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富婆h

    第三十次调教(h,sm,1v1) 作者:花重锦
    富婆h
    “主人,早上好。”
    易世早上是被下体的丝丝舒爽的凉意唤醒的。
    迷离地睁开眼睛,发现他的小母狗正全身赤裸地跪在他腿间在伺候他的分身。
    “怎么嘴里这么凉啊”,他问。
    “啊,”她顿了一下,“可能因为早上起来刷了个牙,牙膏是薄荷的?”
    “薄荷?”易世“嘶”了一声。
    难怪凉飕飕的。
    不过还挺爽。
    易世微撑起身,拍了拍她的屁股,“转过来,先给我看看。”
    女人转过身,撅起来屁股。
    从那被支撑圈夹着的阴道口望进去,可以看到因为他的观看而不断收缩着的粉红色嫩肉。
    他拆下来支撑圈,拿出来扩充棒,门口还维持着张开的状态,但有慢慢恢复原样的趋势。
    他一下子伸了两只手指进去,很好,已经比昨天晚上的时候通畅多了。
    “主人\~”她软糯地唤着,用臀缝上下摩挲着他的阴茎,“可以了吗,快来上我吧”
    易世额头青筋涨了涨,把扩充棒稍微调大了一圈,又塞了回去,然后一巴掌落在她的屁股上,“起来。”
    女人愣了一下,慢吞吞的移开身子,撅起了小嘴,不满道:“主人,我觉得你成心在磨着我。”
    易世失笑,磨着她又何尝不是在磨自己,“你急个什么呢。”
    “主要是,不先过这一关,其他的什么都干不了呀。”
    “那你昨天爽吗?”易世问。
    “...爽”女人小声回答。
    “开心吗?”
    “开心,可是···”
    易世不等她说完就起身穿衣,“走吧,去吃早餐吧。”
    女人愣住了,吱唔着:“啊,去楼下吃吗?不能叫餐吗···”
    “不行”
    女人指了指身下,“要夹着···它?”
    易世好笑,“当然,夹紧了”
    “哇,第一天就这么刺激的吗。”女人小声说了什么。
    “什么?”易世没听清。
    “没事没事,主人我们走吧。”
    她私处被撑了一晚上,已经有些麻木了,可是动了一下才发现,体内的东西似乎比昨天大了一号,这才明白刚刚他取出来是为了什么。
    她摸索着用手碰了一下,又有一种痉挛感袭遍全身,就像她早上起来去厕所的时候···
    她收缩着阴部,生怕它掉出来,可是越用力,水却流的越多,它好像越滑,那种好像要夹不住的感觉让她心慌慌的。
    把内裤的带子系得紧了一些,从柜门中翻出来一条裤子穿得紧紧的。
    呼,还好昨天是穿裤子来的,她心想,要是穿的裙子,她现在真的没法出门了。
    “呵,不用那么紧张,没那么容易掉出来。”
    她一回头,看到易世收拾完毕从浴室里出来,一丝不苟的发型,略显冷峻的眉眼,高挺的鼻梁和两片微微绷着的薄薄的唇,嘴角微嘲,看起来十分薄情。
    他穿了一身纯色衬衫,扣子系到了最上面一个,配上下面墨色的西裤,哼,简直一副虚伪的禁欲模样。
    女人歪头想了想,昨天好像都没看到他脱衣服,自己被折腾得太累,他什么时候换了睡衣上床睡觉的都不知道,也不知道那衣服下面的身材究竟如何。
    易世也在打量着她。
    露肩的紧身短款纯色小毛衣,勾勒出她美好的胸型和腰线,配上浅蓝色阔腿裤。
    清爽而简单
    和第一次见面的开衩长裙有些妩媚的感觉不一样
    他眯了眯眼
    不管她怎么穿,他都觉得很舒服
    看照片的时候就知道,这个女人是真的对他的胃口。
    周一早晨的酒店有些冷清。
    一至叁层是餐饮区,易世带着她走进一家粤式早茶店,即便穿着裤子,她仍然小心翼翼的迈着步子,每走一步就有一股奇异的酸胀感袭来,又有一种担心暴露的刺激感,她都快被折磨疯了。
    易世点过餐,一边吃,一边欣赏着坐在对面的女人的表情。
    “一会儿带你去个地方。”易世说。
    女人手里的筷子啪得掉了一根,气息微微有些颤抖,“还···还要去哪里?”
    易世看着她,突然开心的笑了两声,粗长的手指刮了刮她的脸蛋,“放心吧,马上满足你,我的小兔子。”
    那手指微微有些薄茧,拂过她的脸颊带来一阵颤栗,她突然想到那只手指昨天在她的下面进进出出···
    呼吸突然有些急促,下体有液体涌出,她吓了一跳,赶紧夹紧双腿,谁知身体里的物体反而更加刺激到了她,那“嘤”的一声没控制住,还是轻声叫了出来。
    易世心情大好。
    心情好,就很想宠她。
    易世看着自己手里的酒店万能钥匙,去前台确认了一番,带着她上了15层。
    电梯上,女人有点小兴奋,“听说这个大楼15层以上每一层有一个主题,而且按理说15层以上都是协会会员们的“秘密基地”,普通人应该以为顶层是14层啊,可是之前我们都以为这楼一共15层,所以15层是什么呢?也是可以对外开放的吗?”
    易世神秘一笑:“你去了不就知道了。”
    “嗯嗯。”女人有些期待地点着头。
    下了电梯,易世带她走到门牌号“1515”的房间,刷卡,开门。
    女人好奇地向里面张望,然后呆住了。
    “这···这是总统套房吗??”
    不是她见识短,就算没住过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活了这么多年,该见的什么没见过,而且知道这是富二代的圈子,她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
    只是眼前这座房间的布景有点过于超乎她的想象了。
    她竟然看到了草地,草地上有一道鹅卵石小路,小路两边的,这是树?
    草地中间那个是秋千吗?
    就是那种公主秋千,一般用途就是用作拍拍写真的道具的那种华丽秋千?
    所以这是什么?空中花园?
    这间屋子是个室内空中花园?
    易世回头看着她惊讶得能塞下一个鸡蛋的嘴巴,心里没来由的愉悦,在她脸上见到了按他预期一般的表情,又大大的取悦了他。
    易世牵着她的手带她走在鹅卵石小路上,她深吸了几口气,“这···这是真的草皮啊真的树?”
    易世但笑不语,牵着她拐进右边的小树林,进入小树林之后,身后刚刚那些明亮的温室灯光慢慢被阻隔开,视线里也越来越暗,进入了一个好像是门一样的东西后,这间屋子不再有亮光,只有角落的一个星空灯,照得满墙繁星···
    适应了黑暗后,她看到了一片茂盛的白色花丛,萦绕着中间一张华丽的大床。
    铁制的白色公主床,床首尾都有镂空的雕饰,床梁上缠绕着绿色的植物,啊,这个植物看起来终于是假的了。
    “所以···这一层主题是什么?童话乐园?爱丽丝梦游仙境?”她感到十分惊讶,这么公主病的主题,怎么看起来都和他们协会格格不入啊。
    易世笑了笑:“这间屋子可以说是这种主题吧,但是这一层有十多种主题。”他停顿了一下,嘴角一扯,“是给富婆们准备的。”
    “啊?我不是···”她话还没说完,就明白了易世的意思。
    也对,协会里不只有男性富二代,还有女性富二代啊,大家都要满足各自的需求,可能男性更注重设施,女性更注重情调?
    不过按照易世的意思,富婆应该指的是年纪大的有钱女性吧,唉,她在心里叹了口气,真的是太能理解了,女人们可能都是年纪越大反而越觉得少女心可贵吧。
    唉,感觉自己也到了这样的年龄了呢。
    易世看着她认真感叹的表情,又觉得好笑。
    15层最开始装修的几间屋子,只是大尧为了满足当时的小女友,她说了什么他就给做了什么。
    后来他刚拉入会的纨绔们也都是男生,大家对15层这些小女生的玩意儿觉得没兴趣,所以15层以上的设施倒是在接下来的几年就完善了,15层慢慢的荒废了。
    直到大尧上大学那一年从自己家的一个远方表姑身上发现了富婆们的商机,便和易世还有几个朋友一拍即合,趁着整栋酒店的大整修,花重金把15层变成了一层完全亲女性化的主题楼层。
    而15层的每一间屋子,住一个晚上的价格,也是其他楼层不能相比的,对普通人来讲简直是天价。
    这也是15层对外开放的原因。
    偶尔有些普通的夫妻们听说了15层的事,会在纪念日之类的,想要将自己的积蓄用来体验一次,给彼此一个美好回忆。
    当然大部分受众还是富婆圈。
    他们并没有过于宣传,所以知道的人也并不多。
    如此一来,15层并没有门庭若市,大部分时间都是有空房间的,可是住一个房间一个晚上的开销就够维护几个月这一屋子真花真树的开销了。
    后来的成功证明了他们这几个人当初这个决定的正确。
    毕竟,肉体欲望从小玩到大,总有玩不出花样的一天,精神欲望却是无穷无尽,并且永远无法明码标价的东西。
    --
    富婆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