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62页

    我不当衰神那些年 作者:大贰
    第162页
    两人同时上前,突然被一股力量狠狠推回来。于苍站在他们面前,他的白色西装都是污血,为了这一刻,他连隐术都舍不得用,只用手绢把脸擦干净了。
    “于苍,你干什么?”
    于苍望着那恶心的蛙母,浑身都是粘液,每经过一个地方,就在地上留下一道湿痕。他丝毫没有犹豫,也不敢犹豫,生怕王清河抢在自己面前。他豁然上前,化为一道白色影子,狠狠撞在蛙母身上,将它撞回地裂。
    “北渚,回金照山去吧,让那群神仙看看,最后救他们的,到底是谁。”
    他的声音越来越小,因为他掉下了地裂,腥风刀子似的刮着他的脸,他浑身都是腥臭的粘液,让他胃里翻江倒海。他不断下坠,落进彩色的雾里,浑身揪着疼,像是被重物碾压。但他没有喊出来,从容的抽出自己的神骨,一根两根三根……
    他把神骨织成一道巨大的网,把外泄的瘟毒收回来,他浑身都在发抖,但他咬着牙关,不让半点闷哼声露出来。原来剥离神骨是这种感觉,像是把全世界的疼痛都聚集在自己身上了,但他是哥哥啊,哥哥本来就该保护妹妹。
    “于苍!”王清河撕心裂肺的喊道,没人回应她,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张牙舞爪的毒龙被一张巨大的网收了回去,那是于苍的神骨。
    阵法大开,周遭的黑袍童子再无顾及,纷纷扑上来。金隶一手抬起,悬在梅树前的命盘就到了他手中,旋转,变小。金隶凝神,手指稍稍用力,手背上崩起好看的骨线,命盘上随之亮起千千万万条线。
    “移命抵运之人,以吾之名,速速归位。”数万条线在他手中炸开,像是热烈的火树银花,又似放大的蒲公英。那些都是被偷走的运势,将要回到它们该回到的地方去。
    待最后一根丝线抽出,咻而远去。金隶将命盘捏在指尖,手背上浮出诡异的符咒。一阵黑雾从他指尖流出,游到焦土上,卷轴似的展开。
    咯咯咯咯的声音响起,一望无际的焦土上,无数恶鬼破土而出。它们扭动着干瘦的四肢,关节发出吱嘎吱嘎的声音。很快,恶鬼们蚂蚁似的冒出来,一眼望不到边,他们密密麻麻的伏在地上,齐声道:“我等任凭大祭司差遣。”
    华阴令,可杀鬼,也可召鬼。
    微风拂来,扫在金隶一派肃杀的脸上,他将命盘捏在手中,另只手抬起,往前轻轻一划。身后的恶鬼大军,似汹涌的山洪呼啸而去。
    金隶走到王清河身边,轻轻拍着她的肩膀,温声道:“清河。”
    王清河起身,最后望了地裂一眼,于苍的神骨呈好看的莹白色。她转过头,擦掉脸上的眼泪,说:“我们走罢,去金照山。”
    果然,梅树后面,是条通往金照山的路。两人站在那里,眼前闪起一道白光,片刻,白光逝去,他们已经到了金照山门。为保险起见,两人将通道毁了。
    几块长而细的石条搭在一起,上面缀着几根绳子,绳子上挂着几只哑铃,就是金照山的山门了。往常,这里全是看守的神将,如今无一人看守,仿若无人之境,又似一座巨大的坟茔。
    百年过去,金照山还是那副模样,连绵的青色山峦,散着精巧的楼阁建筑,曾经的金照山上回响着凤凰清啼,抬头望去,总能看见翱翔的仙鸟,穿着鲜丽的衣裙,拖着长长的尾巴,如今都不在了。
    王清河和金隶并肩走去,两侧散着飞厥楼阁,没有打斗痕迹,亦没飞溅的鲜血,所有的神都消失了。
    一道浑厚的鼓响破空而来,仿佛把周围的空气都漾起了涟漪。这鼓王清河熟悉得很,是瑶殿前的堂鼓。
    两人正要走,王清河却突然拉住了金隶的手:“这一次,不论生死,我们都要同进退。”
    金隶揉了揉她的发,保证道:“放心吧。”
    瑶殿前,万重玉阶上,沾满了鲜血,躺着横七竖八的尸体,有的死于外伤,有的浑身都已腐烂,唯一相同的是,他们都没有头颅。两人从重重尸骸间走过,有好几个人,都是王清河熟悉的。
    殿内纯金地砖铺得整整齐齐,倒映出繁复瑰丽的天花板。十二重玉阶上,金龙不断涌动的龙椅上,一个穿着破旧灰袍的人坐在上面,抵着头,正在玩手机。那背景音乐很熟悉,那人应该在玩消消乐。
    檀木案上,摆着一只空白灵位,上面什么也没有,前方摆着只香炉,里面插着上好的扪灵香,雾白色的香缓缓腾挪,弥散在充满血腥气的大殿里。大殿一侧,头颅堆成了山,他们头发被拧成了一股绳,葡萄似的挂在枝干上。
    “鬼晓生,好久不见。”王清河说道。
    鬼晓生抬起头,脸上全是树皮,他放下手机,浑浊的目光饶有兴趣的看着下方两人,似乎有些意外。片刻,他说道:“我竟然算漏了一个人。”
    王清河望向他:“你也并非无所不知,就像我们第一次见到你时,也想不到你竟然是妖王之子怀罡。”
    “是啊,并不是所有事都在我的控制之中,但好在,我还是做到了,金照山近半神仙染上神瘟,就算瘟毒不引上来,也没什么影响。”鬼晓生的身子微微往前探:“你们两个,明明可以躲在凡间过安生日子,为什么要上来受死?”
    王清河突然觉得好笑:“你会放过我吗?”
    鬼晓生也笑了:“你乃北渊之女,我自然不会放过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