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1页

    我不当衰神那些年 作者:大贰
    第11页
    “所以你大福哥和你一样,是人,你在这里陪着他,我们待会儿就回来。”
    “好,老板,我一定寸步不离开大福哥。”误会了大福,柳明明觉得很惭愧,他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下来,压根儿没考虑到自己会害怕。
    “嗯,辛苦你了。”对这个兼职,王清河好歹是有一点儿舒心的了。
    “我再问最后一个问题。”
    “你说。”
    “有没有白符?白符是干什么的?”柳明明眼睛虽然小,但是很有神,王清河总觉得他的眼睛较之白天变了一些,但又说不上是哪里。
    她没有回答柳明明的问题,只留下了一个莫测的表情。
    “你不会想知道的。”
    另一边,焦安国该通知的人都通知到位了。
    长城的后门驶出四辆黑色的车。其中两辆开往河滨路,那里灯光璀璨,游人熙攘。没人注意到,路灯照不到的角落里,一群人背着大包从车上下来,消失在黑暗里。
    另外两辆直接开来了x大。
    各学院辅导员也在通知学生们,半个小时内回到宿舍,然后开始拍照点名。
    很快,喧闹的学校变得静谧无声,长城的同事们也都赶来了,他们大多穿着黑衣,胸口上别着一枚方形的红色徽章。
    大家分头去找,湖边很快就只剩下柳明明和大福。
    柳明明自责极了,一个劲儿的给大福道歉,大福只是笑。道完歉后,两人就在湖边坐着,大福不说话,柳明明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周围很静,只有不知名的虫在草丛里疯狂叫嚣,仿佛要占领这片地方。
    柳明明后颈子又开始凉起来,他挨着大福坐在石头上,腿微微发抖。
    大福奇怪的看着他,柳明明按住不听话的双腿,露出个尴尬的笑容:“大福哥,我冷。”
    大福把外套脱下来,送给柳明明,他里面穿的是短袖。
    “不要不要,大福哥你自己穿。”晚上还是挺冷的,柳明明也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大福实诚,直接把自己的衣服给了他。
    柳明明执意不要,大福也不坚持,闷声闷气的把外套又穿上了。
    周围又静下来,柳明明实在受不了了,从衣兜里拿出手机:“大福哥,我们来看相声吧。”
    打开视频播放器,把声音调到最大,他最喜欢的相声演员的熟悉又稍微带着点贱的声音传来,柳明明觉得好多了。
    -
    教室里,王清河蹲在其中一排座位中间,静静等待着缚灵到来。
    刚才她看见一个男人,虽然衣襟破烂,依稀能看出是华贵的料子,他以前可能是个富人,如今正一瘸一拐的,每间教室的寻找东西。
    至于是什么东西,王清河不清楚,她提前躲进了男人要来的教室,准备来个偷袭。
    不知过了多久,王清河脚都蹲麻了,终于听到了轻重不一的脚步声,同时,伴着一股浓烈的血腥气。
    王清河暗中抽出一张黄色符纸,绕在中指上。
    男人的行动很缓慢,可能有腿疾,他在前面晃了很久,才走到教室的后面来。
    血腥气越来越浓,透过桌椅间的缝隙,王清河看见了那个男人的下半身。
    他的右脚掌不知道被谁砍掉了,露出了一圈骨茬,他似乎不知道痛,走路就直接用那圈骨茬抵着地面。
    此时他距离王清河只有两排桌椅,王清河放缓了呼吸,符纸在指尖微微颤动。
    突然,周围陷入一片漆黑,缚灵把灯关了。
    他已经拥有了无意识的鬼神之力,看来距离苏醒也不远了。
    黑暗中,燃烧的符纸犹如一只带着火焰的飞镖,准确无误的命中缚灵的背心。
    一股灼烧的嗤拉声响起,伴随着尖啸的哭嚎声,缚灵在那瞬间冒出滚滚黑气,眨眼间又消失不见。
    他慌忙扑灭背上燃烧的火焰,踉跄着跑开。
    王清河站起身,正要去追,但腿麻得不得了,在原地缓了一会儿才追出去。
    整座楼的灯都被关了,借着外面路灯的光,依稀能看清长廊上的情况。每间教室的门都开着,里面是更浓稠的黑,像是无数张深渊巨口,等待人迷路者走进去。
    王清河又抽出张符纸,漫不经心的绕在中指上。
    此时缚灵正躲在其中一间教室的桌子下,刚才那火是鬼魂灵体最害怕的业火,背上发出阵阵痛意,他咬着自己的手背,迫使自己不发出声音。
    长廊上,响起了轻而缓的脚步声。
    缚灵身体微微颤抖,仿佛那是催命之音。
    脚步声近了,好像就在这间教室外面,让缚灵绝望的是,脚步声停了。
    “嗡嗡嗡——”一阵奇怪的声音响起,仿佛就在缚灵耳边,他能根据这个声音判断,追他的人就站在门口。
    “挖出来了?一家子……数目对不上啊?那些脚印不可能是他一家子走出来的吧……好罢好罢,我联系他。”
    那个人的声音很轻缓,好像在和谁聊天,但他又没有听到另外一个人的声音。
    又过了一会儿,那个人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金先生,你那边情况怎么样?……我没事,人找到了,是一家子,你找到三个?那加上我这个就全了……行,湖边见。”
    轻而缓的脚步声又响起来,慢慢小下去,应该是走远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