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文爱H

    第三十次调教(h,sm,1v1) 作者:花重锦
    文爱h
    若若从厕所出来,走到易世旁边,每一步都走得小心翼翼,脸上的红晕还没有褪去。
    易世在她耳边轻轻笑着:“自然一点,大家都在看你呢。”
    “啊。”若若惊慌地往周围看了看,根本没有人注意着她,知道易世在逗她,白了他一眼。
    在易世眼里,这白眼可谓是媚眼如丝,刚刚高潮过后的余韵还留在眼角,甚至她的眼睛里还有没褪下去的情欲,就一眼,他又控制不住地肿胀了起来。
    他拉住准备向前走的若若,问:“放进去了?”
    若若有些莫名:“当然了!你不是都看出来了嘛。”
    易世低低一笑:“那好,那你跟我描述一下你是怎么放进去的,越详细越好。”
    “什么?”若若简直无语了,不知道他这又是要玩什么。
    易世从口袋里掏出来一个小遥控器:“说吧,不说我就开震动了。”
    若若瞪大了眼睛,这个男人的s属性又显露出来了,她有些挪揄地开了口:“我就,走进去脱了裤子塞进去然后就出来了。”
    “不满意。”易世真的按开了跳蛋的震动模式。
    若若一下子被刺激到了,努力地控制住身体不要一起震动。
    易世撑住了她的两个胳膊。
    “说吧,说到我满意为止,咱们再继续去玩。”
    若若深呼吸了几口,跳蛋仍然持续刺激着她的内壁,她本就湿润的小穴又分泌出来几股淫液。
    她气若游丝:“我...我先脱下来短裤,然后又脱下来内裤...然后我蹲了下来...”
    “生动一点。”易世加大了一档。
    若若咬碎银牙,不让呻吟声发出来:“我...我小心翼翼地用纸擦了我的...我的下面...还有你...你刚刚留下的...”
    “留下的什么?”易世注视着她的双眼,那眼中的情绪有无穷的压迫感,让人着迷。
    “你的...”若若闭了闭眼睛,“精液...”
    有些话一旦说出口,就没什么不敢说的了。
    “白浊,浓稠,从我的...淫穴里流了出来。”
    “我蹲着...等着它们流干净...擦了擦我的淫穴...掰开我的阴唇瓣...用手指找了一下小穴的位置...”
    易世又加大了一档:“把你的感受也讲出来。”
    若若已经有些站不稳,深吸了一口气:“我...我颤抖了一下,然后用手指稍稍的扩张着淫穴的小口...想象着...刚刚你用力的操着我,想让它更湿润一点好放跳蛋...”
    “等到我感觉它准备好了...就拿出跳蛋...慢慢地往里面塞了进去...”
    “高潮刚过...所以我的淫穴还很敏感...自己往里塞有一点艰难...我塞进去一点...它就缩得很紧...”
    “后来...我终于把它全部推了进去...起身...每走一步它都在磨搓着我的阴道...”
    下体的震动如波涛一般,一浪接着一浪,若若的腿已经发软,她紧紧地攥着易世撑着她的手臂,抬头看着易世,喘着粗气:“可以了吗?”
    易世把她抱紧了怀里,并没有关掉震动,反而开到了最大,他在她耳边极尽诱惑的说着
    “你知道我现在有多想操你吗”
    “本该属于我的小逼现在正被跳蛋占的满满的”
    “我现在就要扒开你的裤子,不,你穿的是这么松垮的短裤,我是不是可以直接从你的裤底塞进去。”
    说着,易世动手从她的裤口深了进去,真的很轻松的摸到了内裤。
    若若剧烈的抖了抖:“别...真的会被看出来的,这里...这里来来往往这么多人...”
    易世笑了笑,真的把手撤了出来,放在她的腰上,加了些力道上下抚摸着。
    “我从背后抱着你,一只手揉着你的胸,一只手拉开我的裤子拉链,掏出我的阴茎,扶着它从你的裤口往里伸了进去,很轻松的挑开了你的内裤边。”
    “我先用手指找到你小骚逼的入口,我的龟头紧紧地盯着你的臀部。”
    “我把你抱得更紧,按下你的腰,往前一送,我的分身顺着那潮湿的地方就插进去了。”
    若若的头埋在易世的胸口,她抱着易世的手攥了攥,把他的衣服攥出了褶。
    “哦对了,那跳蛋还在里面震动,我猛地一用力,直接把它也插到了最里面。”
    “你被它顶到了子宫口,你有些痛,但是没关系,马上就是你想象不到的神仙体验。”
    “周围的人都在看着你,你不敢叫出声,可是我偏偏不让你如意,我扶着你的腰,慢慢的插弄起来。”
    “你的胸随着我的抽插晃了起来,晃得我心痒痒,于是我又握紧了它,两只手指捻住你的乳头,你想叫出声,你想哭,但是你不敢。”
    “围观的人多了起来,你很羞耻,于是你的骚逼夹得更紧,夹得我好爽。”
    “我抽插的频率和跳蛋的频率共振了,你的身体承受不住,也开始剧烈的颤了起来,你就快到了。”
    “可是我怎么能让你这么轻易的就到呢,我还有好久呢。”
    “你的腿已经软了,你身前没有地方支撑,只能向后靠着我。”
    “可是你向后靠一点,我就退一点,让你始终没办法把所有的力气都压在我身上,我们的支撑点只有那里。”
    “你的骚逼和我的阴茎。”
    “你为了稳住身体只能更加用力的吸着我的阴茎。”
    “你没有着力点,腹部已经用力得有点痉挛了。”
    “我的手放在你的肚子上,我每次插到底,我的手下,你的肚皮就会鼓出我的形状。”
    “我抬起你的腿,你的腿向后勾住了我的腿,这样我能操得更猛,更深。”
    “你的胸已经被我揉红了,骚逼里的淫水已经溅湿了内裤。”
    “我加快了速度,用力地冲撞着,你的身体每次被我撞起,又重重落下,你的阴道里塞着我的阴茎和震动的跳蛋。”
    “你忍不住终于叫出了声。”
    “我决定放过你,射在了你的体内。”
    “我的浓精烫得你的骚逼一缩一缩,你的身体也跟着一颤一颤,你刺激到了我,我刚刚射过的分身又硬了。”
    ...
    游客如织的游乐场。
    有两个人,站在路边,紧紧地抱在一起。
    男人一直在女人耳边轻声说着什么
    女人却一直把头埋在男人的胸口
    突然女人的身体颤了颤,她抬起了头
    看着眼前的男人,布满了情欲的双眼,她的心里好像生了猛兽,她吻住了男人的唇。
    行人们非礼勿视,自然的避开他们走,有些带孩子的家长还会感叹一句世风日下。
    他们忘我的接吻着
    唇舌之间你来我往的交战着
    她狠狠地吸着他的舌,用力的吻着他的唇,却换来他更猛烈的回击。
    他的舌得了自由后,勾勒着她的唇型,追逐舔舐着她的舌面,向她的喉咙深处探去换来她一身颤栗。
    他满意地一笑,用力的嘬住她的舌,直到嘬麻了才松口。
    小女人今天火有点大,非但没有偃旗息鼓,反而又嘬起了他的唇。
    不知难解难分了多久
    他们终于停歇,头抵着头,喘着粗气
    理智回归,若若才发现自己都发生了什么。
    这这这!!?
    大庭广众朗朗乾坤,他竟然玩起来了文爱?
    而且她,竟然随着他的描述,就这样轻易地泄了身?
    跳蛋的震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易世关了。
    她看了眼易世被自己嘬肿的唇,有些不好意思
    “走吧,”易世突然说,声音里充满了克制,“跟我回家。”
    若若一愣:“不要啊,回家做什么,还有好多没有玩呢啊。”
    易世简直要疯了。
    他实在不知道自己在忍着些什么
    为什么要来人这么多的地方
    真的想把她就地办了
    可是这么多人,明天他估计就要上热搜
    他老爷子就得打断他的腿
    易世头上的青筋一跳一跳,用力抓着她的手臂:“跟我回家,现在,马上”
    “我不要。”若若想逃开他的禁锢,突然有点想哭。
    “不是说好了今天都听我的吗,在船上你要了,我给了。刚刚你让我塞上跳蛋,我也听话了,说好了今天做一天普通的情侣,难道情侣们除了一起做爱就不能做点别的事情了吗。”
    易世心里恨恨,小女人是爽了,再怎么着刚刚又泄了一次,可是他呢。
    从船上就没过瘾,刚刚本来想着逗逗她,结果不小心成了惩罚自己,他胀得都要炸了。
    他闭上眼睛,平静了一会儿,努力的压下自己的勃起。
    若若刚刚说完了就后悔了
    他们说到底有什么关系呢,他有什么理由留在这里陪着她,有什么必要的原因一定要听她的呢
    她觉得自己真的有些得寸进尺
    真算起来,两个人的一纸合同,如果把今天也算进去的话,她真的没有拒绝的理由
    可能出来一趟,只是多增添一些情趣罢了
    看着易世闭着眼睛半天不说话,她刚要开口屈服
    却听他说:“走吧,去旋转木马。”
    若若愣了愣。
    “怎么着也得把我想玩的玩完了。”易世睁开眼睛,眼中已经没有压抑着的痛苦。
    但那眼光好像要把她扒光。
    若若隐隐有种羊入虎口的预感。
    --
    文爱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