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停船(上)H

    第三十次调教(h,sm,1v1) 作者:花重锦
    停船(上)h
    (我终于回来填坑啦!前文有小改,主要是题目和女主的名字(现改为“元若”)改了,不影响大家接着读~今天双更,然后会隔天更,一直到完结。希望大家喜欢的话可以尽情的用小珍珠喂我啊~看情况加更~)
    =====================================
    明明是炎天暑月
    却天高云淡
    阳光正好
    来来往往的行人脸上都布满了笑容
    “妈妈妈妈,我也想吃那个姐姐手里的那种冰淇淋。”一个扎着麻花辫的小女孩拉着妈妈的手说。
    小女孩的妈妈顺着小女孩的手指看过去,正好看到一对儿小情侣,两个人穿得都很休闲,看起来就像刚刚毕业的大学生。拿着冰淇淋的小姐姐舔了一口冰淇淋,然后站在她旁边的小哥哥不客气的吃掉了她蹭到嘴边的一点点,顺便还含了一口小姐姐的嘴唇,然后一脸志得意满的看着她。
    小女孩的妈妈也羞红了脸,一边遮住小女孩的眼睛,一边说:“走,妈妈带你去买~”
    那右手拿着冰淇淋刚刚被“突袭”了一口的小姐姐不满地对着身边的小哥哥说:“真是的,想吃冰淇淋你自己也买一个嘛,干什么抢我的,哼”
    小哥哥晃了晃手里的游乐场导览图,笑道:“我要看地图呀,没有手拿冰淇淋啦。”
    “况且,”他凑到女人耳边,“手里拿着的哪里有你嘴里的好吃。”
    这对儿路人眼中的小情侣,正是元若和易世。
    之前若若高烧第二天也没有退,反而有些昏昏沉沉,而且因为发烧她停了避孕药,这天生理期也来了,她又发烧又痛经,简直生活无法自理。易世竟然直接带她回了自己家,照顾了她好几天。
    一开始她还没有从之前的虐待里走出来,但是几天无微不至的照顾让她慢慢地忘记了伤痛。
    他道了歉,说自己很多年没有sm了,一时失了度。
    他说,这几天辛苦了,接下来休息几天,她有什么心愿他都可以满足
    他说,他错了
    那一刻,若若突然有了斯德哥尔摩一般的心动。
    她说,让我好好的体验一回正常的做爱吧,就像所有恋爱着的人们那样
    那我们就做一天情侣吧
    “想先去玩什么?”易世仔细地研究着导览图。
    景区被环状的人造湖分割出了几个部分,每个部分都有一个主题。
    若若指了指地图:“先去这里吧,冒险岛。”
    易世前两天给秘书打了电话,直接送来了游乐场的vip手环,可以随时随处去走vip通道,省了很多排队的时间。
    若若在心里酸了一句,哼,富二代们金钱与权利的铜臭味,然后——喜滋滋大摇大摆地走进了vip通道。
    都坐在了太阳神车上,易世仍然觉得哭笑不得,“怎么一说情侣活动就要来游乐场呢。”
    若若白了他一眼,“哎呀,我等平民百姓不知道老板们平常去哪里约会啦,既然听我的那就入乡随俗吧~”
    易世偏过头看着她,轻轻一笑:“我们?我们还是去床——”
    话还没说完,设施突然启动了起来。
    男人的话淹没在风声里。
    过山车,海盗船,空中飞椅...一个上午,她把刺激的项目玩了个遍,有的甚至还玩了两遍。
    两个人一路走,一路吃着小吃,真的好像两个还在恋爱中的学生。
    易世捋捋她被风吹乱的头发:“就这么开心吗?”
    若若使劲地点了点头:“还没玩够啊。”
    易世无语:“所以你到底是来约会的还是来玩的?”
    若若吐了吐舌头:“抱歉,一玩就玩疯了,哈哈。”
    他好像从来没有看到她这样轻松愉快的笑容。
    似乎第一次见面她有过礼貌的微笑,后来他沉浸于欣赏她的痛苦,都忘记了,第一次在夜总会,大尧给他看的那张照片,他一下子被吸引住的
    就是照片里像现在这样愉快的笑容。
    “你都多大了,还喜欢玩这些?”易世笑着,眼睛里都是宠溺。
    若若伸出一根手指,抵在易世的唇上:“嘘,既然说听我的,那就不要质疑我,今天我要做个叁岁的小姑娘,什么都不要想~”
    易世猛的收紧手臂,把女人圈进了怀里,让她胸前的软糯贴着自己的胸口:“叁岁可不行,我不恋童。”
    第一次在大庭广众之下有这么亲密的举动,若若还是羞红了脸,轻啐了一口:“流氓”
    易世放开她,开心的笑了出声,拉着她向游船码头走了过去。
    他的情绪也被感染了,好像真的回到了童年,虽然他的童年里从来没有过游乐场。
    游船有两类,一类是大的游船,有人驾驶,可以很快的穿过整个游乐场的景点;还可以选择水上自行车脚踏船,也就是白天鹅船,范围只从这个码头到最近的码头。
    两人租了一艘白天鹅船,慢悠悠地蹬着,小船随着波浪左右轻轻摇曳,两个人心里都有些说不出的惬意和安静。
    “饿了吗?”易世问。
    若若摇了摇头,手从船边垂了下去,有一搭没一搭的撩动着水面。
    易世看着她白玉葱根般的手指,在水上撩出不规则的波纹,他突然觉得自己的心也乱了。
    好巧不巧,他们正踏到一簇芦苇丛生的岸边角落处,易世转了转方向盘,像更深的地方划去,等若若回过神来,周围的芦苇已经可以遮住小船,周围一片安静,连最近的一艘游客船都在看不清楚的远处。
    若若转过头来正要问:“你——”
    易世欺身上前,擒住了她的唇瓣。
    小船猛的晃了一下。
    唇齿间辗转,流连,慢慢的,他不再满足于只是亲吻,他的手探进了若若的衣襟,揉起来胸前的两处柔软。
    若若一颤,努力从唇齿的纠缠间发出声音:“这是在外面啊...”
    易世的呼吸已经越来越粗重:“就是在外面才刺激呢,我们还没有野战过呢”
    若若想要摇头,却被他按住了身体。
    他们频繁的动作让小船晃得越来越厉害。
    “别挣扎了,”易世沉沉地说,“一会儿船翻了”
    天气很热,若若上身只穿了一件抹袖小背心,外面搭了一条防晒披肩,这一会儿的功夫,易世已经撩起来她的背心,把她的胸罩推了上去,那两颗被他揉大了的玉兔“突”地跳了出来。
    争先恐后地凑到他嘴边,被他轻松地含住。
    “嘤...”呻吟声流了出来。
    “嘘,”易世抬起头,凑到她耳边,“小点声。”
    --
    停船(上)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