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鞭笞(辣)

    第三十次调教(h,sm,1v1) 作者:花重锦
    鞭笞(辣)
    女人一动不动的赤裸的瘫软在台子上
    浑身布满了一条条的白色液体
    好像刚刚被群交了一样
    她胸口的起起伏伏证明着她还在呼吸
    易世走到她身边,欣赏着她被射了满脸的样子
    第一次看照片的时候就想射在她脸上
    现在终于看到了
    白稠状液体粘在她的脸上,那张脸终于再也看不出什么不谙世事,什么清纯
    有的只有被凌辱的摧残感
    易世的行为快过了他的感受,他已经忍受不住,提起她的腰,拨开她的双腿,取出夹在里面的假阳具,不等那液体流出来,他一顶胯,整根插了进去。
    她明明已经很累了,可是在感受到带着男人体温的巨物进入身体的时候仍然控制不住的兴奋了起来。
    她用力吸着男人的巨大,让他一时无法动作。
    这个和刚刚的那个不一样,女人心里想,她好喜欢这一个,这么巨大,硬挺又不冰冷,夹杂着男人的温暖气息。
    女人的腹部满足的起伏着,阴道开心的缩缩放放,好像真的变成了会吸会舔会按摩的小嘴,怎么也爱不完的样子,好像自己体内的是世间不可多得的珍宝,全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欢迎着它的到来。
    她觉得自己的快感被掌控了。
    女人撑起身子,撅起了屁股,希望可以进得更深一点。
    她扭动着,寻找着最舒适的位置,她快乐,她只想要快乐。
    空虚了过久之后的满足感,原来是这么快乐
    这就是刚刚那一切的意义吗?
    男人开始动作了起来,他似乎不着急,每一下都插得极其缓慢而认真。
    每一次进去的时候,都被那里面的嫩肉严丝合缝地裹了起来。
    他开的苞,形状好像都是为他量身定做的。
    每一次出来的时候,那里面的每一层褶皱都在尽力地挽留,好像被带到外翻也不在意。
    他太爽了。
    他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看着女人布着一条一条白色液体的雪白后背,慢慢配合起来的动作,脸上的液体顺着她餍足的表情慢慢躺着。
    他觉得自己脑海中那根理智的弦又要崩断了。
    他忍下来,颇有耐心的一下一下地探入洞口,摸索着里面那最精彩的宝藏所在的地方。
    女人颤抖了一下。
    找到了。
    女人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她的头发就被易世一把薅在了手里
    她感觉到男人突然加快了力度和速度,一下一下在往哪里顶着
    她的快感突然变得汹涌澎湃,一波接着一波,没有一刻停歇
    那是之前好几倍的快感
    啊...原来就是那里吗...
    传说中,每个女人都不一样的,最敏感的地方,g点
    他带她探索着她的身体
    快感让她忘掉了被扯住头发的痛感,她扭着头看向男人,抱住他的脖子,舔了一下他的眉毛,轻轻地在他耳边吐气:“主人,不生气了吧...”
    从一进门她就觉得气氛不对,就算是入戏,易世似乎也不该是这样,她感觉到男人当时是真的在生气,她不知道在气什么,也许是这天白天遇到了什么不顺心的事。
    不过她知道自己被虐,是男人的一个发泄口,她也不在意,被折磨之后,她也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快感,现在,两个人相连地方的节奏和契合,也感受到男人似乎已经消了气。
    谁知易世刚刚还满是情欲的双眼突然降到了冰点,用力地掐住了她的脖子
    “我让你说话了么”
    “你以为我这是在生气?”
    “大小姐,您查清楚了什么是sm就过来了吗?”
    “你叫我一声主人,你知道该怎么做个奴隶么”
    他看到女人的脸已经憋红,终于松了手,脖子上留下了一道触目惊心地手指印。
    “咳咳...”女人不停的咳嗽着,拼命的喘着气,眼泪都流了出来
    怎么会这样呢?不是的,昨天他明明那么温柔...她在心里想着。
    “是我对你太好了,让你忘了你是来干什么的了?”易世捏着她的下巴,脸庞逼近她,那眼神中都是彻骨的冰冷。
    “主人...”她努力地从嘴里发出声音,“对不起...我错了...”
    “你是什么?”易世并不满足于她的回答。
    “主人的...母狗,咳咳...只会发情的母狗...”她还在咳嗽。
    “你知道就好。”
    易世就这样从她的身体里退了出来,而她也早就忘了挽留。
    “过来。”易世拽了一下她挂在脖子上的链子,她向前一个趔趄,又趴回了台子上。
    链子的另一端仍然拴在钢管上。
    一直赤裸着,身上的液体风干了,微微有些凉意,她抱紧了自己。
    易世往地上围着钢管挤了一圈什么,命令道:“过来,趴下,把它们舔干净。”
    她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地上的液体好像和刚刚从假阳具里喷出来的一样。
    “没毒。”易世看了她一眼。
    她跪趴在地上,有些犹豫。
    “我让你把它们舔干净!”突然一个鞭子落下,狠狠地抽在了她的背上。
    她闭了闭眼,压下不该在此时涌起的自尊,忍着痛,趴下去舔了起来。
    “走,我挤到拿你舔到哪。”
    女人撅着屁股,头贴在台子上,一口一口的将台子上的液体舔干净。
    “快点!”又是一鞭子落了下来,这次是抽在了她的臀上。
    她加快了舔舐的速度。
    “快点!”
    ...
    就这样,她不知道自己被抽了多少鞭,鞭子落下的地方火辣辣的痛,可她却已经觉得麻木了。
    她脖子上的链子,随着她围着钢管一圈一圈地爬着,慢慢地缠在了钢管上,越来越短,她能活动的范围也越来越小。
    易世停了下来,让她靠着钢管做了下来,按了台子边的什么按钮,这个台子竟然缓缓地升了起来。
    原本只距离地面十几公分的台子,竟然升高了几十公分,升到像一张办公桌一样高才停了下来。
    系在她脖子上的环扣被缠在钢管上的链子吊着,背靠着钢管,双腿微屈。
    易世将她的双腿这样屈着绑了起来,又“咔”地一声,在她的右手手腕上系上了一副手铐,然后举着她的手臂绕过钢管,将手铐的另外一边铐在了她的左手手腕上。手铐中间的部分刚好挂住了钢管。
    她的双腿无法伸展,双臂举在头顶,双手也被禁锢在了钢管上。
    易世掰开她的双腿,仔细的观看着她的阴部,手里拿着什么,分开了她的阴唇,正在向里面捅去。
    台子的这个高度,让她觉得自己只是一件展览品,被男人拿着仪器观察研究。
    不知道那个东西碰到了哪里,她疼得一个瑟缩,不自觉的向后躲了一下。
    易世停下手里的动作,拿起刚刚放在台子上的鞭子,又朝她抽了过去。
    “啪”“啪”
    雪白的胸脯上留下了红色的鞭痕,是那么的诱人。
    “忍着。”他说。
    易世好像真的检查起了她的阴道。
    阴唇和入口处都是粉粉嫩嫩的。
    他手里拿着大小粗细长短不一的红色柱状物体,先用这个捅进去,转一圈,用力地抵住哪里,看看阴道的反应,是在收缩,还是在颤抖,然后又换下一个。
    他试了一会儿,似乎是试腻了,便把几个和跳蛋差不多长的小棒一个接一个的塞了进去。
    她下体早已感受不到快感,疼痛不堪。
    一个接一个的小棒挤进她的阴道,她觉得自己要被涨坏了。
    “把它们都排出来。”易世命令道。
    她几乎忘记思考,本能的开始用力,甬道口开开合合,甬道里收收放放。
    “啵”
    她终于排出来了一个,掉在台子上发出“咔哒”一声。
    “咔哒”“咔哒”
    她用力着,脸都憋得有些红了
    易世在一边抱胸,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一幕,时不时地拿起鞭子抽两下,让她快一点。
    她真的做到了
    她终于把塞到阴道里的小棒都排了出来,阴道已经酸痛得不行。
    还没有缓过来,她突然被男人翻了个面。
    她双手双腿仍被绑着,上半身趴在台子上,腿向上曲着,就像一只青蛙。
    易世又用力的薅住了她的长发,插了进来。
    他快速地抽插着,随意的顶撞着,已经完全不顾她的感受,只是尽情的发泄。
    这一次再没了快感
    只有痛苦
    刚刚那么喜欢自己身体里男人的东西,好像是她的一个错觉
    呵,前一天的自己,可够单纯
    以为那最后一次的程度
    就算是sm了
    今天才知道
    性虐虐的重点原来不在于身
    而在于心。
    摧毁的不只是身体
    还有她的一切
    她的自尊,她的感知,她思考的能力
    她不再是人
    她只是一个动物
    一件玩具
    --
    鞭笞(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