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9页

    我不当衰神那些年 作者:大贰
    第9页
    王清河缓慢上前,地上难免有枯枝落叶,踩上去会发出声音。虽然很小,在寂静的林子里会被无限放大。
    女人的动作停了,王清河也停住了脚步。她把手伸进衣服口袋,抽出了一张黄色的符纸。
    咻——一声,女人飞射而出,仅靠两只腿在林间爬行,走的时候还不忘咬着那只包袱。包袱对她来说显然是太重了,整个身体几乎贴在地面,两只脚弯反向曲着,像是某种爬行动物,头发随着风四处飘扬,根根直立,眨眼就不见了。
    柳明明目睹全程,几乎要晕厥。他以为王清河没抓着人就会回来,谁知道她也跟着跑了过去。
    今晚的风格外大,柳明明感觉有无数双眼睛盯着自己,身上起了一层毛毛汗。
    “不怕,不怕。”
    大福迟钝而又缓慢的声音响起,让柳明明安心不少。他充分发挥怂人属性,紧紧抱着大福的胳膊,恨不得把整个人都挂在他身上。
    他现在说不了话,就一直扯大福衣袖,示意他赶快去湖边,至少那里人多。
    大福却纹丝不动,紧紧盯着一个方向。
    柳明明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浑身的汗毛瞬间立了起来,四肢先是冰冷,继而狂抖。
    第5章 招魂
    柳明明几乎快哭了,嘴里却发不出任何声音。他紧紧拉着大福的衣袖,想让他别过去。
    因为他看见草丛里蹲着个孩子,扎着两只小髻,穿着件半旧不新的对襟盘扣袄子,背上插着把比他人还长的大刀,将袄子上的绣花一分为二,刀仿佛是刚插的,还在啪嗒啪嗒往下滴血。
    柳明明甚至觉得,那血还是烫的。
    大福察觉到柳明明的情绪,又不知道该怎么做。他在原地愣了半响,从包里抓出个东西,塞到柳明明手里。
    低头一看,是张黄橙橙的符纸,画着乱七八糟的红字,被折成三角形的样子。
    柳明明就算再傻,也知道这个是平安符,他家里一堆,都是母亲给他求的,不过没什么用。
    现在有总比没有好,柳明明把平安符紧紧攥在手心,发现大福已经往前走去。他脚步很慢,看起来其实和正常人没有什么两样。
    柳明明怕那个小孩,可背后的凉意有增无减,他不敢回头看,只能追上大福。
    大福却顿住脚步,转身推了柳明明几把,嘴里嘟囔道:“去,去,”
    反反复复只有这两个字。
    大福力气大,柳明明被推着倒退了好几步,眼泪都快急出来了。
    这月黑风高的,有一个人往他脖子吹气,而且大福好像完全看不见,他是真的怕。
    “……”
    柳明明嘴巴张得很大,但发不出任何声音,两只手到处乱扬。大概是他的样子太可怜,也有可能是怕他太闹了打草惊蛇,大福没在阻止。
    他走上前几步,柳明明就跟几步。
    大福好像一瞬间变得灵敏了,他伸手一抓,动作快得柳明明几乎看不清。
    很快,那个孩子就被他提住了后颈。
    接下来的一幕,才真的让柳明明遍体生寒,恨不得刚才跟着王清河走了。
    大福抓着小孩的后襟,用另只手把他两只腿蜷起来,又把到处乱舞的两只手臂折过去。
    小孩的哭喊声很大,大福却好像恍若未闻,他把小孩用一种极其刁钻的方式揉成一个球形,然后张嘴把那个球吃了!
    大福把那个小孩吃了!?
    柳明明两眼一翻,直接倒了下去。
    听到后面的声响,大福迟钝的转过身,看着地上的柳明明,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这时,兜里的手机响了,不知道是多少年前的诺基亚。按下接听键,王清河的声音传了过来。
    “人跟丢了,我现在在湖边,大福,你们怎么还没过来啊?”
    “晕,晕……”
    手机的另一端,王清河沉默片刻后,好像骂了句脏话,顷刻又恢复正常的语气:“把那小子背过来。”
    湖边的路灯都开了,被茂盛的树叶挡住,光线细细碎碎,投映在地面,看不太真切。
    金隶立在围栏边,整个人隐没在黑暗里,依稀能看出挺拔的身影,以及那若隐若现的优越五官。
    王清河收起手机,看了金隶一眼,拿出刚才没扔出去的符纸开始折三角。
    两个人隔得很近,但是都没说话,只有隐隐约约的人声传过来,那是焦安国站在远处打电话,他身边有个红点,大概是在抽烟。
    刚才的地方距离湖边不算远,大福很快就找来了,身上还背着昏迷的柳明明。
    王清河让大福把柳明明放在长椅上,准备招魂。
    大福把黄色的绸布铺在石头上,从包里拿出要用的东西,一根招魂幡,一只通体漆黑的引魂铃,一把纸钱,一只朱砂笔。
    焦安国结束了汇报,走过来把女生的生辰八字递给大福。
    大福接过来,用朱砂笔把信息对照着写在符纸上。他虽然看起来木讷,却写得一手漂亮的毛笔字,横勾竖捺各有韵味。
    符纸对折成方块,放在火上焚烧,大福按动手诀,念着繁复的咒语。
    平时的迟钝此刻完全消失,繁复的仪式做起来浑然天成,甚至还有些老练。
    接着,竖起招魂幡,摇动引魂铃。
    磬然铃声响起,铃上缠着的无数魂线随之解开,像有生命似的四处涌动,有的翻过教学楼顶,有的则在湖面盘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