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17

    由顶端向下慢慢延伸,慢慢扩大。

    不知何时起,洞中也下起了茫茫的白雪,点点雪花如鹅毛般飞扬,翩然落到地面,显出晶莹剔透的六角芒星,正中有着一点妖艳的明蓝,触目惊心。

    这诡异的雪花,分明是因为寒毒蔓延开来了。

    渐渐地,她的身上也落满了素白的雪花,仿佛个雪人般。她受着内外交织的寒意,感觉整个人都快冻成了一团冰。

    钟沁儿紧紧咬住唇角,无比绝望地领悟到,这一次她可能熬不过去了。

    “师姐?”

    轻柔的嗓音,似情人的耳语。

    这个声音在暗夜之中忽然响起,宛如是人的幻听。她微眨了眨眼,也以为不过是错觉。

    洞外传来细碎的脚步声,站在洞口又停了下来。

    她犹豫了一下,要不要叫住他,那脚步似是回旋了一下,又慢慢地向外走去。

    钟沁儿认命地闭了闭眼,算了,就这样吧。

    就在她痛到冷到快要失去知觉的时候,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

    “师姐?”

    她慢慢地睁开眼来,只见前方一团耀眼的红莲,正被一只玉白的手掌轻轻托起,明媚的红光,映亮了那张清俊的面孔。

    容渊正站在温泉的前方,长身玉立,身形笼罩在阴暗之中,神色高深莫测。

    他慢慢地一步一步走来,步履行在莹白的雪地之上,他所踏过之处,雪渐渐地融了。

    容渊走到了她的身侧,红莲业火在他修长的指尖盛放着,火焰跳动,燃烧越来越盛,也越来越亮,渐渐照亮了黑暗的洞窟。

    “师姐,你还好吗?”他蹲下身来,轻轻地扫了她一眼。

    这一刻,他面容平静,不是以往的似笑非笑,也不是暗隐着嘲讽。这是,她第一次见到他如此认真的表情。

    “是寒毒发作了吗?”他柔声问道。

    他的另一只手轻轻地划过冰面,动作轻柔,只见一道红光随着他的轻拂,也渐渐沉了进去。

    哗的一声,莹莹蓝光化就的冰面裂开了,丝丝缕缕的明红光芒,慢慢地在里面扩散开来。

    冰层竟然一点点地融化了,片刻之间,水流又恢复了过来,水面之上再度升起袅袅白烟。

    “师姐,我说过的事,要不要再考虑了一下?”

    容渊偏头看向她,眉眼沉静如深海,黛色幽沉,却不见波澜。

    随着温泉水雾的升腾,钟沁儿身上累积的雪花也慢慢融化了,完全露出那一张楚楚可怜的面容。

    润湿的发梢粘在她的面颊之边,双眸湿漉漉的,分不清是化开的雪水,还是盈盈的泪水,如波光潋滟,更显得娇柔无助。

    寒毒依旧在她的体内肆虐着,痛得让她不住地颤抖,面容似雪般莹洁,毫无血色。

    她转头抬眸望向他,眉眼之间神色复杂,暗流涌动。

    终于是用尽了最后的气力,她站起身来,反手勾住了他的颈项。

    一阵暖意从他们肌肤相贴之处传了过来,她的腕间一热,舒服得让她轻轻叹息了一声。

    这一刻,她忽然有一种重新活了过来的感觉。

    “好,我答应你。”

    爱抚

    容渊勾了勾唇角,扬起无声的笑。

    双手向下一揽,直接将钟沁儿自温泉里抱了出来。她浑身湿透,微微颤抖着,透明的衣衫根本遮掩不住,紧紧贴着,显出曲线玲珑身躯,凹凸有致。

    她全身无力,软软地倚在他的身上,唯一双湿漉漉的眸子,此刻仍不动声色地看着他。

    他将她放在洞中一块平坦的石台之上,轻轻地将她湿润的发丝拂到耳后。

    那朵妖娆的红莲在他们的上方,不停地燃烧跳跃着,将两个人的脸映得如染霞光,醉红一片。

    容渊见她冷得发抖,不由柔声安慰道:“很快就不冷了。”

    他一边深深地凝视着她,一边动手剥去她身上的衣衫,不一会,她如初生羔羊般被他剥得干干净净的,卧在青黛色的石台之上。

    雪白的胴体之上还沾着一层细细的水珠,在摇曳的明红光芒下,一点一点,泛着晶莹剔透的珠光,宛如清晨凝结了薄薄露珠的白莲。

    “师姐,你真美。”他长眉一挑,由衷地赞叹道。

    他的目光在她的身上不停地流连,她常年修行的缘故,生了一双纤长紧实的玉腿,线条光滑紧绷。

    两腿之间被温泉里的水浸得一片濡湿,甚至有晶亮的水滴正顺着卷曲的毛发,缓缓地流过紧闭着的红艳花唇,又一点一点滴落。

    半明半暗的光线之中,可见芳草萋萋的娇处,被泉水滋润得水光潋滟,显得无比淫靡。

    雪白的腰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