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20

    “师姐,你好紧。”他柔声说道,边挺动着下身。

    钟沁儿感觉到下体被戳穿的疼痛,她身子一哆嗦,抓紧了他光洁的手臂,“轻点……疼……”

    容渊喘了两声,双手撑在她的细腰两侧,肉棒轻轻戳了两下,力度极柔,他勾起唇角,“疼吗?”

    钟沁儿点了点头,狠狠咬住唇,下一刻却痛到几乎将下唇咬出血来。

    因为容渊有力的腰身直直地向前一顶,戳破了她象征着处子纯洁的那层薄膜。

    她的眼角涌出晶莹的泪珠,双腿绷得直直的,痛到喘息,“好疼。”

    他笑道:“这个时候这么娇,怕是你修行的时候都不见得叫疼。”

    钟沁儿暗想,他怎么知道?可是,她就是忍不住,忍不住地叫疼。

    容渊看了看她,额间已密布了一层细细的汗,滴落在她如玉般莹白的面容之上。

    他的肉棒才进了一半这么多,还有一截仍露在外面,卷曲毛发上晶莹欲滴的水珠蹭在上面,肉棒晶亮亮的。

    整个龟头全部被她的花径牢牢包裹着,里面的肉紧紧地吸着他的龟头,他甚至感觉到自己的马眼又涌出了更多的黏液,和她淫水混在一起。

    容渊抬手轻轻摩挲她的嘴唇,摸着她咬出来的红艳齿痕,目光之中忽然多了一丝的怜悯。

    “疼,也停不下来了。”他轻声说道。

    话音刚落,他再次用力挺胯,就着湿滑的内壁,整根粗硕的肉棒完全插了进去,尽根而入。

    “啊……啊……”

    她脚趾蜷缩起来,试图抓住光滑的石壁,泪水完全涌了出来,“疼……不要了……”

    钟沁儿几乎是哭泣着,在向他求饶,其实她还不够湿,可他却不愿怜惜,只想着占有她。

    他一声接一声地低喘,垂眸着看着她,俊脸通红,眼神晦暗,完全是被情欲给支配了。

    她的手紧紧抓住他的手臂,乌亮的长发不像之前那样湿,全部铺散开来,流泻在她雪白的身躯两侧,衬得白嫩的身子更是莹洁。

    她轻蹙着眉心,晶亮的星眸里盈满了闪烁的泪珠,不住娇喘着,楚楚可怜。

    “师姐你这样,只会让男人更兴奋,更不愿放过你。”他在她的耳边低声说道,眼敛微微垂下,遮住如墨般的眼眸。

    钟沁儿闻言,心头一跳,想要向后挪开一些,却被他的手紧紧抓住腰身,动弹不得,肉棒更向里地刺了进去。

    她殷红的花唇被他完全顶开,深深地含住了他的欲根,两人毛发摩擦在一起,混合着湿哒哒的淫液。

    “我就是想你疼,越疼你就越能记住我,就像……”

    他低低喘着,声音已经全部被情欲染得哑透了。

    “就像……当初你刺我的这一剑。”

    他将挺直的肉棒抽出来一点,又重重地挺了进去,饱满的玉袋重重地拍在她的阴户两侧。

    “你刺得我很疼……所以……我就牢牢地记住你了。”

    “别……不要……”她纤细的指尖,按着他的背。

    本想将他向外推拒出去,这一刻他的进入,整个身子压迫着她,她一下猛地挠住他的背肌,抓出了几道深深的红痕。

    钟沁儿忍不住地哭了出来,感觉下面胀得发紧,他的肉棒是那么大,抵在她的深处,她甚至感觉到了龟头的形状,又圆又大,正顶着她的花心重重地研磨,缓缓地碾转着。

    她全身绷紧,小穴含得肉棒紧紧的,花心深处自发吸吮着马眼,不停地收缩。他背脊一阵发麻,差点就射出来,缓了一口气,才是锁住精关。

    “早知道肏你这么爽,我就应该早点把你抓起来。”他喘息着说道。

    容渊抬手摸着她的脸,想起那年的戎关道。

    月光之下,清风拂起她微乱的发丝,她玉白的脸庞之上,布满了细细的血痕。

    清冷高傲,一剑指向他们,“你们是一个个来,还是一起来?”

    后来,那一剑直直地刺上了他的胸口。她在他面前,狠厉地看着他。

    等他缓缓倒下以后,她又马上朝着身后那人奔去。

    “苏穆!”

    她是如此的急切,甚至来不及检查面前这最后一个抵抗者,是不是真的死了。

    那一年的她,一袭血衣,明艳逼人。

    那个时候,他就想要得到她,占有她,像这样肆意地肏她。

    “想我轻点吗?”他扬眉轻笑,把手指伸进她的双唇之间,勾弄着她的舌尖。

    钟沁儿觉得下身没那么痛了,但依然涨得难受,她看着他幽深的双眸,任由他的指尖肆虐着她的唇舌,向他点了点头。

    容渊一只手托起她的后脑,让她的唇直接印上了他胸口的那道伤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