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2页

    我不当衰神那些年 作者:大贰
    第12页
    缚灵无声的松了一口气,正要从桌子底下钻出去,就看见一个女人坐在桌子上,修长的双腿懒散的垂着,纤细手指上绕着张黄符,姣好的脸上带着笑意。
    “你难道闻不到么?这么大一股儿焦味?”
    这么一说,缚灵才猛地惊醒,他的衣服和肉都被烧焦了,发出了一股近乎刺鼻的焦味。
    缚灵已无处可逃,跪在地上,接连不断的磕头:“求你绕我一命,金银细软都在马车里,你们随便拿去,只要绕我和家人的性命,如若不够,我家住在……住在……”他似乎想不起来了,就下意识跳过这一段:“家中父母知道了,一定会拿重金来赎。”
    王清河从桌子上跳下来,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个男人,问道:“你姓甚名谁,家住何方,从哪里来,又要到哪里去?”
    男人直起身,似乎在努力思考,王清河这才看见他胸口上有个血窟窿,应该是被一剑穿心而死。
    “我姓吕名成业,六月携妻子儿女以及兄长一家去庐州登山游历,转眼就是八月,十五乃是家中老父生辰,我们一行回家为父庆生,只是,只是,忘记家在何处了,英雄,细软金银你们全拿去,只要饶我们性命。”男人说着,又磕起了头。
    他无意识的隐去了自己是怎么死的,记忆停留了临死之前。
    王清河绕到他背后,发现他背上有一个大坑,整个脊椎都凹陷下去了,几片肋骨拱破皮肤翘出来。
    “我可以不杀你,但你得告诉我,为什么要杀那三个女生?”
    吕成业急忙摆手摇头,目露惊恐:“我没有杀人,我自小读书,虽未考取功名,但也是谨守律法之人。我在家中,连鸡鱼都不敢杀,更何况人?”
    王清河看他那副文文弱弱的样子也不是会杀人的人,于是掏出黑符,把他暂时羁押在里面,回到湖边,长城的成员和金隶都已经回来了,王清河是最后到的。
    她把黑符交给焦副,把自己推测的大致情况说了说。
    “刚才我也问了,大致情况和你说得相差无几,他们身上除了刀剑伤,还有被重物敲击的痕迹,几乎每个人都有严重的骨折。我猜他们是回家途中遇到了山匪,结果又正巧遇到了山崩,山崩把他们掩埋在了地下,他们的身体和灵体都陷入了沉睡。”焦安国总结道。
    “秋山别墅的古墓正好压在他们的尸体上,所以,古墓被挖出来了,他们也就重见天日了?”柳明明脑袋终于好使了一回。
    “没错。”
    柳明明的说法被认可,他原本有些高兴,但又想到地上那些脚印,密密麻麻的,全是他们这几个人走出来的,不知道在这里徘徊了多少遍。
    “那他们,是不是不记得回家的路了?”
    “忘了,连带着自己被杀的经历,一起忘了。”王清河似乎没什么感觉,脸上神情如初。
    柳明明伤情了一会儿,突然又松了口气:“好险,是他们变成了缚灵,要是当年那些山贼也变成了缚灵,那他们的执念,不得是杀人啊?”
    说完之后,原本还在小声讨论的长城成员们,还有王清河金隶,都把目光看向他。
    周围安静得针落可闻,这么多道目光汇集到自己身上,像是带着电流的激光,灼得柳明明浑身不舒坦,说话又开始吞吞吐吐起来。
    “怎……怎么了?我说错了吗?”
    第7章 缚灵
    “嗡——嗡——”
    焦安国的手机发出焦躁不安的震动,仿佛被人捉住的蛾子,不断颤抖。
    所有人的目光又汇聚到焦安国身上,他不是柳明明,神色如常的打开手机,不过听完电话后,脸色严肃起来。
    “是秋山古墓的同事打来的,他们又挖到了一批尸骨,应该就是山贼的,有二十几具。”
    柳明明一语成谶,此刻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默默低下了头。
    “嗡——嗡——”
    焦安国的手机又响了,是校长助理打的。划开,接通,他脸色越来越差。
    “有几个学生被困在剧院了,当年那群山贼也变成了缚灵。小林,通知催眠师过来,其余的人跟我去救人。”
    他把手机放进裤兜里,从腰带上拿出一根巴掌长的黑色铁棍,甩开,变成了一米来长。
    有点儿像警棍,不过材质看上去更古朴,上面刻着些红色的篆文,专门用来对付鬼怪,叫做荡邪。
    催眠师是长城特设的职位,如果在办案途中,被普通民众看到了灵异事件,就会让催眠师来对他们进行催眠,给他们暗示,看到的一切只是一场梦。
    王清河和金隶当然也在其中,湖边再次只剩下柳明明和大福,两个人挨着在坐在石头上,柳明明摸出手机。
    “大福哥,咱们接着把相声看完。”
    -
    “嘭——嘭——”
    一柄镌着虎纹的锻刀,砍破了试衣间的大门,木渣裂得到处都是,没过几下,缝隙就大得足以看到外面的人了。
    他穿着古代短卦,浑身横肉,满脸络腮胡,一道疤从额头贯到嘴角,几乎要把他的脸分成两半。
    里面挂着各种演出服,角落里躲着几个瑟瑟发抖的学生。
    他们是话剧团的,本来在排演话剧,突然收到了辅导员要求所有人回寝室的信息。
    但是话剧下周一就要演出了,还有几个细节没磨好,副团长让他们在排练一个小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