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Ζājìāòsんù.?ò? 终战H

    第三十次调教(h,sm,1v1) 作者:花重锦
    zājiāosんu.?o? 终战h
    (终于在今年的最后一天把这场调教写完了~祝收藏本文的小伙伴们新年快乐,希望本章的肉肉可以让大家吃得香~)
    =========
    两个人最后从浴池里爬出来时已经是下午四点。
    从早到现在两人都身经百战疲惫不堪。
    女人裹着浴袍坐在秋千上,自己荡了起来,双脚一晃一晃的,看起来心情很好。
    男人穿过石板路,走到尽头的阳台上,点了一支烟。
    他没有烟瘾,只是有时候觉得无聊了会抽上一根。
    他很久没这么玩过了,感觉自己有点虚
    其实就算大学时玩得最凶的时候,他也没在一天之内射那么多次。
    调教的时候有一堆道具,基本很少会亲自上阵,他以前一直认为,比起射精的快感,他更享受的是施虐时带给心里的愉悦感
    可是这个女人的第一次,他不想便宜了道具,就自己亲自上了
    没想到一上,就停不下来po?c.co?(po18c.com)
    他揉了揉腰,叹了口气,都怪他这两年跟自家老爷子接触频繁。老爷子上了岁数突然特别喜欢研究阴阳五行,总跟他讲男人精气不该过于随意的发泄,既然学不来采阴补阳,那就应该注意调控身心,顺应自然,固本守元。
    元精他是不知几岁的时候就失守了,不过这两年倒是跟着老爷子修身养性,基本上维持着每周两次的健康频率。
    他额头青筋突突地跳
    不知道为什么,他有种跟这个女人的叁十天,能把他这两年守的精都耗尽的预感。
    他摇了摇头,就到此为止了,他在心里给自己开脱,毕竟她是第一次,之前的也不能算是失控,算是照顾她的心情吧。
    一只烟燃尽,他回房,看到女人竟然蜷缩着在秋千上睡着了。
    易世从卧室拿了张毛毯给她披上。
    出来的时候看到了卧室窗前的地毯,上面有她的处子血
    竟然出血了么,他喃喃着,看来确实有点过火了。
    女人醒来的时候,窗外已经一片漆黑。
    这边的植物虽然主要靠温室灯的照耀存活,但是白天的时候也有日光从巨大的落地窗淌过来。
    现在那落地窗就像黑幕,这里只能感受到温室光,甚至还上升了几个光度。
    她本来想去卧室拿一下她带过来的包,因为记得今天上午一过来,就在那间屋子被脱了个精光。
    她本以为她的衣物还那样摊在地上,可是刚一站起来,就发现她的东西都被收好了,挂在了看起来和周围的树很像的立式衣架上。
    她攥了攥被披在身上的毯子,抿了抿唇。
    这个男人有点细心,有点温柔。
    如果可以正常的遇见,真的会是她很喜欢的那一挂…
    她突然自嘲了一下,要不是自甘堕落,要不是死党有门路,她这辈子也不可能认识这样的富家少爷。
    她从包里掏出来药吃了,看到秋千旁的石桌上摆着面包牛奶。
    她想了一下,夜还长,不知道晚上两个人是不是还要剧烈运动,于是抓起来叁两口把它吃了。
    她没有找到男人的身影,正准备走去卧室看看,就发现每走一步下体都有些不舒服,看来今天应该是不能再继续了。
    去哪儿?她身后突然传来声音。
    她回头一看,只见易世穿戴整齐地开门进来。
    嗯,醒来没有看到你,正准备找一找。抱歉啊,我是不是睡得太久了。
    没有。易世摇了摇头,你还走得动?
    女人一愣,笑了笑,虽然比不上你的体力那么好,可我这不是睡了一觉嘛,嘻嘻,走得动走得动。
    易世觉得好笑,没有再解释,从手上提着的一个袋子里拿出来了什么,走到女人面前,从下面掀开了她的睡衣。
    睡衣底下一丝不挂。
    我说的是这里。易世的手触碰到那刚尝人事的花蕾,摸起来也已经肿了。
    女人的脸腾地一下涨红了,支吾着说嗯…啊…是…是有点不舒服…
    坐下吧。
    女人坐回了秋千上,双脚蹬在秋千的吊绳上,阴部朝着男人,一览无遗。
    易世掰开那两片阴唇,抹了一把刚刚拿出来的药膏,涂在手指上,一点一点的向花穴挤了进去。
    他在花穴中旋转着手指,抚摸着花壁,好像要把药膏均匀地涂进每一丝褶皱。
    女人感到下体有丝丝舒爽的凉意,他的触摸没有不适,反而又带出来她汩汩的欲望。
    女人不可控制的发出了嘤嘤的呻吟声,身体抖动着,露在外面的白皙的大腿和肚皮上,留下了今天欢爱红色痕迹,甚至还有男人的掌印。
    男人的呼吸越来越急促,瞳色越来越深,可他好像在压抑自己。
    女人不知道他在压抑什么,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声音细而磨人:用力…好不好…
    易世绷紧了身体,头顶有些冲血,他压抑住自己想要插进去,想要再射一次的欲望,从刚刚提着的袋子里掏出来一个玉势,那个玩意看起来像是真的玉。
    女人瞪大了眼睛:所以你刚刚出门去拿了这些东西?
    嗯,刚刚回1708拿的。易世点点头,将药膏涂在玉势上,然后将玉势缓缓的塞进女人的洞口。
    啊…啊!女人的呻吟声随着玉势的深入而提高着分贝。
    下体一片冰凉。
    不知是药的原因,还是玉器的冰凉,她被冰得瑟缩了一下。
    易世咽了一口口水,慢慢地推着玉势抽插了起来。
    玉势只是一个冷冰冰的硬物,女人一开始有点不习惯,在易世推拉了一段时间之后,她终于慢慢找到了快感。
    玉势也被她的体温慢慢捂温了。
    女人后背靠在秋千靠背上,抬起头享受着,身子随着抽插的动作轻轻摇曳。
    她的双手抓着秋千后面的吊绳,屈膝,双脚踩在前面的吊绳上,身体折迭。
    女人身子的摆动带动了秋千也在轻轻的摇动。
    更要命的是,不知是不是刚刚的1708让女人想起了这间屋子的房间号(1515),她一边晃着,一边支起来头努力的看着男人,媚眼如丝,呻吟如魅:要我啊…来,要我啊…
    这一幕实在是太刺激了。
    肯定是因为他太久没这么玩过了,怎么会受不了这样的刺激了呢?易世苦恼的想。
    他的双眼已经冲血,实在是不想忍了。
    解开裤子拉链,掏出早已硬挺的阳物,拔出占着他位置的玉势,一口气插到了底。
    啊—!进入身体的东西突然从冰凉变成滚烫,女人惊叫出声,脑海闪过一片白光,就在男人进入身体的那一刻,达到了高潮。
    易世别提有多舒服了。
    刚刚进来,就接受了高潮的待遇,他饶有耐心的等着女人身体慢慢平复,才重新插了起来。
    他每一下都用力的顶撞着女人的身体,将秋千顶到后面,然后等着秋千自己回落,女人又撞回到他面前。
    每一下都是极致体验,每一下都很重,重重的顶出,重重的撞回。
    女人觉得她以后没法再愉快的荡秋千了。
    主人…呜呜呜呜这次又太用力了…小逼真的要坏了,要坏了…
    男人在秋千撞回他身上的时候突然一把抱住女人,同时就扶住了吊绳,秋千急停了下来,只听男人咬牙切齿:你特么要是不想再被草,就别特么再说骚话了。
    女人第一次听到易世爆粗口,有点吓到了,紧紧咬着嘴唇,忍住不再出声,虽然呻吟声也拼命的忍住,仍还有一两个音节不小心地从齿缝中溜了出来。
    易世额头青筋渐起,毫无章法的操干着,发狠似的一下比一下用力,已经完全不关心女人的感受。
    草,你怎么这么骚,你为什么这么好操?
    想着你今天刚破了处,对你温温柔柔的,可你的逼怎么这么贱?
    你看你小逼那个样子,摸了两下就汩汩的吐着水,根本就是欢迎着人来操,根本就欠操!
    你就该是个万人骑,你是怎么忍到今天才破处的?
    你就是个天生的贱货,天生的骚逼,天生的鸡,你早该被操,被调教,你生下来就该是个性奴隶,只供男人享乐的性奴!
    易世的话越来越难听,女人却不知为什么越来越有感觉,觉得这些话听着好刺激好刺激。
    易世突然直接把她保持着这个姿势从秋千上抱起来,大跨步地走去卧室的床上。
    她这才知道,为什么只有卧室床上缠绕着的是假的藤蔓。
    易世把她大字放到床上,剥下了她身上唯一一件浴袍。抻过来床架上的藤蔓,绑紧住她的四肢,她身体为了迁就那些藤蔓,在床上摆成大字摆到极致。
    男人又抽出来几根藤条,将她的大腿,肚子,胸,手臂,全部勒紧,勒到通红,肉从藤条缝中溢了出来。
    “张嘴。”易世用这跟藤条绑住她的嘴,女人只能张着嘴咬着藤条,无法闭合的嘴里渐渐控制不住的流出口水。
    最后一根藤条易世用来折磨她的阴部。
    先是在阴唇处扫动,然后找准洞口,狠狠的捅到里面。
    呜!女人吃痛,可是又发不出声音来,身体奋力的扭动着,越挣扎,勒着她的藤条越紧,她白皙的身躯上已经留下了无数道红色的藤痕。
    易世一边用藤条玩弄着她的阴道,一边欣赏了一番她痛苦表情和挣扎,终于觉得满足了。
    抽出藤条,那藤条上粘满了晶晶亮亮的液体,他提起女人的腰,将女人的上肢抻到极致,跪坐着,将他硬得发藤的阴茎,再次送入了女人的身体。
    他甚至还穿着刚刚出去拿东西时的衣服,他除了那个地方,甚至没有一处是和女人绑满粗糙藤条的躯体接触着的。
    易世上下操干着,她呜呜的流着泪,扭动着,身体越痛,心里却越愉悦。
    每一次的进入,每一次的填满,都让她如此满足。
    她渐渐地模糊了神智,她不知道自己高潮了多少次,不知道是痛到高潮,还是爽到高潮,这就是性虐吧,她想。
    易世看着她全盘承受的忍耐和表情,欲望越胀越大,越插越快,终于,迎来了那一刻。
    汹涌的海浪冲进狭小的甬道,撞到了尽头的壁垒
    床边所有的小白花都绽放了
    墙面上的繁星全部亮如白昼
    肉体不再有重量
    灵魂交融在一起
    上升
    上升
    易世解开她的束缚,看到有些地方都有些渗血,懊悔这才刚开始,就玩的太过了。
    他在这个女人身上印证了无数次的真香定律。
    他也不想再压抑自己什么了,顺其自然吧。
    他抱起女人,女人已经瘫软得无法动弹。
    他走到浴室,不是刚刚的浴池,是在旁边还有一间小浴室,日式的,喷头很低,有坐的地方,可以坐着洗,旁边还有小木桶和毛巾。
    他把女人放在座子上。
    躬身清洗了一下她的下体,然后打了一桶水,洇湿毛巾,小心翼翼的擦拭着她的身体,避开了那些触目惊心的红道子。
    女人刚刚结束后,目光就一直有些呆滞,这时她却好像被触动了,活络了过来。
    其实你一直像刚刚那样对我就可以,你…你没必要这样。
    易世愣了一下,看了看手里的毛巾,笑道:怎么没必要呢,性爱的时候追求刺激,那是我们两个人的刺激,你不能不爱惜自己的身体,我也不能玩完了就把你玩坏了呀。
    女人顿了顿,收回目光,神情仍有些游离:今天晚上,能不能在这里再住一晚,我太累了,实在走不动了。
    这次轮到易世疑惑了:什么意思?这都凌晨了,你还想去哪?
    哦不是,女人说,不知道再过一夜算不算是第叁次。
    易世有些无语:你想这些做什么?算这么清楚干什么?多一次少一次影响又不大。
    说完之后他好像有点明白了,女人是在提醒他,他们这是契约关系,不用对她那么好,就差直接说别爱我,爱我没结果。
    他气得七窍生烟,心想自己还没说这个话呢,怎么先让这个女人说了。
    他把毛巾摔到水桶里,气呼呼地说:你够不到的地方我帮你擦完了,你自己擦其他的地方吧。
    女人面无表情的点点头
    他越看越生气,明明刚刚还是一副骚到不行的样子,怎么现在突然这样了。
    他简单的清洗了一下自己,转身出了浴室,把女人一个人留在了那。
    走出两步他又后悔了,觉得自己完全中了女人的招,按照她的摆布行事了。
    真的是,他现在就高兴,就愿意宠她,她没有拒绝的权利,只能受着!
    于是他又转身回了浴室,正看女人艰难的擦着双腿,心突然软了,走到她面前抢过毛巾:还是我来吧。
    女人目瞪口呆的看着去而复返的他,愣愣地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擦拭完,易世又把她抱回卧室,放在床上,藤蔓已经都被收了起来,这张大床软软的,说不出的舒服。
    一片静谧。
    好像刚刚的激烈并不是真实存在的。
    天花板上的星空好像在慢慢的移动着。
    原来这不是一个简单的星空灯,而是一个星河投影。
    她觉得自己好像在银河里游荡,一切美好到不真实。
    易世给她重新上好药,这次不仅是下面的,还有全身的伤药。
    易世把她拽到怀里,拨了拨她的头发,轻声说:“睡吧”
    这是我能尽力给你的最美好的第一次了
    你也知道,这只是咱们的一场游戏,未来我们还有二十几场游戏。
    今天的游戏我很满意,我知道你也很开心,未来的游戏,我们会更爽的
    不过今天你刚刚破雏,就来了这么多次,辛苦我的小白兔啦
    今天就要结束,这也是他的最后一点温柔了。
    易世轻声细语,一边轻轻的拍着她的肩膀
    慢慢的呼吸均匀,应该是抱着她睡着了。
    她蜷缩在他的怀里
    不是的
    这不是她要的
    就算是一场游戏
    她也不需要任何人对她好
    她不配
    她来协会,不是为了一个美好的第一次
    她明明是来糟践自己的啊
    她哭得全身抽搐
    为什么啊
    就是一段合约关系,明明不喜欢自己,不过就是一时心血来潮的宠溺
    他也不用这样对自己啊
    她不要这样的第一次,这样的经历是她青春年华时都连想都不敢想的美好和愉快
    而现在的她,明明只配拥有痛苦
    她只需要被粗暴对待,被虐待,被折磨,被伤害,被忽视
    不只是第一次,还有无数次。
    她不要从做爱这件事上感受到高潮,感受到快感,感受到这样被呵护着
    她不配
    她只要感受痛苦就够了
    她本以为从踏进这个酒店开始她就踏进了泥淖
    她不配快乐
    她的人生,
    她这个人
    从那一天开始
    就只配得到痛苦
    只配坠入黑暗啊
    --
    zājiāosんu.?o? 终战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