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20章 神器打火机(3K)

    而且他们要的能力,比如老祭司感受到的力量和伤势恢复,这也是绝对没有的,这老货纯属心理作用。

    以前他就有听过,心理学中有一个实验。

    以一死囚犯为样本,对他说:“我们执行死刑的方式是使你放血而死,这是你死前对人类做的一点有益的事情。”

    这位犯人表示愿意这样做。

    实验在手术室里进行,犯人在一个小间里躺在床上,一只手伸到隔壁的一个大间。

    他听到隔壁的护士与医生在忙碌着,准备对他放血。

    护士问医生:“放血瓶准备5个够吗?”

    医生道:“不够,这个人块头大,要准备7个。”

    护士在他的手臂上用刀尖点一下,算是开始放血,并在他手臂上方用一根细管子放热水,水顺着手臂一滴一滴地滴进瓶子里。

    犯人只觉得自己的血在一滴一滴地流出。

    滴了3瓶,他已经休克,滴了5瓶他已经死亡,死亡的症状与因放血而死一样。

    但实际上他一滴血也没有流。

    这就是比较有名的心理暗示实验了,有好几种类似效果的实验。

    虽然都不知真假,但那些实验心理在里面产生的效果,都起到了差不多的效果。

    这里就可以看出,心理暗示的恐怖了,老祭司现在就是心理潜意识在起作用。

    他身体里的光明种子还太弱,是绝对做不到这种效果的。

    不过虽然事实如此,却不能直接说出来,应该先给他们一个盼头。

    苏云沉吟了一下,轻声开口道,“你们也不用失望,只要足够虔诚,将来你们中也会有人拥有这种力量。”

    原始人们先是有点失望,接着眼中又都燃起了斗志,每个人都想做到‘神’口中的足够虔诚,从而获得这种神奇的力量!

    处理完了老祭司的事,苏云把目光放到了身边。

    由于光芒的掩盖,原始人们并没有注意到他身边的几样东西。

    在几件物品上来回扫了一眼,他把目光转到了劣质的塑料绿色打火机上。

    心意一动,白光托举着这件东西到了他面前。

    苏云伸出右手,接住了这把打火机。

    “祭司。”苏云淡淡地开口。

    “伟大的神,您有何吩咐?”

    老祭司红光满面,虔诚地问道。

    “这件东西赐给你。”

    苏云说着,把手中的打火机一扔,白光接住打火机,裹挟着飘到了老祭司的面前。

    “这是?”

    老祭司一脸惊奇地看着这个东西。

    “好漂亮的东西!”

    “多么美丽的颜色啊!”

    他一脸赞叹地说道。

    这东西不管是那漂亮的绿色,还是充满神秘感的模样,都让他感到惊奇。

    苏云嘴角抽抽,“看不出来啊,这老头还喜欢绿色。”

    他准备张口解释,“这是打火……”

    “神啊,这是您赐予我们的神器么?”

    老祭司搓了搓手,紧张兮兮地问道。

    “额……”苏云张开的嘴闭上了。

    神……神器?

    这老货,何必呢?

    为何要这么逼我?

    苏云欲哭无泪地叹息了一声,他真的是被这老货的脑洞惊叹到了。

    看着老祭司一脸期待,还有激动的样子,他只好……

    “额……你说的没错。”苏云硬着头皮,含糊不清地说道。

    为了不失面子,和让这老头失望,他只能强行的承认了。

    一元绿皮打火机:我是神器?

    (⊙x⊙;)

    不过某种意义上,这把打火机对于没有火的原始人来说,也的确算是神器。

    凭空冒火,就问你怕不怕!

    老祭司欣喜若狂,小心翼翼地接过了这个绿皮打火机,奉若至宝。

    其他原始人一个个瞪大眼珠,死死地盯着这个打火机,像是要瞧出一朵花儿来。

    苏云注意到了老祭司表情有些困惑,他想了想,意识投入到老祭司的信仰丝线上,把关于打火机的使用方法告诉了他。

    老祭司一惊,下意识抬头看了一眼‘神’,接着笨手笨脚地摆弄起了打火机。

    这过程中,他几次的放蠢举动,都让苏云恨不得直接冲下去,一把把打火机点开。

    好在经过他的几次纠正,那把打火机终于被点亮了,这让他松了口气。

    “啪~”

    老祭司按压打火机,下一秒魂飞魄散,惊骇地看着这个红色的奇怪东西,吓得手一抖,差点把打火机给扔了。

    围观的其他原始人也是吓了一跳。

    “这是火!”

    苏云淡声地解释了一句。

    “火?”

    老祭司见没有伤到自己,在好奇的表情下,又一次地点开了这个冒着小火苗的神器。

    “这是可以带来温暖的东西。”

    苏云解释道。

    老祭司惊奇的感受到了热量,好奇的把手放到了火的上面,立马就被烫的怪叫了一声。

    原始人们吓得脑袋一缩。

    苏云:“……”

    “普通野兽会害怕火,火在冬天可以帮你们带来温暖。”

    见原始人们都没见过火,他只好耐心的讲解。

    听到前面一句没什么,但听到可以在冬天带来温暖,浑身黑漆漆的原始人们,黝黑的脸庞上两双眼睛亮的吓人。

    一想到冬天的难挨,还有这个叫火的东西,神说可以带来温暖,他们就充满了兴奋和激动。

    那岂不是代表了,他们冬天就再也不用死人了?

    “火~”

    “火~”

    “火~”

    原始人们齐声大喊,一声声的念着这个字。

    这时打火机发热,老祭司慌张之下,松开了手指。

    “去找些树枝还有干枯树叶来。”

    苏云转头对着首领吩咐了一句。

    首领闻言一愣,一脸难以置信,接着大喜!

    神终于肯低头看他了?

    听明白神话语中的意思,他兴奋的应了一声,奋勇当先地奔向了树林的方向。

    这个时节天气已经开始了转凉,枯黄色的叶子挂在了树上。

    这树林中这两样东西很好找,没过多久,部落首领就抱着一堆树枝和枯叶回来了。

    在苏云的指挥下,首领把树枝堆在了一起,中央洒满了枯叶。

    老祭司的打火机点向了枯叶,很快枯叶冒起了烟,星星之火燃烧了起来,中央的树叶全部被点燃了,变成了一团小火堆。

    老祭司和首领眼神兴奋。

    原始人们微张着嘴,靠的近的人都能感觉到那股热量,果然如神所说,只要有了这个火,他们冬天就再也不怕寒冷了!

    想着他们应该已经会点火了,苏云点了点头。

    至于钻木取火,那还是等他们熟悉一下火焰,之后再教给他们好了。

    毕竟授人予鱼不如授人以渔,打火机总有一天会失去作用,火种不管如何守护,也总有一天会有熄灭的时候,只有掌握了原理,他们才能一直拥有火并传承下去。

    这才是对他们好的事,而不是当保姆一样,一直拿着打火机给他们用。

    处理完火焰的事,苏云把目光转移向了身边的另外几样东西。

    接着,他把目光扫向了人群中皮肤黝黑身材高壮,但脸色却苍白的断臂男人。

    他注意到了矛脸上隐隐的失落,不由笑着摇了摇头。

    部落中现在除了矛外,还有一些伤员,这止血、消炎、消毒、抗生素等药物,倒是刚好派上了用场。

    苏云朝着老祭司再次开口,“祭司,这几样东西是医治那些人的东西,我把它们交给你保管。”

    这老头会处理一些草药,这东西还是交给他保管最好。

    老祭司一愣,其他听到的原始人们这时才想起,神之前还答应了赐下‘神药’。

    这是?

    矛一脸激动地注视着神,眼神里满是感激。

    “我不用死了,感谢伟大的神!”

    他眼眶不由发红,险些落泪,为获得继续生存的希望而欣喜着。

    苏云没有多说什么,挥手间身旁的几样药物被白光带着,送到了老祭司的面前。

    老祭司瞧着玻璃瓶子,也是又一次忍不住赞叹了一句。

    “不愧是神药,连装药的东西都这么漂亮,那神药的效果?”

    苏云已经免疫了这老货的话语了,在看到老祭司接过了东西后,他反而有些头疼了。

    “这几样东西,应该怎么解释?”

    连他都是研究了一下才弄明白,这些药物应该怎么使用,现在要是跟老祭司解释,那不得教到天黑去?

    不过也总不能他亲自下场吧,那就失去了威严性了,总之他有些头疼。

    苏云试着解释了几句,果然几句过后,老祭司成功的被他绕晕了。

    苏云暗叹了一声,“要是可以附身就好了。”

    神话中,神灵都可以神降到凡人信徒身上。

    “或许我可以试试?”

    苏云脑洞大开的想到,他想到了信仰线条,或许那东西能传递意识过去也说不一定?

    要是真的可以,那他以后做事就方便了很多,想到这他隐隐有了些迫不及待。

    秉着研究的心态,他把意识集中到了那条信仰丝线上。

    在犹豫了一瞬后。

    他控制着意识,试图向线条深处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