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62

    座拱桥般。

    胸间硬挺的蓓蕾摩擦着柔软的衣料,双腿越夹越紧,紧绷到了极点。

    她一声接一声地低吟着,携着无比娇媚的喘息。

    春水潺潺,打湿了她的衣裙。一滴泪水自她的眼角,轻轻滑落。

    “师弟,肏我好不好?”

    可惜,月光流泻一地的深夜里,再也没有他的回应。

    月上中天,她掩着凌乱的衣裙在长凳之上早已入睡,眼角依稀仍闪着点点泪光。

    夜风拂过,被垂丝海棠压弯枝头轻轻抖动,在她如雪的白衣之上垂下几片花瓣,红艳艳的,在皎洁的月色之中,显得格外明媚。

    忽然,她身后传来一阵轻盈的脚步声。

    一个身披黑色斗篷的人,正静静地站在她的身后。

    他低头看着她俏脸之上的泪痕,轻轻地叹了口气。

    含光(加更)

    天色方明,晨光微熹。

    等她醒来的时候,一缕晨光已刺进她的眼中,她被刺到闭紧双目,又缓缓地张开来。

    被夜风吹拂的垂丝海棠花瓣缤纷,落花洋洋洒洒,缀满了她的全身。

    “你醒了?”

    身后传来一道清亮的声音。

    钟沁儿心中一惊,不禁握紧了手中的含光。

    她明明在院外下了结界,也没有感应到结界被打破。

    到底是何人?

    她起身的瞬间,一件黑色的斗篷自她的肩头轻轻滑落。

    再一回身,长剑即将挥去的瞬间,含光竟然起了一阵特殊的声响。

    特殊到让她的心头一跳,凝神望去,在她面前的石凳之上,盘腿坐着一人。

    那人穿了墨青色的长袍,袖口处镶了绣金丝线云纹,乌亮的长发被束在一顶镶玉的小巧银冠之中。

    他双目紧阖,似在闭目养神,面孔棱角分明,肤色略深,唇角宛如夜空之中的上弦月,弯起一点清浅的弧度。

    她忽然感到了某种奇异的感觉,既熟悉又陌生。

    “你是?”

    他扬起唇来,将那一点上扬的弧度,渐渐加深。

    然后,缓缓地张开了双目,细长而含情的眼眸,深邃的眼底充满了平静的神色。

    “钟沁儿,我说过我会回来找你的。”

    钟沁儿低低地啊了一声,眸光闪闪,眼底已涌起了一丝的明红。

    她欣喜而激动地轻声说道:“含光?”

    剑灵含光无声地笑了,他缓缓起身,他的身材修长高大却不显粗犷,整个人散发出清朗温和的气息。

    “是我。”

    难怪他能进去结界而不被她察觉,只因他的本体长剑就在她的手边。

    钟沁儿抬手想要触摸他,但又觉得不妥,手指在即将碰到他的时候,犹豫了一下。

    含光看穿了她的情绪,但笑不语,却是将手臂伸了过来。

    钟沁儿略带紧张地用手背碰了一下,露出了一个惊喜的表情。

    “你竟然有实体了?”

    她的笑容又渐渐收敛,似带了一丝的疑惑,“重塑形体怎么会这么快?”

    距离她离开天山,不过才两个月,他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有了实体?

    含光长眉微扬,“你若知道我刚从哪里来的,就不奇怪了。”

    钟沁儿小心地问道:“你从哪里来的?”

    含光笑了,“我刚从西边一处叫无妄山的地方而来。”

    钟沁儿心头一跳,“你是借了无妄山地底的灵脉吗?”

    含光点点头,“那条灵脉自上古时期就有了,只是,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借用。我的本体与无妄山本就渊源颇深,一切可谓机缘巧合。”

    “所以,你便回来找我了?”

    含光的目光在长剑之上转了一下,“我实体仍然未到完全稳固的时候,依旧还有一半的灵体状态。而你是长剑的这一任主人,我还须得在你和长剑的身边呆上一段时间。”

    钟沁儿说不出心底是什么样的滋味,明明他才刚获自由,现在又被这些无形的枷锁又困在了自己的身边。

    含光似是看出她的想法,轻声抚慰道:“我都以虚体活在了世间上千年,再多呆一阵子,又算什么?”

    他勾了勾唇,又笑道:“还是,你嫌我有了实体,怕麻烦,不愿意我再跟着你?”

    他笑起来如沐春风,明朗的眉眼如春日阳光,说不出的舒雅惬意。

    钟沁儿也笑了,眉目舒展,“怎么会?你都跟了我这么多年了,再多呆一阵子,又算什么?”

    她将黑色斗篷递给他,两人在春光明媚的小院之中,相视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