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8页

    太女 作者:单人谷
    第8页
    现下这一开口,就什么都暴露了。
    唐卿元的视线扫过一边的宋穆明,丝毫没注意到江紫川的表情,她笑了笑,道:“我提前祝江公子金榜题名。”
    说完,她单手撑着下巴,眉宇间有遗憾之色,“只是日后要很少听到江公子说书了。”
    哪怕是九品的一个芝麻官,也不可能专门为她说书,唐卿元眉宇间的惆怅更明显了,毕竟江紫川讲书还是很有意思的。
    “你若想听,把他叫到府上便是。”宋穆明坐在了唐卿元的身侧,拿起茶壶为她添了一碗茶,“能为殿下调整心情,想必江公子是很乐意的。”
    声音温润,落在唐卿元耳里如同暖玉相撞一般美好,她瞧着宋穆明,这副皮相无论她看多少次都是会被惊艳到的程度。
    “殿下,你觉得呢?”宋穆明问道。
    “挺好的。”唐卿元附和道。
    江紫川也跟着坐了下来,自己给自己倒了壶茶,只能没皮没脸道:“江某随时都可以,只要殿下召唤。”
    天色大暗,马车刚要入府,就被拦了下来。
    “在下秋成霜,见过太女殿下。”
    马车外,一个清冷地声音传了进来,白薇在唐卿元示意下打开了帘子,一个穿着黑衣面容冷峻的人正站在马车外,嘴唇紧抿着,手上还拿着一个红布包裹的东西。
    “昨日家中仆人在街上与殿下起了冲突,冒犯了殿下,还望殿下谅解。”
    唐卿元瞬间便想起了,这是昨日叫嚣着让她当第五十六房小妾的那个小厮。这男子就是小厮的主人?年纪轻轻怎么就有那么多妾室,可惜了一副好皮囊。还是宋穆明好点,唐卿元下意识地比较着。
    就在唐卿元观察的时候,秋成霜双手将东西递了过来:
    “此物不算价值连城,但胜在结构精巧,还望殿下收下,全当赔礼。”
    赔礼?
    帘子放了下去,唐卿元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赔礼便不必了,昨日他被京兆尹带去了府衙,也受到了应受的惩罚,昨日事昨日了,此事早就有了结果了,秋公子不必挂怀。”
    第6章 三年一期的春闱终于降临,……
    三年一期的春闱终于降临,这是举国上下的头等大事,老皇帝似乎也没有让唐卿元插手的意思,当下大手一挥,给唐卿元放了几天假。
    身为太女,她难道不需要在这个时机里做些什么吗?
    唐卿元对老皇帝的这个举动有些意外,她想问些什么的时候,老皇帝已经倚在龙椅上困倦地眯上了眼睛,一旁侍候的老公公对唐卿元弯了弯腰,示意唐卿元可以离去。
    唐卿元很烦躁,但又说不上来是什么原因。
    回去的路上,马车摇摇晃晃,唐卿元觉得有些不舒服,眉头也蹙了起来,她道:“让车夫行驶地慢一些,我头有些晕。”
    白芷有些诧异,但还是如此吩咐了,马车顿时缓了下来。
    马车上铺着的是上好的毯子,可以很大幅度的减少晃动,更何况今日的马车还行驶在官道上。往日在山间小路,路面全是水坑和石头,行驶的时候甚至能将人也从里面甩出来,也没有见到唐卿元嫌弃过什么。
    白芷看着唐卿元蹙起来的眉,揣测道:“殿下,我帮您按揉一下吧?”
    唐卿元摇了摇头。
    摇完头没有多久,唐卿元就又道:“停下。”
    唐卿元下了马车,白芷跟在唐卿元身后。
    来自全国各地的学子们早已进了考场,此刻正在奋笔疾书。往日里熙攘的人流并没有减少多少。唐卿元看着往来的人流,只觉得胸口闷闷地,似是有一口气憋在那里,按之不下,吐之不出,憋得人心烦意乱的。
    “你个贱人,枉我待你不薄,给你吃,给你穿,给你住,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
    一旁的糕点铺子,一个略富态的女人将一个女子推到了大街上,女子身形瘦弱,面色发黄,此刻她正捂着大开的衣襟,头发乱蓬蓬的。
    街上的人迅速被吸引了过来,将二人围在了中间,指指点点。
    富态女人得意的笑了笑,她斜睨缩成一团的女子,唾了一口痰:“我给大伙见识一下,什么叫狼心狗肺,什么叫白眼狼。”
    “她,是去年那个大雪天,我见她一个乞丐衣衫单薄,没吃没喝的,就发了善心,将她捡了回来,我不说我这有什么山珍海味,但起码饿不着冻不死。”
    “你们知道她是怎么报答我的吗?”富态女人将缩成一团的女子扯了起来,另一只手将她一直垂着的脸捏了起来,暴露在众人视线中,是一张十分清秀的小脸,“她,居然勾引我的男人!”
    “呸!”富态女人往女子脸上唾了一口,十分嫌恶,“当初就觉得她一副狐媚子样,果然是个狐狸精。”
    “我不是,我没有。”
    被强迫暴露在众人指点中的女子捂着领口,眼泪流了出来,她看着富态女人,一脸恳求,嘴里只是重复道:“我没有,真的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不是你?那我看你俩抱在一起,衣衫不整的,你是说我眼瞎吗?”
    “还有这种人?”
    “女人嘛,不就是这个德行。”
    “王大娘的好心真是喂了狗。”
    “王大叔真是个有福气之人啊。”
    “......”
    “大娘,你不觉得奇怪吗?”人群中,一个提着篮子的女子努力挤了进来,“别说她有没有勾引你老公,就是她勾引了,你男人难道不知道拒绝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