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8页

    沙雕男友是外星alpha 作者:漫无踪影
    第8页
    想到这,路星程就想叹气,要知道,他可是拥有星系外交护照的少将,但在这个星球,他的外交护照不管用。
    好在做假身份这种事,他有经验,以前需要执行特殊任务时,他为了隐藏身份,也需要做**。
    他看了一眼手里发热的手机。
    他需要比手机功能更多的电子产品,才能做身份证明。
    路星程向酒店服务生比画道:“请问你们这里有比手机大一点,容量更大,功能更强,能连上互联网的机器吗?”
    路星程仗着金发碧眼外国人面孔的便利,即使说话有点“智障”,别人也只当他是中文不利索。
    服务生想了想,道:“客人,请问您是指电脑吗?”
    电脑?听上去和智脑很像,应该是他需要的东西吧。
    路星程不动声色地说:“对。”
    酒店服务向来周到,即使是电脑,也有备用的。
    服务生微笑道:“您稍等,我这就去帮您拿电脑来。”
    不一会儿,服务生拿着一台崭新的电脑来了。
    路星程当然不需要像地球人一样,使用键盘操作电脑,他只需要在开机时,将自己与电脑连接,智脑就会操控电脑。
    当他的智脑接上电脑后,他不得不吐槽一句,这星球的电子产品好古老,他的操控效率被大大降低了。
    做**明的难点在于怎么让这个身份真实存在于系统里,变成合法的。
    路星程的智脑对地球的网络来说,无疑是几十条鲸鱼在一个狭小的海湾里冲浪,庞大的身躯造成了网络的拥堵。
    几秒后,酒店的网络信号突然开始卡顿,正在埋头玩手机的客人纷纷举起手机,像小蝌蚪找妈妈一样焦急地寻找网络信号。
    “怎么突然没网了?”
    “怎么回事?”
    酒店前台的电脑也突然全都刷不出页面,紧接着,一排电脑全部黑屏。
    无论工作人员们怎么重启电脑和网络,都无济于事。等着办理入住的客人越来越多,焦躁的情绪在大堂里蔓延。
    同时,身为罪魁祸首的智脑正高声提醒道:警告!能量过载!
    “?”路星程一脸惊讶,“我只使用了一点能量。”
    智脑遗憾道:英明神武伟大的路星程阁下,即使只是一点点能量,这星球的破网也无法承受呀。
    路星程:“……”这到底是多破。
    好在他已经制造好一个新身份。
    路星程退出网络后,酒店的网络信号逐渐恢复正常。
    很快,餐厅也为路星程端上丰盛的晚餐,他在吃完神奇的地球食物后,便去前台拿卡,然后回房休息。
    这一天发生的事情太多。
    路星程需要一点时间来消化。
    路星程不知道,在他离开后,酒店前台乱成了一锅粥。
    原来是之前刚办理完入住的客人发现自己的房间与预定的不相符。
    本来工作人员还以为只是个例,结果出错的房间越来越多,工作人员忙得团团转,就连经理都出来道歉。
    酒店经理一边被客人们当儿子骂,却只能赔笑,一边又怒火冲天地把技术人员当儿子骂:“怎么会出现这么多错误?!你们白长脑袋了!”
    “可能是刚才信号不稳,造成系统错误。”
    “不要跟我解释!赶紧处理好!”
    ***
    路星程的房间是顶层总统套房。
    从专用电梯出来,是一道长长的走廊,走廊尽头是金碧辉煌的大门。
    路星程刷卡进屋后,先进入的是套房的客厅。
    客厅的沙发和桌上摆着一些凌乱的物品,沙发靠垫也都歪斜地摆放着。
    路星程立刻意识到,这个房间里有人。
    他小心翼翼地靠着墙边走,这能提防被敌人从背后偷袭,他警惕地观察着每一个角落。
    客厅左边是主卧,一进入主卧,路星程就闻到一丝熟悉的香味。
    这……好像是秦珩信息素的味道?
    原来这是秦珩的房间。
    omega的气息让路星程放松下来。
    一阵微风从窗外飘入,吹过秦珩睡过的枕头与被子,omega的信息素味道扑面而来。
    是阳光照耀下森林的味道。
    这对于路星程来说,有点过于刺激了,他的心跳不由自主地开始加快。
    路星程快步离开主卧,他深吸一口气,揉了揉发烫的脸和耳朵。
    客厅里的空气没了秦珩的气息,路星程发热的脑子迅速冷静下来。
    他的智脑也开始提醒道:路星程阁下,经扫描,你身上的细菌已经超标,建议你迅速清洁。
    路星程闻了闻自己身上的味道,的确不太好闻。
    智脑:还有你的心跳比平时快了19%,请注意生命安全。
    路星程神清气爽:我现在好得很。
    ***
    秦珩在医院被里里外外地检查了一遍,确定身体无碍,他在得到医生批准后,终于可以出院。
    他疲惫地回到酒店,出了专属电梯,他望着长长的走廊,心想下次让施一洲不要订这么奢华的总统套房。
    房间太大,走起来太累。
    秦珩揉了揉眉心,越过宽阔的客厅,进到卧室时,他听到浴室里传来稀里哗啦的水声。
    他脚步微微一顿,随后拿起柜子里的高尔夫球杆,掂了掂重量,他十分满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