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5页

    沙雕男友是外星alpha 作者:漫无踪影
    第5页
    路星程满脑子都在冒“心疼”“心疼”“心疼”。
    秦珩则满脑子都在冒问号,如果他有读心术,完整知道路星程内心的想法的话,大概就不只是冒问号那么简单了。
    秦珩见救命恩人迟迟不说话,便先开了口。
    “你好,我叫秦珩,非常感谢你救了我。”秦珩考虑周全,用的是英文。
    路星程当场傻眼了,中文这门异星语博大精深,他勤奋而认真地学习了一会儿,才刚到可以正常对话的地步。
    结果这个柔弱的omega却跟他说另一门异星语?
    他手里握着手机,心想,现在学习,还来得及吗?
    秦珩见眼前的外国人露出呆滞的表情,他琢磨了一下,用中文问道:“你不是英语地区的人?”
    路星程语调机械地说:“我会中文。”
    秦珩:“……”
    路星程见秦珩缓缓垂下眼帘,纤长的眼睫毛遮住了星夜般漂亮的眼睛,然后对方抬起修长的手指,轻轻捂着嘴,“虚弱”地咳了一声,这一咳,让“脆弱”的omega肩膀都颤动了一下,那模样宛如叶子上摇摇欲坠的露珠。
    秦珩的动作其实很快,但是在路星程眼中,如同偶像剧慢放镜头一样,每一帧画面都拥有特别的吸引力,仿佛那颗露珠落在了他的心尖。
    秦珩掀起眼帘,再次看向路星程
    路星程又闻到了那缕很浅淡的香味。
    是秦珩信息素的味道。
    路星程这个宇宙级单身汉立刻支棱起来了。
    此时,所有的事情都不再重要。
    路星程满脑子只有一件事!
    他上前一步,左手轻轻地压在心脏上,右手微抬,伸向秦珩,碧绿色的眼睛里满是期待与喜悦。
    “你好,我叫路星程,来自联盟帝星,请问你愿意成为我的omega吗?”
    清冽干净的声音,诉说着路星程最真挚的请求。
    秦珩:“?”
    作者有话要说:  沙雕大橙子视角里的秦珩,不是真的秦珩,不要被他带偏了,秦珩一点不虚弱也不柔弱=v=
    路少将的前缀非常长~
    第3章 留下来
    “嗒嗒嗒”。
    急促的脚步声在走廊里响起。
    一个身形微胖,脸色焦灼,头发乱糟糟的男人一路小跑着越过人群,他身上的衣服皱巴巴的,就像刚和人打过架一样,胳膊肘和膝盖都是擦伤。
    这男人就是秦珩的经纪人施一洲,他们乘坐的游艇脱离危险后,他立刻联系救援队,搜寻秦珩,他还没来得及封锁消息,就有消息灵通的媒体收到了他们遭遇海上龙卷风的消息,自此,施一洲的手机就没停过。
    施一洲一边与媒体周旋,求他们别再打自己的电话,一边关注救援情况,另一边还要向公司高层汇报情况,忙得人都要脱一层皮,当然,抛开这些外在因素,他真正担心的还是秦珩的安危。
    就在他忙得口干舌燥,看上去只剩半条命的时候,他接到了秦珩的电话,听到秦珩声音的那刻,他差点哭着跪下来朝老天爷拜三拜。
    施一洲挂了电话,就立刻往医院赶。
    谁知他一推开门,就看到一个外国人殷切地握着秦珩的手,像个脑残私生粉。
    施一洲警铃大作,剩下的半条命也要不好了。
    紧接着,他又听到外国人说:“我非常喜欢你!相信我们是全宇宙最配的al……”
    施一洲可以确定,这就是个核。弹级别的脑残痴汉私生粉!
    他大惊失色,随后身形一飞,试图拉开外国人的手,结果拽了拽,没拽动。
    施一洲:“……”
    路星程疑惑而警惕地看向冲进来的陌生beta,他听到omega叫对方“洲哥”,那应该是比较亲近的关系了,出于礼貌,他缓缓松开了手。
    施一洲立刻挡在秦珩面前,生怕这个外国人有过激的举动。他上下打量着路星程,戒备地瞪着眼睛:“你是脑残粉?!”
    “什么是脑残粉?”路星程一脸茫然,不过他学习能力很强,思索一番后,迅速问道,“是把大脑切成一根一根的吗?”
    施一洲:“……”
    秦珩拉了拉施一洲,示意他让开:“他救了我。”
    秦珩这句话让施一洲愣了愣,这看上去智商不对劲的外国人是他们的恩人?
    路星程不知施一洲心里所想,但现在他心里有点打鼓,搞不太清这个陌生星球的状况,不过出于一个优秀alpha的尊严,他脸上一直保持着完美的礼节性微笑。
    秦珩注视着路星程,对方的眼睛十分漂亮,仿佛是一泓碧绿池水,又仿佛是柔软的青草形成的层层波浪,绵延至天际,空气中浮动着清新的香味,轻轻闻一下,整个人都能软绵绵的,然后只想躺在这绿涛里,缱绻一整天。
    秦珩如墨的眼睛里映着那高挑又略显呆愣的身影,他轻声问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秦珩说完,见路星程还是有点茫然:“我的意思是我的身份,我是做什么的。”
    他特意解释了一遍,就怕路星程不明白。
    路星程摇摇头,他当然不知道秦珩的身份,他也不在意秦珩的身份,他不是那种在意家世的人。
    不过让他在意的是,为什么秦珩会这么问?
    难道秦珩的身份还有其他隐情?
    这两人的交流压根不在一个频道,但还是对上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