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ΠáΠъêǐsнū.?οm 套间H

    第三十次调教(h,sm,1v1) 作者:花重锦
    ΠáΠъêishu.?om 套间h
    东都大酒店一共19层,是秦尧的私产。
    据说当年秦家大老爷为了筛出子孙中有经商天赋的人,  给所有15岁以下的小孩一笔启动资金。
    13岁的秦尧用它收购了一个将要倒闭的酒店。
    原因非常的纨绔,他想给当年的小女友送个破处礼物。
    酒店从15层开始,每一层都有不同的性爱主题。
    修葺好了之后,他和小女友日夜泡在酒店里,一层一层的玩,没过俩礼拜,他就不再满足于只有两个人的体验了。
    于是他创立了协会。
    一开始被他拉入会的都是当年和他玩得好的一群纨绔,他收购的这个酒店成了他们的淫乱秘密基地。
    一年一年,这个酒店的名气在圈子里大了起来,越来越多的人来租酒店的房间。越来越多的纨绔们意味着越来越多的花样。
    他们一掷千金,要的只是新鲜感和刺激。
    树大招风,圈子里自然不允许他一家独大,于是他把协会所有的交易藏到地下,并且不断的完善协会,制定规则,从会员到隐私,再到合同交易。🅿?o?c.co?(po18)
    秦尧20岁的时候酒店再次经过整修,底商,高档餐厅,咖啡厅,酒吧,健身场所,所有基础设施一应俱全。
    东都大酒店终于完成了它的伪装。
    普通人以为酒店只有15层。
    协会终于隐于无形,却依旧风生水起。
    1708室的灯光忽明忽暗。
    女人身披一层薄纱,纱下影影绰绰可以看到她胸罩的黑色蕾丝边,还有内裤侧边系着的带子,雪白的胴体在纱下影影绰绰,却又能看得清她肚脐旁边的痣。
    而穿得这样让人遐想的女人,竟正静静的靠在大厅的单人沙发里翻着摆在茶几上的杂志。
    易世开门进来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
    这个女人很上道,他心想,都已经骚成这样了,还装模作样着文静,真的是。
    他危险的眯了眯眼。
    太合他的胃口了。
    心底那想要撕碎这一切的冲动又涌了出来。
    他走上前去,抽走了她手里的杂志,双手撑在沙发扶手上,气息逼近。
    “主人,”她薄唇轻启,“您来啦。”
    她白嫩的指尖慢慢划过他棱角分明的脸庞,细细的描摹着他俊朗的五官。眼波里流淌着的都是诱惑。
    他一瞬间失智,朝着那嘴唇吻了上去。
    软嫩的触感认真的回应着他。
    他用舌头轻轻描摹着她的唇形,他分明感觉到她的身体在发颤
    呵,这就不行了吗
    他的舌长驱直入,和她的丁香小舌搅拌在一起,他吸吮着她口中的津液,甜甜的。
    “嗯…”她呻吟了一声,眼睛睁开了一条缝,那眼里的情欲朦朦胧胧让人看不清楚。
    易世的手拂过她的肩膀,薄纱的触感非常好,那丝丝颗粒感,就好像在撩拨着他的心,然后他慢慢把那傲人的左乳握在了手心,手掌下的女人身体一紧,吸吮着他的小嘴用力了一些。
    他松了口,舔着她的耳垂:“放松一点。”
    “是,主人。”她听话的放松下来,向前挺了挺胸脯。隔着薄薄的丝绸胸罩,他已经感觉到她耸立的乳尖。
    他伸进胸罩里,指尖上下拨弄着那块凸起。
    她微微皱眉,抑制不住的呻吟声从唇缝里跑了出来。
    他另一只手伸到了她的下面,发现那里竟然已经泥泞不堪,连丝绸内裤都被打湿了。
    水多。他挑了挑唇角,这才到哪,亲个嘴摸个胸就湿成这样,他本来还想好好揉揉下面的小嘴呢。
    嗯…她咬着下唇,脸上竟然闪过一丝羞赧,主人太帅了,我看着你就湿了。
    这张小嘴真能说。易世心情大好,左手放开乳尖,开始揉捏起那q弹的乳房,右手解开内裤带,就伸了一根手指直接插了进去。
    啊!她有点痛苦的叫出了声。
    他有点惊讶,里面的紧致超乎想象,就像未经人事的少女。
    他试着抽插了一下,每一次进出都有超乎想象的阻力,而在他身下的身体又开始控制不住得抖了起来。
    那张小脸上有种压制着的痛苦。
    他觉得不对劲,停了下来,看着她。
    她感受到他动作停止,迷茫的睁开眼睛,对上了他有点锐利的双眼。
    主人,怎么了…
    你…他对自己的疑惑感到不相信,可刚刚抽插的时候分明摸到了有什么东西,你不会是个处女吧?
    谁知她听了这话,眼里瞬间湿润:处女不行吗,有这么让人困扰吗
    等等易世大脑有点短路,你真的是处女?你,你连性经验都没有你来什么sm??
    我…她努力地攀到易世身上,用双乳蹭着他的胸口,有点讨好地说,我虽然没有做过,不过我该知道的都知道,主人,我会让你爽的,求求你,帮我破处吧。
    易世的分身在刚刚的一番折腾下本来已经长大了几分,这句话话音刚落,他的脑子里炸开了烟花。
    “帮我破处吧”
    好硬,硬得不行。
    他高中之后好像就没再睡过处女了
    这十几年来,他也一直没觉得自己是那种喜欢睡处女的人
    可是这个女人,她为什么…
    这个脸蛋,这个身材,都这个年龄了,还是处女?
    而且好好的第一次,为什么要选择这样的形式?
    他知道协会里曾经有人提过,加一项处女体验活动,但是来的不是未成年失足少女,或者身上背了债,想要卖身的女孩。
    秦尧把协会的事情都弄规范了之后,坚决不去做这些法律边缘的事情,未成年和卖淫,风险太大。
    协会交易的只有你情我愿,只是给了大家一个提高性生活的平台,付的费用都在租赁场地和设施上。
    多年前似乎协会里有个绿奴,专门带着自己交的良家女伴,来协会里找人破处。
    当时协会里几个大佬简直抢破了头。
    她…
    除非她隐瞒了自己的处女身份,不然协会里这种事怎么可能轮到他?
    或者大尧专门给他留的?
    草,医疗证明上只要求写明身体是否健康有没有传染病,没有要求写明是否为处女,因为这个事在协会这种不卖处女情结的地方都不需要,一般是处女的自己也就说了啊
    这个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此刻她在他眼中成了迷。
    她仍在哀求着,虽然他不明白她对自己的处女身份有什么可愧疚的,哦也对,今天准备的那些虐小逼的道具估计是用不上了。
    她在他愣神的时候已经解开了他的裤链,掏出了他硕大的阳具,呆了一会儿,拼命的张开嘴含了进去。
    他打了一个机灵。
    低头看她。
    她也抬起眼看他,她的小嘴塞得满满当当的,脸上却仍然写满了讨好,眼眸里水光潋滟。
    她这性格简直不能再适合做m了。
    他体内的施虐因子又活跃起来,很想不加控制的直接干坏这未经人事的处女地,想看她痛苦得皱起小脸
    可是这一刻,他心里最深处的地方却柔软的一塌糊涂。
    自己是她的第一个男人,他应该温柔一点
    他想给她一个美好难忘幸福的第一次
    大男子主义那种呵护柔弱的心情在他心中拼命的疯长。
    易世天人交战了一番
    最终还是败给了她生疏的口技,不知道该藏起来的玉齿来回吞吐时刮得他生疼。
    虽然这点疼痛和他心里因她的笨拙而被取悦的舒适感比起来不算什么,他还是强忍着欲望,把器物从她嘴里抽了出来。
    夜还长。
    别哭了,他吻了吻她眼角的泪,主人帮你破处。
    他拦腰抱起来她,环视了一圈屋子。
    这间屋子看起来和普通宾馆没什么区别,一张床,一张单人小沙发,电视,洗手间。
    但是它的特殊在于屋内遮住一面墙的拖地窗帘。
    掀开窗帘,是一大块单透玻璃,玻璃那边是秘密套间,从里面可以看到这边,到这边却看不到里面。
    易世稍微摸索了一下,找到了套间单透玻璃门的隐藏按钮,按了一下,门开了,他抱着她走了进去。
    她乖顺的依偎在他的胸口。
    --
    ΠáΠъêishu.?om 套间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