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5页

    我不当衰神那些年 作者:大贰
    第5页
    王清河刚才是什么意思?让他在民宿做兼职?母亲信上写了什么他也没看过,难道就是为了给他找个兼职?和他学校也隔得太远了点吧?
    “王姐?”
    王清河皱了皱眉,柳明明听到前排传来一声笑,好像是焦安国发出来的。
    “以后你在民宿做兼职,帮你秦哥打扫卫生,叫我老板,王姐多俗气。”
    “好的王姐。”柳明明真的是太紧张了,手心里全是汗,没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
    王清河恨铁不成钢的看了他一眼,心说她当年怎么也没想到,会召来这么个拖油瓶?
    “这段时间我要忙个事,可能经常要往你们学校跑,到时候我找你,你得随时在,还有你的事,我后面找机会和你详说,估计你妈什么都没告诉你。”
    王清河说完,又低头研究手里的资料。
    柳明明其实对自己的身体有些了解,很小的时候,他能看见别人看不见的东西,也能听到别人听不到的声音。
    随着年纪越来越大,柳明明觉得自己的身体还在发生其他变化。
    因为从小和别人不一样,柳明明性格孤僻又怯懦,一直以来也没几个朋友。
    这个王清河好像对他很了解似的,他很想问,但王清河摆明了现在不会说。他要是再追问,就显得不懂事了。
    王清河资料看得很快,她没在说话,靠着座椅闭目养神。
    大概半个小时后,他们到了一条不起眼的老落花街。这里是老城区,建筑都很老旧,整个街面显得灰扑扑的。
    街上没几个人,焦安国把车停了,领着几人拐进一条巷道。
    巷道里面居然立着一座蛮洋气的小楼,贴着白色瓷砖,楼外养着各种绿植。
    小楼左侧挂着个不明显的牌,上面写着民俗事物研究部门,底下印的居然还是公安的标。
    走进里面,各种各样的人来来往往,看见他们都打招呼,说一声焦副好。
    看来这人职位还不低,柳明明偷偷瞥了他一眼,发现焦安国看着也不老,正在把一块长方形的徽章别在衣襟上。
    察觉他的目光,焦安国冲他笑了笑。
    社恐柳明明心里立即砰砰跳,脸上立即就僵硬了,还差点把自己绊倒。
    好在王清河扶了他一把,她似乎有些嫌弃,但还是压低声音说。
    “这里是长城,国家钦定的民俗事物研究部门,说白了,就是研究那些神神鬼鬼,无法用科学解释的东西,”说到这里,王清河看了他一眼,眼中颇有深意:“你应该见得不少。”
    “你怎么知道——”
    你怎么知道我能看见鬼还没说完,王清河往他肩膀上拍了一把。
    “背挺直,好好走路。”
    因为性格原因,柳明明一直习惯低着头走路,长此以往,颈椎弯曲,含胸驼背无法避免,整个人都显得没有气质。
    自从母亲走后,再也没有人这样对柳明明说过话。他这人前半辈子过得太苦,以至于别人对他一点点甜头,他就能立马感动。
    “老板——”
    “别给我丢人。”
    柳明明:“……”
    “待会儿看完案情分析,咱们就去x大。”焦安国侧过身对他们说完,打开门,让他们先进去。
    王清河直接走了进去,好像天经地义似的,倒是柳明明,不断的弯腰说谢谢。
    进去摆着几张桌子,已经坐了些人,前面挂着张幕布,上面投映的照片是个溺死的女生。
    她浑身发肿,手指变得又圆又粗,皮肤被撑得有点透明,有的地方则是是暗青色的,一看就知道和电视剧演的不一样。
    这是真正的死人,从她身上看不到半点生气。
    这是柳明明首次看见没经处理的照片,他胆小,恐怖小说都不敢看,眼下突然看见了真正的死人,头皮一阵阵发麻。
    柳明明很想吐,但他强力忍下去了,为了转移注意力,他凑到已经坐下的王清河身边,说:“老板,我发现他们都带着一样的徽章。”
    焦安国径直走到了前面,正在和放ppt的同事交谈。
    王清河扫了一眼,说:“长城和普通的公安机构不同,他们不能让外人知道,所以一切和警察相关的都免了,那个徽章,你就当做是他们的制服。”
    到了上班时间佩戴徽章,这是长城的规章制度。
    这徽章王清河也有,连续协助长城完成几次任务后,焦安国给她的。
    焦安国有心让王清河进长城,为国家效力。
    但王清河这人随性,有单子就接,没单子就闲,不喜欢他们这上班打卡的制度。
    所以徽章王清河一般都没佩戴,她顶多算是个特助。
    第3章 招魂
    “哦。”柳明明似乎恍若大悟,声音却嗡嗡的,好像蒙着一层布说话。
    王清河侧头去看,柳明明脸色惨白,拼命捂着嘴巴,不大的单眼皮眼睛睁得圆鼓鼓的,十分痛苦的样子。
    此时焦安国正在叙述死者的死因,上面放着她死时的照片,看着是有些渗人,但也比那些脑浆横流的好太多了。
    王清河越来越想不通,当时分明可以自己走,为什么非要上他妈的车。
    “厕所出门右转。”
    柳明明已经等不及了,撒蹄就跑。
    案情分析很快就结束了,王清河果不其然的打起了瞌睡,什么都没听见。在车上,焦安国又和她详细的说了一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