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4页

    太女 作者:单人谷
    第14页
    “而且,”唐卿元语气里能听出几分恨铁不成钢来:“如果是私奔这种事,秋家定然有所猜测,只会派府丁去追,不会报官。”
    为什么不会报官?京兆尹没明白。
    “你不知道?”
    京兆尹顶着一头冷汗,默默摇了摇头。
    唐卿元一时无语,她道:“报官之后,私奔之事不就天下皆知了吗?这会毁了这个家族其他女孩子的名声。”
    京兆尹恍然大悟,在看见唐卿元冷着的脸后又连忙将头低了下去,心中揣揣:“殿下说的是,下官这就告退。”
    “等等,”只听见唐卿元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带着些几分探寻,她一个字一个字问道:“是谁告诉你,这俩人和我有关系的?”
    京兆尹终于敏锐了一次,他嗅到了唐卿元说这话时语气的不同寻常,连着他的话也迟疑了下来:“是一个衙役......”
    “这事不简单,”唐卿元顿了顿,“你回去可以盘问一下他,问问他为什么要这么说。”
    “这?”京兆尹的眉头皱了起来。
    “难道怎么盘问人还要我教你?”
    京兆尹打了一个寒颤,忙道:“没有,没有。”
    春闱刚结束,唐卿元又被迫过上了苦兮兮地入宫日子。
    刚等到下朝,老皇帝大手一挥,让唐卿元去了礼部检查那些阅试卷的官员。
    可以不必一直坐着念奏章,学批阅,这是唐卿元在春闱前最想做的事情,可临到头的时候,她又有些不想离开。
    她看向老皇帝,许是接连丧子的原因,他身上的将军肚不知何时消失地没了踪影,黄袍空荡荡的裹在身上,看起来有些莫名的可怜。
    儿子一个个的或死或残,能够继承皇位的人皇子全军覆没。如果再将皇位送给当年与他争得头破血流,害得他几次命悬一线的兄弟,怎么想也不会甘心。
    过继孩子?终究不是他的血脉,也不放心。
    唐卿元又坐了下来,她道:“父皇,我想先将这这些奏折全部都看一遍,然后再去礼部,看看大臣们的进展。”
    季草送她的荷包被她有意的悬在了腰间,上面迎春花正开得娇俏。或许一个女人做储君也挺好,起码将来会有一些女子不会被轻易地发卖,不会自主不了自己的人生。
    储君之位重几何?重如大宁国土,一个不慎,便是国破人亡。
    她不喜欢这储君之位,一说起储君之位,她就想起了自己那挨个儿没了的兄弟们。或许此刻刀已经悬在了她脖子上,说不定下一刻,她也会步入自己兄弟们的后尘。
    可她现在是储君,是大宁的储君,是大宁古往今来的第一个女储君。
    身为储君,就应该做储君应该做的事情。
    唐卿元难得主动一次,老皇帝听了后终于抬起了他一直落在奏章上的视线,低低的“嗯”了一声。
    唐卿元果真坐下了,虽时不时地意识飘忽,但比之前好了太多,起码定下心来了。
    贴身服侍老皇帝的公公张恪见状,白净的脸上多了抹欣慰,他转头,看向了正打量唐卿元的老皇帝。
    或许是因为今日唐卿元比往日入神一些的原因,午时刚过,所有的奏章便被处理完了。
    她长舒一口气,展了展已经有些酸疼的肩膀,与老皇帝禀了后,便乘着马车慢慢往礼部而去。
    临到礼部门口时,唐卿元刚踏上台阶,就看到了一个背对着她,看起来像是高山上从顽石中钻出来的劲松身影。
    仅凭一个身影,唐卿元就认出了这人是谁——正是宋穆明之父,如今大宁官居一品的宋丞相。
    唐卿元抬起的脚僵在原地,礼部的大门就在头顶,但她没有迈进去的勇气了,只想着该怎么逃跑最合适,最正常。
    她清楚的记得,在她被封太女的当天,宋丞相就在宫门口跪了整整一夜,这也就算了,结果她爹第二天就把丞相儿子给她指婚了,她其实是怀疑过这是她爹的报复行为,宋丞相心里应该杀她的心都有了。
    唐卿元边想着,迈出去的脚迅速收了回来,迅速转身径直往轿子里钻,像极了见了猫后迅速隐藏自己身形的老鼠,生怕自己下一秒会被逮住。
    “太女殿下。”中气十足中夹杂着几分老意的声音自身后传来。
    唐卿元浑身一个激灵,完了,猫把老鼠逮住了。
    第12章 责罚
    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唐卿元看着面前的轿子,认命地叹了一口气,转过身,就看见了宋丞相迈过门槛的身影。
    宋丞相走近了些,行礼后似是随口问道:“殿下怎么一来就要走?”
    态度算不上好,但言语间也没有唐卿元想象的咄咄逼人,这是宋丞相以往的风格。
    唐卿元悄悄吐了口气,捏着的心松了些。
    她回了一礼,将背挺直了几分,下巴微扬,觉得心中有了些底气后,才道:“刚刚有东西落在轿子里了,我打算去取。”
    确实很有底气,说这一句话,她面不红气不喘的。
    宋丞相年过半百,一身朝服衬得他仙风道骨,从他眉宇间依稀中能找出宋穆明的几分影子,看得出他年轻时候也是一个俊俏的少年郎。
    他也没有多说话,只是直接问道:“殿下是来看阅卷的?”
    “嗯。”唐卿元端得一副好姿态。
    “殿下,那就跟臣一起进去吧。”宋丞相说完,便在前面引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