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61

    她却是摆了摆手,给了小厮一锭金子,示意他交给说书人。

    “先生今日的故事,还是说得如此精彩,替我谢过。”

    纱幕之下,她微微眯起眼来,仿佛真的有一颗莲子没有挑出莲心。

    此刻尝在嘴里,竟是说不出的苦涩。

    (师弟自求多福吧,师姐这回是真吃醋了。)

    醉酒(微h)

    落日熔金,霞光瑰丽。

    钟沁儿回到醉风楼楼下的客栈,已是夕阳西下的傍晚,绚丽的晚霞洒满了她的周身,拉出一道朦胧的身影。

    她包了一处清雅的小院,因而一回来便摘下了帷帽。

    许久不见日光,面容更是皎洁如雪,眸似点漆,幽暗之中不见星芒,无比的沉静。

    小院一墙之隔就是烟波湖,透过墙上镂空的石窗,可以看见落满晚霞的湖面,璀璨夺目。

    院中种了几株垂丝海棠,正值花期,红彤彤一片,与漫天的红霞几乎就要交于一处。

    钟沁儿点了几道小菜,烟波湖醉鱼,醉风楼烧鸡,菠菜碧羹汤,素炒莳菜,色香味俱全。

    一个人就坐在院中的石桌之上品了起来,吃了几筷子,又吃不下了。

    腹中酒虫犯馋,便抱着酒坛喝了起来。香醇可口,满齿留香。

    醉风楼的酒也是一绝,她今日喝的是应景的桃花酿,正合了无限明媚的春光。

    喝到月色初上,清辉满地,她已是半醉地卧在长长的石凳之上,桃腮粉面,眼波如醉。

    透明的酒液晕在她的唇边,缓缓地滴落。想到今日所听到的那些,心里竟然有一丝的不痛快起来。

    容渊和归思晚吗?这两人不管是容貌还是地位,还真是绝配。而且,他们从前竟然还有段渊源。

    既然天山派与无夷宫有意联姻,那么,她到底算什么?

    所以,她真的只是容渊为了化解红莲业火的一个工具而已吗?

    那些夜里,他与她一同交媾双修,两人水乳交融,共赴巫山,原来真的什么也不是。

    她醉眼朦胧之中,仿佛又见到容渊,一身白衣,高深莫测地站在她的身前。

    画面一转,又变成他身着黑衣,束着高高的马尾,深深地看着她,眼底饱含着一丝的幽怨。

    他怨的到底是什么?是她吗?

    钟沁儿仰头又喝了一口,酒意越来越浓,让她的头脑再难以保持清明。

    她面前的人影渐渐模糊,又再慢慢清晰。

    是两人赤裸交缠在一起的身影,阴暗洞窟的巨石,盛满热水的浴桶,浮光塔的长桌。

    她的双腿交缠在他的腰间,他一次次霸道地占有,硬挺的阳物一次次奋力地抽插,布满青筋的茎身之上全是两人黏稠的爱液,混在一处,晶莹透亮。

    每次他在情动之时仍不许她闭眼,总是要她无比清醒地看着他是如何肏她的。

    他要她牢牢记得那个进出她身体的人,到底是谁。

    这样的他,从始至终只想要征服于她,把她困在天山做他的禁脔,他的解药,而不打算完全地属于她。

    因为,他从来就不曾想属于她。

    月色撩人,银色的月光撒满了她的周身,她的衣衫被磨蹭得乱了开来。

    她细长的指尖先是抚着自己的红艳的双唇,指腹摩挲着她细长的颈项,缓缓没入她微敞的衣领之中。

    她想象着这是他火热的唇舌,一点一点地舔弄着她的娇躯。

    衣衫半褪,指尖自亵衣之下伸了进去,在凝脂般的雪白胸脯之上轻轻划着,绕着那一点樱红,缓缓地打转。

    就像是他的舌尖正在舔舐,勾起乳尖儿轻轻地在转圈。

    她陷入了那样的幻想之中,微微喘息,指腹压着渐渐红润的乳尖,细细地摩挲。

    长年练剑的她,指腹之上有着一层薄茧,反复地摩擦之中,刺激着她的乳尖,慢慢地挺立起来。

    “嗯……嗯……师弟……”

    钟沁儿在一片迷乱之中,轻轻地叫着,根本就无法回应她的他。

    洁白的手再度缓缓下移,掠过平坦的小腹,没入了芳草萋萋的双腿之间。

    探到身下已是一片的湿润,她更是无比地想念起他来。

    修长的双腿分开,她的手已探进了她的裙中,她以指尖反复上下摩挲着自己的花唇。

    曾经,他也是这么自下而上地舔弄这两片红艳的肉,直到她湿得不能再湿。

    她的指腹缓缓地压住贝肉上方那一点小小的花核,紧紧地按着,使劲地摩擦着,娇喘连连。

    也是他,让她知道了,这里是打开她快感的源泉。

    酥麻的快意自脚尖而起,她蜷缩着足心,弓起身来,如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