个寒冰之神一些时间,好让自己多出一些发展和准备时间。

    “什么你……”烈一脸错愕地瞧着这个神。

    祂是疯了吧?

    就这个几百人的小部落,还有这个神虽然打败了他们两人,但从实力上看也就和部落里一级的神战士差不多,祂这是在做梦?

    部落里一级神战士可不止一位,到时候都不用寒冰之神出马,这个野神都可能被那些战士解决!

    想到这里,他在心里讥笑了一声,瞧着苏云的眼神都有了些怜悯,觉得祂是在妄想。

    烈心中多了一层底气,连话语中都不自觉带上了一丝傲气。

    “部落里比我强的一级神战士可不止一位,在伟大的寒冰之神带领下,你是绝对没有胜算的!”

    “光明神我劝你,不如臣服我神,何必逃避这个必将到来的命运?”

    他笑着提议道。

    苏云看着这个人的神情,听的是快要笑出来了。

    这人到现在还没有认清现实?

    “真是聒噪!”苏云冷声说道,下一秒他把手中的光剑甩飞了出去。

    烈一惊,但却来不及躲闪,只能眼睁睁看着光剑袭来。

    “啊!”

    一声惨叫,那把光剑插入了他的另一条大腿。

    苏云没有留情,又控制着那把光剑,在这人的两只手上同样来了一剑。

    “啊啊……”

    很快,这人四肢鲜血直流,但又因为伤口被烫熟的原因,流血量减少了很多,不至于失血过多死亡。

    不过就算如此,这人也被快速的三剑弄得身上剧痛无比,一个没忍住直接就昏迷了过去。

    在看见这个人失去了意识,苏云不仅没有担心,反而还轻松了一些。

    他是故意废掉这个人四肢的,免得这人事后还想着逃跑,现在就是这人有这种想法,也是绝对逃不出去的了!

    基本只能躺尸了。

    “首领,把这人带下去看管好,别让他逃了!”

    苏云转头看向了一边,对着跪在地上的首领吩咐道。

    “是,伟大的光明神,我绝对会让人把他看好!”

    首领一脸恭敬地点头。

    苏云点了点头,在又看了一眼周围的原始人后,他身形一动,白衣飘动间迅速地向着神石里飞去。

    途中,他陷入了沉思中。

    说起来,这还是他第一次杀人,不同于上一次,这一次可是他亲自动的手,但他却发现自己没有其他负面的情绪,感觉和碾死了一只蚂蚁一样。

    难道这就是神灵和凡人的差别?

    他困惑地想着。

    没想太多,他把注意力转移到了刚才那人话语中的信息上。

    一级神战士?

    他思考着。

    关于一级这个词他并没有太意外,这是他脑中翻译过来的名词,出现这个词汇并没有什么奇怪的。

    不过这里面蕴含的信息,却让他想到了很多。

    “不知道我的实力是什么级别?”

    “那人说那些一级战士比他厉害,那应该和我现在差不多吧?”

    “连战士都这么厉害,那寒冰之神呢?”

    想到这里,苏云心中不由产生了忌惮感。

    “难道我是一级神灵?”

    “不,不对!”

    刚想完他又否定了。

    他能有这么强的实力,完全是靠着神灵的优势。

    “我现在应该和那个人差不多,如果神格完全变成赤红色,那时候我才是一级神灵!”

    “而这也是刚诞生的神灵,就会拥有的实力!”

    回到神石空间,苏云喃喃自语地说道,

    “由于信仰人数的原因,我现在相当于个早产儿。神灵的优势却又让我可以碾压同级的凡人。”

    和那些凡人比起来,神灵的优势实在是太大了。

    甚至这些所谓的神战士力量,根本就是被神灵赐予的!

    “那个寒冰之神是怎么做到的?”

    苏云感到了好奇,把力量赐予凡人没让他意外,让他好奇的是这是怎么做到的。

    他成神时间实在是太短了,短到了没有时间研究这些东西。

    这时想着想着,苏云突然想到了什么。

    等等,老祭司的信仰丝线好像有些特殊?

    难道?

    他连忙把意识转移到神格空间,看着老祭司线条清晰的信仰丝线,他下意识地用意识接触了一下。

    “感谢伟大的……”

    顿时老祭司的祈祷声不断传来。

    苏云忽略了这些,在接触到的第一时间,他就有了一种如同本能般的明悟。

    他知道了这条信仰丝线,有什么功能了!

    这条信仰丝线,只要自己放开限制,老祭司就能依靠他的信仰,在体内诞生超凡之力!

    “这是……”感觉到这个的苏云怔住了,然后惊喜了起来。

    ……

    老祭司注视着死去还有受伤的族人,脸上露出了悲悯之色。

    他正在和族人一起,为这些死去的族人送行。

    周围围观的原始人中,不时有人传来阵阵的抽泣声。

    “神会祝福他们的!”

    老祭司虔诚地大声说道。

    他带头跪了下来,黑压压的原始人们跟着跪了一地。

    原始人们虽然没有转世这个概念,但他们却坚信人死了后,还会以另一种方式存在着,只不过他们看不见。

    他们也相信神能看见,并且会保佑死去的族人们。

    所以,老祭司才会说‘神’会祝福他们,保佑他们。

    这可以说是一种对死亡的恐惧,从而诞生的美好设想吧。

    苏云默默地听着祈祷,心中沉默了一下。

    说起来,在到达现场的时候,他一个原始人的灵魂也没有瞧见,甚至那个死去的黑柱也没有灵魂,这一点现在想来也是有点奇怪的。

    上次血祭的时候,明明是有灵魂的。

    “是因为特意献祭给我,所以我才能收到?”

    苏云沉思着,“那,那些消失的灵魂又去了哪里?”

    想了一会想不明白,他摇了摇头,不再想下去。

    他重新把注意力集中到了老祭司身上,然后心中一动,把属于老祭司的信仰丝线限制给解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