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23

    她了,如今真的完全占有了她,令他浑身上下,到心灵深处,都是说不出的舒畅。

    此时此刻,他只想要疯狂地在她的体内进出,沉沦在这样强烈的快感之中。

    对于钟沁儿而言,破身的痛苦只是一瞬间,不知何时起,他粗壮的阳具完全支配起她所有的思绪,她被他肏到再也无法思考,完全沉溺在他带给她的欲望之中。

    再也没有痛楚,而是一种酥麻的快意,自她的下体不停地摩擦之中涌起,席卷到她的全身。

    他时不时在花心深处绕圈般的顶弄,让她感觉棱头细细的凸起,正刮着她敏感的内壁,蹭着她较软的嫩肉。

    酸酸麻麻。

    实在是太舒服了。

    钟沁儿微闭着眼,满面春意,从紧咬的牙关中,渐渐溢出细细的低吟。

    “师姐……你咬得我真紧……”

    他边粗喘边抽插着,整根直进直出,每次都只剩半个龟头卡在水淋淋的穴口,再用力挺胯,直挺挺地又插到最深处。

    钟沁儿绞得太紧,他感觉肉棒上的青筋都要爆裂而开来,他咬紧牙根,持续地重重撞击到她的深处。

    他感受着她的小穴千娇百媚地黏住他,咬着他的龟头,一吸一吸的,不让他的阳具离开她的花心深处。

    他的每一次冲撞都是自腰间涌上后脑的强烈快意,再每一次的抽离都要用尽所有的自制力。

    他完全沉溺在她令人窒息的紧致之中,抬睫看着她闭眼动情的模样,心里更是说不出得满足。

    他喘息声声,汗如雨下,落在她雪白的胴体之上,挂在上下不停晃动的雪乳之上,晶莹的汗珠也跟着不住滑动。

    容渊被这样美妙醉人又淫秽不堪的画面刺激到,双目赤红一片,俯下身去吮咬她的乳尖,将那两颗涨得通红的蓓蕾含住啃噬着。

    钟沁儿又是刺痛又是舒服,上下都是难耐的快意,双腿挂在他腰间,紧紧交叉着缠住。

    她忍不住地哭泣出声,断断续续地喘道:“不要了……不要了……我不行了……”

    快感在两人的身体之中蔓延,他被她绞得舒爽到说不出话来,咬紧牙根,又抽插了上百下,捣得她的花穴湿热泥泞,春水泛滥。

    最后在她深处的抽搐之中,重重地一下顶入,痛痛快快地射了出来,完完全全地溢满了她的花穴。

    冰棱

    钟沁儿感觉到一股热液冲进了花心的深处,眼前似有一阵白光闪过。

    她抓住他的手臂,双腿缠得他的腰身紧紧的,忍不住地颤抖着,高声地呻吟。

    “师弟……师弟……”

    那样动情的声音,无比的娇柔宛转,令她也禁不住地心惊。

    两人身体交缠,呼吸急促,过了好一会才各自缓过来。

    钟沁儿微微垂眸,将脸侧转到一边,自无比畅快的情欲顶峰落下来,她的呼吸仍未平复。

    难怪会有这么多人沉沦男女情事,原来这么让人沉醉。

    哪怕她并不喜欢她身上的这个男人,但是他粗硕的肉棒,用力的冲撞,还是让她感受到了巨大的快感。

    但,也仅此而已。

    容渊半直起身来,感受着下体尽情射过之后,仍被她的花心紧紧含住龟头,依依不舍地绞着他,一股一股少量喷涌的余韵。

    她最后的那声师弟,无形中取悦到了他。他亲昵地蹭了蹭她的鬓发,又低头去吻掉她额角晶亮的细汗。

    她感觉到体内的肉棒依然硬挺,在她的花心依然是一颤一颤的,不禁又羞又愤,抬手去推开他。

    “你快起来。”

    容渊见她的脸仍是侧着,带着薄怒的红艳,心口一动,抬手扳过她的脸,细细地吻了上去。

    钟沁儿闭紧牙关,不让他的舌头得逞,他在她的唇边轻吻了一阵,就放弃了。

    他也不甚在意,低低地笑了声,“最后的那一下,师姐咬得我好紧,叫得也好大声,怎么现在就翻脸无情了?”

    她眉眼低垂,有一丝耀眼的波光自幽黑的眼睫之中,一闪而过。

    她唇角轻勾,似笑非笑,“师弟也爽完了,可以起来了吗?”

    容渊意味深长地凝睇着她,静默了片刻。

    “不行,师姐,你要一滴不漏地吸进去,等会我们还要双修。”

    “双修?”她轻声地重复道,明明这才是两人的目的。

    确实,他们会这样都是为了双修,她的地涌寒冰,他的红莲业火。

    想不到,魔界早已覆灭百年,却仍在影响着他们。甚至,还有苏穆。

    容渊吻了吻她的眼尾,“我说了,你让我射出来一次,我就和你双修。”

    “好。”她抬手,勾住他的颈项,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