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9页

    姜含卿听到‘不行’这两个字,心里有些来火。

    什么不行?她哪里不行了?怎么就不行了?

    “呵呵。”她冷笑一声,瞪了阎默一眼。

    阎默得罪了人还不自知,毫无所觉的继续在雷区蹦迪,“我觉得你本质上和霁娇娇是一样性格的人。”

    一样柔软,一样脆弱。

    “所以你们两个人谁都攻不起来。”

    姜含卿听得一肚子火,正要反驳,却又听见阎默说:“但是你比她更加坚强。”

    阎默很早就发现了这种坚强。

    从最初知道自己失忆时的绝望受伤,到现在,打起精神面对的勇敢坚韧。

    这是姜含卿独有的勇敢,和任何人都不一样。

    姜含卿感觉自己刚刚有些要发火的苗头,结果又被这人两三句好话给浇灭了,心里颇为不是滋味。

    “娇娇也是很坚强的人。”她忍不住替朋友说话。

    霁娇娇甚至比自己更加坚强,更加能忍。

    若是这样一个人被逼入绝境,一旦下定决心放手,那就势必比任何人都要洒脱自如。

    姜含卿只希望霁家不要做那个逼她入绝境的人。

    因为完全失望后的霁娇娇,只会比他们更加心狠。

    //

    姜含卿回到家时最先听到一声猫叫。

    她惊喜的看了阎默一眼,对方立即得意的昂首挺胸,就差在脸上写满‘快夸我’这三个字了。

    姜含卿顺着声音找到一个精致的猫窝,她惊讶道:“你什么时候买的窝?”

    速度这么快的吗?她前脚才说想带回家养,结果阎默后脚就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连猫窝都买回来了?

    姜含卿毫不吝啬的竖起大拇指,“真不愧是阎氏集团的总裁。”这办事效率也太高了吧!

    她一只手给喵喵顺毛,看见小猫舒服的就差在原地打滚,不由得笑出声,“喵喵也太可爱了吧....”

    比它的某位阎姓主人要可爱多了 。

    阎默见姜含卿喜欢,心里也跟着一块高兴。

    她本以为小猫进门之后,对方对自己的态度一定会更加温柔一些,但她万万没有想到,姜含卿自打回家后,一门心思就全扑在小猫身上,哪还有半点眼神分给自己?

    阎默立即警觉的看向那只通体雪白的小猫,心里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或许,带这只猫回来,并不是一个正确的决定。

    现在姜含卿一门心思都在逗猫上,甚至都不理自己了,这可不是她原本的目的。

    但是她原本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阎默不由得在心里问自己。

    她本人并不是毛绒控,对这些可爱的毛毛生物也着实无感,只有姜含卿才会喜欢这种粘人的生物。

    原本自己竟然会买猫这种事已经足够阎默惊讶了,她还可以找借口说是以前的自己为了讨姜含卿的欢心才会这么做。

    那么现在呢?

    明明已经忘了她不是吗?

    已经失忆后的自己,现在又是在做什么呢?

    阎默不愿意承认,自己其实就是想讨姜含卿欢心,就是想让她多笑一笑,就是不想让她再露出那边在医院时那样悲伤的表情。

    难道她.....

    真的喜欢上姜含卿了吗?

    阎默下意识的摇了摇头,被正巧转过头的姜含卿看到。

    “你一个人在那摇头晃脑干啥呢?”奇奇怪怪的。

    她招呼她进来,“别在门口傻站着,赶紧进来啊,屋里进风。”

    阎默这才反应过来,走进家门。

    她见对方还蹲在那里玩猫,把自己晾在一边,不由得阴阳怪气道:“就那么喜欢那只猫?”

    猫难道比她好看吗?啊?

    实在是因为阎默的语气太酸,姜含卿耳朵动了动,终于从地上站起来,一脸戏谑的看着阎默。

    “阎总,你知道你现在这个样子像什么吗?”

    阎默气鼓鼓的坐到沙发上,没好气道:“像什么?”

    姜含卿走过去,想要上手捏她的腮帮子,“像柠檬。”

    “柠檬是什么鬼.....”这家伙是在变相说她‘酸’吗?

    笑话,她堂堂阎氏集团总裁会酸一只猫?

    眼看姜含卿的手就要碰到自己的脸,阎默嫌弃的躲开她的手,“你别摸我一脸猫毛.....”

    “洗完手再摸。”

    阎默自己都没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直到看见姜含卿一脸含笑的盯着她看。

    她一瞬间耳尖通红,无不心虚的补充道:“我....我的意思是说.....”

    “就算洗完手,也不能摸。”

    姜含卿盯着阎默看了一会,然后,还真的放过了这个难得可以调|戏对方的机会。

    她无不夸张的做出一副惋惜的姿态,叹了口气道:“既然不能摸,那就算了。”仿佛真有多失望一样。

    她继续溜到一边玩猫,在偷偷暗中观察阎默的表情。

    果不其然,某位阎大总裁一副想开口又不好意思说话的表情成功取悦到了对方。

    姜含卿觉得逗阎默比逗猫有意思多了。

    “你不去做饭吗?”她暗示对方。

    阎默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

    这是要指使她干活的意思?

    被压榨的阎总心中颇有怨言,“中午饭就是我做的,怎么晚饭还是我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