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25

    层明红。

    他深深地吸了口气,指尖旋转,一团明红的火焰跳跃出来,渐渐地化作了一朵妖娆的红莲,宛如含苞待放的花蕾,还未完全地盛放。

    他拢着这朵红莲,忽然抬手而上,捏住她的左胸,宽大的手掌拢住她丰盈的浑圆,使劲地搓揉起来。

    “啊……啊……嗯……”

    那样的用力明明应该是难受的,可是他的手实在是太暖和了,钟沁儿微阖着眼,禁不住地细细呻吟起来。

    他的指尖向下,五指笼住丰满的乳肉捏着,滑腻的肌肤甚至从他的指间漏了些出来,美得惊人。

    她本就是丰乳蜂腰的身段,只是平日里掩饰得极好,衣衫尽褪之时,颤巍巍的双乳跳将出来别提有多诱人。

    容渊看着看着,眸色愈渐深沉,两根修长的手指开始夹着粉色的乳尖摩挲起来,指腹的薄茧刺激得那粒娇蕊立刻硬挺起来,颜色也渐渐被他揉成了艳红色。

    “轻一点……师弟……轻一点……”她低低地娇喘。

    钟沁儿觉自己的乳尖似是被电过般,又酥又麻,又是舒爽又是痛楚,却是无比的享受。

    他说过要她叫他师弟,她平日里最多叫叫掌门师弟,但是在情动的时刻她格外爱顺着他,容渊的心里也油然而生出一股满足感。

    他们刚刚才经历过一场淋漓尽致的情事,钟沁儿虽然是初次,却也尝到了其中的乐趣。此刻她的身子敏感得惊人,哪里受得了这样的刺激。

    而他指尖的红光慢慢地没入她的心口,那一片肌肤的冰蓝色褪去了一些,她的眉头也渐渐舒展开来。

    “舒服吗?”容渊凑近她,神色淡淡地问道。

    钟沁儿抬眸,看着他近在咫尺的脸,见他依旧清冷如霜的模样,她心里狠狠的,又不住地喘息道:“接下来要怎么做?”

    各大仙门其实都有自己的双修法则,像天山派这样的,除非是决定厮守终生的道侣,一般弟子都不会得到双修法典。

    别的门派其实也差不多,但架不住有些小情侣会私下修炼,而双修又确实能提升修为,很多时候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虽然她与苏穆早已订婚,但师傅一直对他们要求甚严,非要等到成婚过后才会给予双修法典。

    而她和容渊的情况可谓极其特殊,别人是靠双修提高修为,他们却是为了消除各自身上魔界遗留的烙印。

    魔界更是奉行双修之法,不过大多都是男子以女子为炉鼎,行采阴补阳一术,往往都是用过即弃,说是玩物也不为过。

    容渊在魔界浸润多年,对她怕是也是这般的想法吧。

    想到这里,钟沁儿呼吸渐渐平复了下来。

    容渊见她眼神之中掩饰不住的恼意,不由笑了,“师姐,别急……”

    他俯下身去,一只手仍捏着她的雪乳,温热的呼吸拂在她另一边的蓓蕾之上,柔柔的,却又痒痒的。

    它慢慢地在他视线之中硬了,娇生生地挺立起来,他渐渐放柔了目光,低声呢喃道:“我会慢慢地教你……”

    钟沁儿凝视着他低下去的脸,眸光却是慢慢冷了下去。

    谁是谁的炉鼎,还真不好说呢。

    指入(二百收加更)

    容渊低下身去,开始亲吻着她的身体。

    柔软的双唇,沿着她优美的下颌线条轻轻游走着,先是含住她的耳垂舔了舔,再轻轻啃咬着。

    “嗯……啊……”她仰着头,手指抓住他乌黑的发丝搓揉着。

    直到钟沁儿的耳廓整个变成了淡淡的粉色,他才是笑着放过了她。

    容渊扶起她的身子,让她背对着他,坐在他的怀里。

    他一边侧首吻着她颀长的脖颈,一边轻声地给她念着双修的法诀。

    两手自她腋下穿过,自后揉捏着她的雪白的双峰,这个姿势比之前躺着更显丰满,她的玉乳落在他的手心沉甸甸的。

    他呼吸微微急促,温热的吐息落在她的颈间,引来她的一阵战栗,而让她更耐不住的是他的手,正用力揉捏着她的双乳。

    他的动作越来越狠,几乎是肆意地弄出各种形状,拉扯着她红艳的乳尖,带来酥麻快感席卷全身。

    “嗯……别……轻点……嗯……”

    她开始细细地呻吟,思绪完全被他的手给掌控。

    “师姐,专心修炼。”他眉眼低垂,眸光幽深,在她雪白的颈项之上,咬了一口。

    两道薄唇含住她的肌肤,用力吸吮,不一会,一枚暗红的印记出现在她的颈间。

    “那你不要再摸我了……”她低喘道。

    容渊轻声笑了笑,捏了捏她早已挺立的乳尖,“好。”

    钟沁儿深呼吸,照着他适才所念的,开始运转灵气,一道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