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银光之浪H

    第三十次调教(h,sm,1v1) 作者:花重锦
    银光之浪h
    小穴里塞着跳蛋一路走过去,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即便易世并没有打开震动,若若身体里放着这么一个淫荡的东西,表面上却要装作很自然,明明周围没有人注意着自己,却觉得所有人都知道。
    内心的紧张让她挽着易世手臂的手有些用力。
    旋转木马本来是很少女心的游乐设施
    可是身边站着易世,若若却想到了那一次,1708里的那个马鞍状的sm刑具。
    “坐上去吧,”他们走上旋转木马的台子,易世挑了一匹七彩独角兽,伸出手臂让她撑着上马,看着她,好像已经猜到了她在想什么。
    不,也许易世他本来就是这样设计的。
    若若跨上去,跳蛋在甬道里摩擦了一下,磨得她心发痒。
    易世上了她旁边一匹高大的白马,这个男人太可恶了,  明明是给小孩子的玩具,竟让他骑出来了白马王子的风范。
    七彩独角兽和大白马都晃动了起来。
    跳蛋在若若的小穴里随着独角兽的升降起起伏伏,越插越深。
    若若下意识的收紧了腹部,而一直看着她的易世竟然在这个时候又按开了震动。
    夹紧的阴道加剧了震动的刺激感,若若没有心理准备,“啊”的叫了出声,身体前倾,身体的重量全靠在了独角兽的脖子上。
    易世一脸得逞地笑,看着若若无处支撑,无处发泄的无助的样子,他总算是出了口恶气。
    哼,不能只折磨我一个人。
    若若从来没发现一圈旋转木马竟然有这么长的时间。
    她随着独角兽起起落落,跳蛋在体内的震动已经越来越舒服,她紧紧抓着独角兽头角的凹凸,就快要进入状态。
    易世突然声音不大不小地说:“忍住,不然我叫周围所有人都看你。”
    若若一惊,高潮的时候就算自己再控制,表情上也会让人看出来端倪,更何况还有身体控制不了的反应。
    不行,她还是拉不下脸皮,就算是陌生人,被知道了自己在旋转木马上高潮...
    啊,不能想,实在是太丢人了。
    她拼命的忍住想要高潮的感受,可是身体上每一个细胞都开始难受起来了。
    这是让她高潮禁止啊。
    她全身发痒,止不住的哆嗦,下腹被跳蛋带动得抽搐,她的心好像被挖了一大块。
    忍不住了,怎么办?
    她求助地看着易世,还有他嘴角那一丝坏笑。
    旋转木马终于停了,易世也关了震动,若若把高潮忍了过去,却更加不舒服,下来的时候甚至腿都在抖。
    易世挑了挑眉,双手插在若若的腋下,一抬,就把她抱了下来。
    周围的人纷纷侧目,若若羞红了脸,埋在易世的颈间不肯抬头,易世换了个姿势,就这样一直公主抱着走出了出口。
    “好了吗”若若地声音小的像蚊子叫一样,”可以...把跳蛋取出来了吗?“
    “想什么呢”易世抱紧她,“怎么能这么便宜了你”
    若若双手抓紧易世胸前的衣服,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
    “哇你知道吗,银光之浪的座位都是情侣式的,一个人坐在另一个人的怀里,把两个人绑在一起。刚刚有一车最后剩了两个男生,他们死都不坐一起,都愿意多等一趟也要自己一个人坐一个情侣座,哈哈哈!”
    若若刚刚恢复了一点,腿不再发软,勉强下来自己走着,就听到来来往往的行人兴奋地交谈着。
    易世眼睛眯了眯,若若一惊,不会是要玩银光之浪吧,银光之浪是激流勇进的变形设施,但是全程有将近二十分钟,七八处上升下落区,她还塞着跳蛋,这么长时间,这么颠簸的路段
    她只是一想就觉得折磨了。
    她刚要说什么,易世突然靠了过来,吻上了她的唇。
    唇齿间流连了一会儿,她的头脑慢慢一片空白。
    易世好好品尝了一下她的芳唇,终于餍足离开了她的唇,凑到了她耳边说了一句:“嘘,什么也不要说,不要挣扎了。”
    不挣扎了
    那就享受吧
    若若有了主意,抱上男人的脖子,在他耳边吹着气:“那你可要一直看着我哦”
    说完,还用舌尖轻轻舔了一下他的耳根
    感受到贴着自己的男人身上一僵
    若若微微笑了
    折磨她?她知道他现在更受折磨
    那,就看谁笑到最后喽
    银光之浪不是传统激流勇进那样一艘大船模样的座位,一行能做好多人,一船有七八行的那种。
    而是好像七八个小船首尾相连,每一个小船最多坐两个人,都坐在船的后半部分,坐进去要把腿向前伸直。船后半部分的中间偏右有一个座位,和这个位置错开一点略微靠前一点点的中间的位置还有一个座位。
    所以坐在后面的人必须要把腿分开,坐在前面的人要坐在后面的人的两腿中间,靠在后面的人的身上。
    工作人员放下船中间的一个扶手,就可以固定住后面两个人了。
    他们等着坐了这一趟连起来的小船的最后面一节
    易世先坐在了后面,手搭在小船的两边,大咧咧的劈开腿看着若若。
    若若一顿,走上前去,坐进了他的两腿之间,靠在了他的怀里。
    温香软玉在怀,再想到这软玉里被自己放了那么淫荡的物件,易世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分身又一次有了抬头的预兆
    不行啊他,怎么越来越不禁撩了?更何况,这个女人还没怎么撩他呢?
    调教主要是发掘女人身体里无限的潜能,他哪里用得着次次真刀真枪的上手
    若若的头刚好枕在易世的锁骨处,她微微抬头向后面看去:“老板,我想要~你把震动开开嘛~”
    要疯
    银光之浪已经启动了
    上坡时,女人紧紧地被按在自己的怀里,柔软的臀瓣刚好磨搓着他的分身。
    上坡是传送带,小船每动一下都会震一下,塞在阴道里的跳蛋就像活了过来,每一下,都让她痒到深处。
    下坡时,他的重量会压在女人的背上,分身更加用力的向臀瓣深处顶去。
    下坡短暂的失重感,她本来就很喜欢,而在失重时阴道里被插入的感觉,让她模糊了究竟是哪种刺激,她只知道此刻爽到疯狂。
    又是一个上坡,易世不在扶着座位两侧的把手,而是抱住了怀里女人,握住了她胸前的两坨软肉,将头埋在她的颈窝,呼吸着她身上的味道。
    又是一个下坡,若若回过头来,看着身后男人有些沉迷的表情,她轻松的吻上了他的唇
    坐在前面的游客们,都沉浸在游乐设施里,没有人发现最后一节小船里正在上演着春宫绝艳。
    ...
    反反复复,来回往复
    ...
    易世的分身在若若的臀瓣进进出出
    跳蛋随着游乐设施的颠簸在她体内上上下下
    易世手里的软肉随着不同的失重变幻着形状
    胸前的刺激让她更加渴望
    情到浓时的拥吻
    每一次俯冲都会被飞溅的液体打湿
    水珠挂在两个人的身上
    不过给两个人增加了更多的情绪
    最后一次是一个大坡
    爬坡冗长的颠簸,慢慢唤起了两个人心中的预感
    俯冲
    女人的小手抓紧了男人的大腿
    易世感受到怀里肉体美妙颤动的频率
    湿透了
    还好全身因为飞溅的水浪湿透了
    才能不被人发现
    她的下身早已经被自己的淫水打湿,泥泞不堪
    若若想去旁边的纪念品店买件衣服来换,路上,易世看到跳蛋的线头从她的超短裤口露了出来,上前一步把她挡在自己的阴影里,然后拽着线,把跳蛋取了出来。
    那“波”的一声淹没在人声鼎沸里,可是若若却腿一软,再一次迎来了高潮。
    易世一边不引人注意的把跳蛋扔在了身侧的垃圾桶里,一边撑住了若若的腰,把她紧紧地固定在怀里,直到她颤抖的身体恢复平静。
    两个人身上的衣服都湿透了,他们旁若无人的拥吻着,这一刻他们的心里眼里只有彼此,只有荷尔蒙上头的激情。
    在纪念品店里挑挑拣拣,最后选中了一对儿印着卡通形象的情侣短袖上衣。
    他们穿出来的时候拉着手,真的是以假乱真的情侣了。
    “下一站去哪里?”一开始是易世在问若若,现在成了若若问易世。
    因为他的安排,给她带来的都是惊喜。
    这纯真的游乐场在他的导览下,变得愈发的色情了起来。
    “魔高窟。”
    魔高窟是一个融合了鬼屋和跳楼机的恐怖惊险主题的游乐设施,因为若若害怕鬼屋,所以从来没有玩过这个项目。
    可是这一次有易世,好像什么都可以尝试。
    --
    银光之浪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