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3页

    太女 作者:单人谷
    第13页
    宋丞相能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实力是一部分,剩下的一部分,便是步步经营小心翼翼。宋穆明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拖自家父亲的后腿,不把有问题的人留在身边。
    书童服侍他确实尽心尽力,可是那一张肆无忌惮的嘴却是一个巨大的隐患,迟早会要了身边人的命。
    夜色凉了,春天的晚上凉意有些瘆人。
    守在丞相府外的门卫见到宋穆明,忙迎了上来。宋穆明抬头一看,只见高大巍峨的赤色大门上,悬着两个艳红的灯笼,门匾上“丞相府”三个字龙飞凤舞,是当今圣上的御笔亲赐。
    表情一直淡淡地宋穆明神色变了,双眼如墨,比这黑夜的颜色还要厚重,深沉地看不见底。
    春闱第三天结束,在里面待了三天的学子终于出了考场。
    上次与唐卿元不欢而散的宁阳公主此刻也提着礼物登门道歉。
    “这个琉璃瓶是前朝某位大家所铸,现在送给大姐,作为赔礼。”宁阳今日穿着的是一身淡紫色的衣衫,整个人清雅脱俗。她浅浅一笑:“或者姐姐有什么其他喜欢的东西,宁阳可以弄来送给姐姐。”
    “只要姐姐能够原谅宁阳当日的口无遮拦。”
    宁阳话已经说到了这个地步,言语和态度真诚不似作假,唐卿元也挥挥手,表示自己并没有放在心上。
    “姐姐真的没有什么其他喜欢的东西吗?”宁阳眼神定定地落在唐卿元身上,又问了一遍。
    “没有。”
    “那就算了,”宁阳听了后眸光微闪,状似松了一口气道:“刚好可以给我剩下一笔银子,宁阳就先谢过大姐了。”
    宁阳离去之后,在春闱结束的晚上,唐卿元就收到了一个怪消息:有两个人不见了。
    一个是以说书人的身份混出名气的,绝大多数人都觉得他会夺得此次春闱前三甲的江紫川;另一个是前些日子到公主府门口,为其父无礼行为道歉的秋成霜的妹妹,秋白月。
    京兆尹坐在唐卿元对面,不住的擦着汗,“事情就是这样的,在江紫川进考场的前一天,有人看见他与殿下您谈笑风生。至于秋白月......”
    京兆尹没有再说下去,太女她和秋家的瓜葛他也是参与了的。
    眼见着唐卿元听他说完后神色沉了下去,京兆尹的心也跟着沉了下去,他甚至想自己整个人也从这椅子上沉下去。
    审问一国公主,而且还不是普通的公主,他是怎么有胆子进入这个公主府的?
    “我当然知道这件事肯定跟殿下无关。”京兆尹感觉自己后背已经湿了一片,凉飕飕地,“我就是来问问,问问。”
    “我突然好奇,你是怎么做到京兆尹这个位子上的?”唐卿元听完京兆尹的话后,一瞬间觉得荒谬,“别人跟你说看见我和江紫川谈笑风生,你就直接来找我?”
    她忍着怒意,继续道:“这三天他去了哪里,你有没有查一下?最简单的,他是此次春闱的考生,你有没有去查查监考官的考生登记薄子吗?”
    “没有。”京兆尹老老实实道。
    唐卿元气笑了,“没有?你就跑到公主府来问我?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
    京兆尹连忙站起来行了一礼,双腿发软,他以前怎么没有发现,这个各方面都算不上优秀的公主会有这么大的威势?
    他吊着一口气,声音漂浮着:“这件事是下官疏忽,叨扰了殿下。”
    “那你还不快滚?还要本殿下夸你一句为官不畏强权,敢为百姓出头吗?还是要我现在进宫,让我父皇他亲手题几个字赞赏赞赏你?”
    “不敢,不敢。”京兆尹忙弯下腰,深深行了一礼。豆大的冷汗从他额头滑了下来,“下官这就告退,这就告退。”
    “站住!”京兆尹刚走两步,就被唐卿元唤住了。
    他提着心,僵硬着身子转了过来,僵硬地拱了拱手,他的声音好似快哭出来一样:“殿下还有什么吩咐?”
    “那个叫秋白月的,又是怎么回事?你跟我说说。”
    京兆尹悄悄地看了一眼唐卿元,随后战战兢兢道:“秋白月在秋府的地位不高,服侍的人也没几个,大家是突然发现她不见的。回忆起来发现最后一次见她是三天前。”
    “我看你调查秋白月调查得挺仔细的吗?”唐卿元先是嘲讽,随后冷言道,“所以她丢了,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第11章 “难不成,你把她的失踪……
    “难不成,你把她的失踪也归在我身上?”
    “不敢,不敢,”京兆尹垂着身子,背上的冷汗受了凉风,变得冰飕飕地。
    他现在有些后悔,后悔自己为什么要走这一遭。
    来之前为什么没有仔细想想,一国储君想要整个人,怎么会使用如此下三滥的手段!害得自己落入现在这个进退两难的地步。
    唐卿元她挥挥手,“念在你还算尽职尽责的份上,走吧,好好寻寻二人,说不定去了其它什么地方。”
    “殿下,有没有这么一个可能?”京兆尹刚转身,又迅速转了回来,他看着唐卿元,“他们二人会不会是去私奔了?”
    他待在京兆尹这个职位多年,经常看见像他们这样,因为女方父母不同意而私奔的男女。
    唐卿元深深吸了一口气:“有可能,但是没必要。江紫川是很有可能拿到前三甲的人,就算拿不了前三甲,也能混个官职,努力几年,也能出人头地。他们秋家也不是什么大门大户,不至于得罪这么一个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