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2页

    太女 作者:单人谷
    第12页
    明明唐卿元正视着他,可他却好似藏在厚厚的浓雾之下,唐卿元看不见他的任何表情。
    她只能听见自己刚刚好不容易安静下去的心,又开始“砰砰砰”地跳了起来,比刚刚的幅度还要大,比之前任何一次都来的剧烈,来的猛烈。
    她,这是怎么了?
    脸颊也迅速发烫,呼吸也不甘落后,开始急促起来,唐卿元回过神后赶紧别开脸,她迅速往前走了几步,在脸上烫意微微消散后,她看着人流中恍若仙人的宋穆明,指着某个方向道:“到了,那家馄饨店就在那。”
    夜色下灯光里,有一口大锅正冒着袅袅白雾。
    唐卿元说完,也不顾宋穆明如何,她自顾自的往前走去。
    第10章 煮馄饨的锅翻滚着,咕噜……
    煮馄饨的锅翻滚着,咕噜噜地冒着大泡,升起来的白雾带着馄饨的清香味儿扑面而来,唐卿元嗅了一口,肚子同时也叫了起来。
    唐卿元狠狠的嗅了一口,肚子里的馋虫快要爬出来了,她迫不及待道:“老板,来四碗馄饨。”
    随后找了一张桌子坐下,宋穆明缓缓而来,坐了下来。
    唐卿元直愣愣地看着面前桌子上的花纹,神态十分专注。她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把视线搁在了身边这个人身上。
    脸上的热意没有完全散去,只能庆幸已经暗下来的天色和周围亮起来的灯笼,让她红得发烫的脸颊没有暴露在众人眼前。
    “四位客官,馄饨来咯~”
    四碗馄饨很快就端了上来,胖胖的馄饨罩着薄纱漂在碗里,碧色的葱花在薄纱上,经过热气的熏蒸后发出诱人的香味。
    唐卿元拿起勺子,就往嘴里塞了一个。随后对宋穆明道:“你尝尝,这家馄饨真的很好吃。”
    书童捧着馄饨,一脸不满。
    他眼神落在宋穆明身上,他家公子是什么身份,怎么可以在这种地方吃饭?而且,他家公子不吃馄饨。
    “重阳公主,我家公子......”
    “你说什么?”唐卿元又塞了一个馄饨含糊地问道。
    “我说,我家......”
    他刚扬起声音,宋穆明的视线扫了过来,淡淡地,没有夹杂丝毫感情。书童却如坠冰窟,浑身都僵住了,剩下的话也被僵在了喉咙里。
    随即一股强烈的恐慌感席卷而来,握在手里的勺子“啪——”地一下摔进了碗里,溅了一手汤汁。他来不及擦,刚想跟宋穆明求情,还没开口,又收到了宋穆明的视线,比之前的还要淡,还要冷。
    “怎么不说了?”唐卿元看向突然哑口的书童,白芷也跟着看了一眼书童,没有说话。
    “他说,我很喜欢吃馄饨,谢谢你带我来。”宋穆明终于拿起勺子,挖起一个馄饨塞进了嘴里。
    即便是这么简单的动作,他也做的行云流水一般,好看极了。
    唐卿元看了几眼后忙给嘴里塞了一个馄饨,不得不收回视线,她生怕自己不小心看呆了去。
    宋穆明跟话本子里的妖精似的,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我要勾人”的讯息。
    一个大男人,长得这么好看做什么?成心惹人惦记。
    在碗和勺子的碰撞间,独属于宋穆明的声音响了起来:“我一直有个问题想问殿下,殿下可否为宋某解答?”
    唐卿元抬起头看向宋穆明,只是一瞬便挪开了,她道:“你想问什么?”
    “殿下觉得江紫川这个人怎么样?”宋穆明垂着眉。
    “挺好的啊,长得英俊学识也行,我喜欢听他说书,他说书有意思,故事也新颖。”
    “只是这样?”
    “昂?”唐卿元的视线又落在宋穆明脸上,面色不解。
    “没什么。”宋穆明悠悠道:“我只是替朋友打探打探路。”
    唐卿元点点头,二人便再没有说话。
    吃完馄饨,唐卿元生怕再待下去会被宋穆明看到此刻正发红的脸,连忙带着白芷离开了,几乎是落荒而逃。
    待唐卿元视线完全消失后,一口馄饨都没有吃的书童连忙跪了下来,因为幅度太大,坐着的长条凳子倒在地上,发出声响,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宋穆明嘴角噙着的笑不知何时消了下去,神色淡淡,看不出丝毫表情。
    他慢条斯理拿出一张帕子,擦了嘴角后又擦了擦手指,做完这一切后他才抬起眼睛看着书童。
    “你跟在我身边多少年了?”宋穆明问。
    “十年。”书童低下头,战战兢兢道。
    “十年,”宋穆明意味不明的嚼着这俩字,“十年了,你在我身边怎么还是这么蠢?殿下她虽然名声不怎么样,但她也是当今亲笔御封的储君,不是你可以随意造次的。你我情谊已尽,他日再见,便是陌路。”
    一番话,四毫不留情。
    书童知道他这是铁了心了,可还是有些不服,他只是替自家公子谋不平而已。
    自家公子前途才识过人,本来应该高中状元然后扶摇直上,平步青云。这一切都被唐卿元那个女人给毁了,毁了也就算了,做驸马就驸马,可为什么不能是宁阳公主唐卿爻的驸马呢?
    宁阳公主样貌出众,学识过人,这样的人才是自家公子的良配。
    到底是一起生活了十年的人,宋穆明一眼就看穿了书童的小心思。却没有说什么,只是看着碗里剩下一半的馄饨意味不明地笑了笑,站起身,沿着长街缓缓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