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29

    的石碑上,将白色的花瓣铺满了坟墓。

    母亲,最喜欢梨花了。

    林悠悠做完这些,转过头猛然看见林泽正立在身后看她。

    “父……父亲。”她小心翼翼地出声,带着明显的生涩和疏远。

    十二年的分别,淡化了太多东西。

    林泽的目光落在地上遗落的几瓣梨花上,神色晦涩:“如此飘逸的木系术法,你是如何学会的?”

    林悠悠咬着唇垂下头。这个时候,不能说谎。

    “魔尊……教的。”

    第 21 章

    听到“魔尊”二字,林泽面上本就淡薄的温情瞬间消散了:“你老实交代,你跟封无炎到底什么关系?”

    “魔尊他……”林悠悠缩了缩脖子,往后退了小步,这是一个畏惧的姿态,可以让人觉得她接下来的话都是恐惧中下意识地回话,“他说他喜欢我……”

    对于这个问题,林悠悠早想好了应对的答案。她只要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到封无炎身上就好。毕竟她不过是个刚刚筑基的小可怜,谁会怀疑她能拿捏高高在上的魔尊?

    只是话到一半,她却不想再说了。魔尊其实对她极好,甚至好过这个,她称之为父亲的男人。

    好在她也不需要再说什么了。林良快步走进房间,身后还跟了几个人:“父亲,姨娘听说小悠儿找到了,立刻赶过来了!”

    林悠悠用带着畏惧的目光小心翼翼地抬头,只见一个身着道服的女子越过林良走向前来。她先看向林泽:“姐夫,我听说姐姐的女儿终于找到了,立刻赶了过来。”

    林泽冷着脸,并没有应她。

    她似乎对此习以为常,转而看向林悠悠,亲昵地走向她,拉过她的手柔声说话:“小悠儿,我是你秦玉姨娘呀,你还记得我吗?”

    秦玉姨娘,林悠悠是有些印象的。她是母亲的庶妹。记忆中她特别喜欢到幻剑门来,看父亲的目光总是过分的殷勤。

    “姨娘。”林悠悠抬起头,轻唤了声。

    只是她刚刚抬头,跟着秦玉进来的红衣女子立刻尖叫出声:“师父!她、她是魔界的人!就是她想抢我的火灵珠,她是魔尊封无炎的女人!我和师兄无意撞见她和封无炎幽会,差点因此丧命!”

    秦玉听到这话,立刻放开了林悠悠的手。

    而林泽的脸已经黑了下来:“小玉,你带灵儿随我到刑戒堂。”

    “小悠儿,”他冷着脸看林悠悠,“你也跟上。”

    “是。”林悠悠福身应了声是。在林泽和秦玉转身的瞬间,借着行礼的动作压了压自己的手腕,输入一股灵力将手腕上的天水链隐藏起来。

    这种时候,若是被他们发现她身上有封无炎的东西,就更加难以取得他们的信任了。

    前面的林泽似乎感应到了灵力的波动,疑惑地转过头来。

    只见跟在他身后的林悠悠绞着手,一脸的紧张无措。

    她在害怕吧。林泽收回了目光。毕竟自从相认以来,他这个父亲甚至连一个好脸色都没有给过她。

    他也觉得孩子无辜可怜,可他心中却总有股怨气挥之不去。当年妻子逝世,虽是因为伤重,但也跟弄丟了林悠悠,自责过甚脱不了干系。他甚至自私地想过,若是当时他们找到了林悠悠的尸骨,说不定妻子念着要为孩子复仇,反而撑着一口气熬过来了。

    可是过去不能重来,他的妻子已死。若是他的女儿还因此跟封无炎纠缠不清,对他而言无异奇耻大辱!

    一众人神色凝重地往刑戒堂走,唯有林良一头雾水。

    他悄悄走到林悠悠身旁,低声问她:“小悠儿,发生了什么?”

    林悠悠抬起一双带着轻泪和恐惧的眼睛看他,又慢慢地将头埋了下去。

    不需言语,林良便知她受了委屈。他几步上前,想拦下父亲:“父亲,到底出了什么事?为什么要把小悠儿带到刑戒堂?她好不容易才回家,她做错什么了吗?”

    林泽冷冷地扫了他一眼。

    林泽是个人人称羡的好夫君,却也是个极其严厉的父亲。林良看他脸色不好,也不敢再大声说话,只是满心忧虑地跟进了刑戒堂。

    “跪下。”林泽立在堂上,声色俱厉地对林悠悠低喝了声。

    林悠悠依言跪下。

    “回答我刚才的问题。”

    林悠悠掩下眼眸:“我只是个小侍女。”

    “林师伯,她说谎!”苏灵儿自与封无炎狭路相逢后,回去连做了好几天的噩梦,对封无炎和林悠悠恨得咬牙切齿,“我和师兄都看见了,她和封无炎极其亲密,分明关系匪浅!”

    “我没抢她的火灵珠。”林悠悠抬首看向林泽,“也没有伤他们分毫。”

    林泽知道林悠悠没有说谎。苏灵儿和乔临安这两个小辈的修为他是知道的,若是真与封无炎因为火灵珠发生争执,根本不可能活着回来。唯一的可能,是林悠悠在其中调停,救下了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