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现代篇1【无关原剧,H】

    现代背景的文或段子,主角名字换成用苏珏和夏姈,表示转世。

    ——————————————————————

    黑色的密林里,嫣红的小花苞露出一条细缝,露珠若隐若现。苏珏俯身低头,含住了花苞,伸舌撬开闭合的花唇,舌头溜入软滑柔嫩之处。

    “呜……阿珏……呜……”夏姈忍不住嘤咛出声,软软地唤着苏珏。

    苏珏自顾自埋首她的腿间,吸吮舔弄,搅得娇穴花露连连。

    “阿珏……”情不自禁的,夏姈的双腿夹住了他的脑袋,手胡乱地抚着他的头发,又本能地挺腰想让他吃得更深。

    花露顺着苏珏的嘴角流下,湿了床单一圈。

    苏珏的唇舌却忽然越舔越上,直直停在了夏姈胸前。

    一手撑起,一手伸到旁边书桌上的水杯,苏珏喝了一口水,把水杯放下。

    “喜欢吗?”他眼里盛满了揉碎的星光,不是混沌的情欲。

    “喜欢。”夏姈的双手环住他的头,甜甜地答道。

    “是喜欢被舔呢,还是喜欢被我舔呢?”苏珏一边问,一边啄着她的下巴,唇角,侧脸到耳畔,把耳珠卷到嘴里吸咬。

    两个问题看似一样,但前者则意味着无特定关系,即使是这种时候,夏姈也不忘思考,真是个很为难的问题。

    “嗯……你……怎么总爱偷袭人。”陡然一下,夏姈娇声道,眼神似嗔还媚。

    苏珏下身那阳物竟趁她思考时,顶开了花唇,冲进了她的甬道。

    “你太紧张的话,不好进去嘛。”

    苏珏猛地一个翻身变成女上男下,吓得夏姈叫了一声,那坏东西入得更深了。

    还不待夏姈嗔怪,苏珏就封住了她的嘴,上下两张小嘴同时被身下人“欺负”着,偏偏她还配合得很。

    一番并不长久的亲吻后,苏珏的手指摩挲着夏姈的脸,“我的夏姈……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是认真的吗?”夏姈红着一张小脸,弱弱地问他。

    “嗯。”苏珏从嗓中发出了一个音,眉目温柔如水。

    夏姈把头靠在他的胸膛上,轻轻道:“身体的本能当然会喜欢被舔弄,可作为夏姈的意志,这世上,只有苏珏能让她快乐。”

    “你这丫头……”苏珏亲了亲她的头发,“多动一动啊。”

    夏姈撅了一下嘴,“才不要,很累的。”

    话是这么说,但夏姈还是动了动腰。

    苏珏忍不住弯了嘴角,无奈地笑道:“小坏蛋,一点也不疼人。”

    夏姈可委屈了,“我怎么不疼你了,不想和你玩了。”说着,赌气般竟是要抽身。

    “怎么生气了,我说笑呢。”苏珏连忙抱住她,双腿紧紧缠住她,“不气好不好……卿卿……”

    那幽幽又可怜巴巴的语气,夏姈听得都快免疫了,但事实上,只是自以为会免疫,她对他总是没办法,一如他对她。

    看自家媳妇儿不说话了,苏珏亲着她的眉眼,说着好话,不知怎么就惹她不开心了,不敢亲嘴。

    “你老是把我当瓷娃娃。”夏姈语气不满,说完一口啃咬住他胸膛的肉,末了泛起怜惜之情,又吻了吻自己咬过的地方。

    忽然间又是一阵旋转,夏姈还不明所以着,苏珏的唇就欺了上去,这次却是浓烈又狂热,把夏姈吮得快换不了气才罢休。

    “我的好阿姈,我对你,总有些‘懦弱’……你也知道,我更注重精神和物质,理想和意义,因为对别的东西更执着更渴望,所以可能比常人对生理欲望,要迟钝吧,你随便亲亲抱抱我,我都很开心了。”苏珏看着她,神情温柔专注,说话轻言细语的,就像面对一只可能随时会飞走的蝴蝶,“不过我听你的话,只要你说喜欢我怎样,我就怎样。”

    如果没有夏姈的肯定,苏珏不会轻举妄动。

    无论是为他还是为自己,夏姈其实都希望他在性事上可以稍微热烈一点,不用总那么温柔,但又羞于启齿。现在觉得,在这么深爱自己的人面前,那些因为礼教,因为忽略,因为压抑等等而束缚的生理天性,可以释放出来了。他都包容接纳自己,为什么自己不接纳自己。何况他们是夫妻,是相爱相守的人,是自己在这世上做出的最自我的选择。

    夏姈的目光移向床顶,害羞得不敢看苏珏,吐出的声音跟蚊子似的,“我……我要你……重一些入我。”

    花穴里的阳物却忽然退了出来,带出晶亮的蜜汁,苏珏不觉失意,只觉得万分愉悦,“那你自己掰住你的腿,好不好?”

    没了阳物的充斥,一时间竟有几分空虚。

    夏姈乖乖把双腿拢向胸前,双手掰开双腿,把湿嫩嫩的小花穴露给他。

    苏珏不由弯了嘴角,跪坐在她身前,挺腰送入自己的阳物,阳物再入花穴让夏姈闷哼出声,下意识缩紧了花穴。

    “阿姈,放轻松。”苏珏俯身含住她的唇,双手护住她的头,下身开始抽动。

    要克服天性很难,但要释放天性就太容易了,夏姈很快就觉得果然她想得太简单。往常苏珏让那东西乖得很,在她穴里总是温柔的,轻缓的,从未有过突然的横冲直撞,今天就好似猛兽出笼,狂肆冲撞周围一切。

    当苏珏的唇游移到夏姈的颈间,才让她呼了口气,可很快又止不住地发出娇吟,“嗯……阿珏……啊……阿珏……”

    阳具深深浅浅地抽插,深的时候直顶花心,浅的时候又只入了半截磨蹭,每次出去都仿佛把吸附的嫩肉也给带出。

    夏姈的手慢慢脱开自己的腿,双腿情不自禁勾住了苏珏的腰,手便换成环抱苏珏的头。

    “阿姈真好看……”夏姈脸上粉霞片片,本来白皙的肤色也因为情欲泛红,尤其是胸前两颗樱果,早就又硬又红,他轻轻含住一颗舔吻。

    “嗯……阿珏……另一边……”夏姈喜欢极了他的亲吻,手都有点忍不住按着他的头。

    苏珏自然不会顾此失彼,把左边的小樱果舔得亮晶晶后,便去照顾右边的,又是吸又是轻咬的。刺激得夏姈把他夹更紧了些,每次顶进去,都紧紧吮住他,好似不让他出去。

    “阿姈真好……”苏珏忘情地呢喃,转而再去亲吻她的脸。

    “呜……那里……撞那里……”夏姈已经临近高潮边缘,双腿紧勾着苏珏的腰,脚趾蜷缩起来,交合之处不断流下一汪汪的水。

    苏珏加快了速度,卧室里满是“啪啪”的肉体击打声,以及两人此起彼伏的呻吟声。

    龟头撞到一处媚肉,夏姈娇吟的音调一变,苏珏感觉到他们都快到了,“阿姈,我们一起。”

    忙把夏姈捞起来,让她坐在自己胯上,而她这么一坐,阳物刚好狠狠一顶花心,身下的淫水便又慢慢流出,两人都到了巅峰。

    静静地依偎着,苏珏的脸颊抵着夏姈的太阳穴,双手轻轻搂着她,微阖双眼,心满意足。

    “阿珏……那个……可以出去了。”夏姈觉得小腹有点涨,下身又湿湿的,很不舒服。

    “小坏蛋,软了就不要了。”苏珏睁眼,啄了啄她的鬓角,这才退了出去。

    夏姈知道他开玩笑,也故意跟他玩笑道:“是啊,我最会卸磨杀驴了。”

    “我看你像头小倔驴。”苏珏轻笑,捏了捏她的鼻子。

    “讨厌。”夏姈笑嗔他。

    “来,让我再抱会儿。”苏珏移了下位子,因为拔出,坐的地方湿了一大块。

    夏姈反而向后退去,双手环胸,故意歪头道:“不要。”

    苏珏无奈,上前,“那你想怎么样呢?”

    “嗯……还想要你……”夏姈的目光依旧羞涩,音色软软糯糯。

    苏珏对夏姈一点抵抗力都没有,捧住她的脸,又舔又亲的,还用鼻子去蹭她的鼻子。

    “我的小坏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