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8页

    太女 作者:单人谷
    第18页
    说完,就让书童将刚刚赢得的一万一千两银票搁在了秋成霜的名字上,今天他身边换了一个新的书童,见到自家公子这种行为虽然不解,但乖乖地听从了命令。
    唐卿元本想继续压江紫川,他踪影虽然没了,但肯定活着。可一想到江紫川本身才识过人,本就是前三甲的热门人选,要是赢了,也没有太大的意思。
    她想了一下,计从心来:“那我这次也学宋公子剑走偏锋好了。”
    说完,便随意指了一个名字,末了一看:林长徽。
    唐卿元十分满意道:“这个人的名字还挺好听,那就他了。”
    宋穆明微微诧异,喉间流出的声音恍若暖玉相撞,十分悦耳:“殿下不再仔细考虑考虑?”
    “不必。”唐卿元笑得坦然,似是在回报宋穆明之前的意味深长,她道:“落子无悔。”
    14. 宁阳想成婚了 放榜之后,江紫川的依旧……
    放榜之后,江紫川的依旧踪迹全无,与他一同失踪的秋家那个小姑娘反倒是找见了。
    原来是夜间失足掉进了府中池塘,沉了下去,这些日子才重新浮上来,面目已经泡地辨认不出,验骨师验完骨,确定与失踪的秋白月年岁骨骼一致后,这才上报。
    在秋白霜上榜的喜事下,这件事算是无声无息地了结了。
    可江紫川去了哪?
    身为好友的宋穆明也将京城掀了个底朝天来,愣是一根头发丝儿一片衣角都没有找到。
    事出反常必有妖,可现在谁也找不到妖究竟妖在了哪里,妖在了何处,所有人都成了无头苍蝇。
    在京城某处房间内,床上躺着的竟是京兆尹和宋穆明掘地三尺都没有找到的江紫川,他闭着眼,嘴唇发白,似是睡了过去。
    眼下乌青,看起来瘦了整整一圈。
    裸/露的皮肤上,能看见骇人的淤青与醒目的红痕交织铺就在上面,显然是受过什么刑罚。
    半晌后,一个女子推门走到了床边,坐了下来。
    一身紫色衣装,金丝织就的繁花从领口蔓延至衣摆。头上仅用一根金簪懒懒地固定着鸦青色的鬓发,朱颜粉面,看起来恍若九天仙女一样神圣尊贵。
    她说话也如同想象中的温柔,声音好似迎面撞见的一团云,听了便想沉溺其中:“江公子,江公子你还好吗?”
    江紫川似是听见了呼唤,他皱着眉,好似受到了梦魇一般挣扎着想要醒过来,却怎么也挣扎不开那些束缚他的东西,只能又沉沉地睡了过去。
    女子依旧柔着嗓子,“江公子,醒醒。你马上要回家了。”
    江紫川仍紧闭着眼,一动不动。
    女子脸上表情变了,她站起身,看着江紫川冷笑一声,拿出帕子擦了擦自己刚刚拍过江紫川的手,面上十分嫌恶。
    她的眼睛是茶色的,眯着眼睛时给人一种诡异的妖艳感。
    朱唇轻启,带着嘲弄:“把他丢出去吧,没用的废物,唐卿元看上的东西,也不过如此。”
    言语间,像是在处理物品一样随意。
    江紫川终于有消息了!
    被发现时他裹着被子躺在路中央,被子里面不着寸缕,身上伤痕严重。
    醒了后,一言不发,就坐在那,呆呆愣愣的,像是被人夺了魂吸了髓一样。
    大夫来看过后,说他肾精亏损严重,体内肝气郁结,需要长期调养调养。至于皮肉上的伤,只是看着可怖,过些日子便可以恢复。
    宋穆明赶来时,江紫川正抱着被子呆呆地看着某一处,眼中没有焦距。
    见到宋穆明,他眼中才恢复了点神采,只听江紫川气若游丝道:“你见过神女吗?你见过魔女吗?”
    语气幽幽浮浮,像是整了两坛老酒灌下去说出来的话。
    宋穆明没有理会他的胡言乱语,问道:“这些日子你去哪里了?”
    说完后,他想起来江紫川被发现时的情形,斟酌言词后迟疑道,“你……遇到什么事儿了?”
    江紫川并没有答他的话,只是自顾自地说着话。语气欢喜雀跃:“我见到神女了。”
    下一秒,他眼中划过害怕,他捏紧了被角,颤抖着嗓子,连身躯也跟着颤了起来,仿佛见到了什么骇人的东西,他惊恐道:“我看到了魔女。”
    江紫川的这个状态看样子是问不出什么了,在药效上来后他便睡了过去,宋穆明安排人照顾好他后便离开了。
    次日来时,江紫川已经恢复了往日的打扮,整个人看起来与往日没有丝毫不妥,除过瘦了一大圈的起来像是骷髅的身材,和举手投足间从从衣服下露出来的红与青的可怖伤痕。
    让人不禁有些疑惑,他消失的这些日子,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好好的一个人,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宋穆明在江紫川旁坐了下来,精致的玉佩在腰间隐着,上面泛着的温润之色与宋穆明眼中映出的光芒如出一辙。
    宋穆明问道:“你这几天去了哪里?”
    江紫川摇着扇子,闻言瞥了一眼宋穆明,才慢悠悠道:“昨晚不是跟你说过了,我是去见了神女。”
    宋穆明反问:“神女?”
    江紫川得意地哼哼两声,“谁让你早早就有了未婚妻呢?这种福分当然只适合我啦。”
    宋穆明:“……”
    宋穆明挪回看他的视线,反唇嘲讽道:“不是所有人都喜欢这种把人精气吸干的福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