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7页

    沙雕男友是外星alpha 作者:漫无踪影
    第17页
    好在施一洲过来了,解救了跟拍编辑的尴尬。
    施一洲手里拿着一瓶水和风扇,这种鬼天气,人体需要源源不断地补充水分。
    秦珩接过水,问道:“路星程呢?”
    施一洲哼了一声,道:“我正想说呢,这小子不知道跑哪儿去了,结果还要我来帮他做助理的活儿。”
    秦珩听了施一洲的抱怨,不置一词。
    倒是旁边的跟拍编辑好奇道:“洲哥,你说的助理是那个金发碧眼的漂亮小哥哥吗?”
    “对啊,新招的助理,他中文还不太好,要是沟通过程中有什么怠慢的,还请多多包涵。”
    跟拍编辑震惊道:“你们恒星招助理的标准也太高了吧,他的颜值都可以进军娱乐圈了。”
    恒星是秦珩公司的名字,意喻公司里的每一位艺人能都像恒星一样闪闪发光。
    施一洲笑笑道:“你这么一说,我忽然也觉得有点暴殄天物了。”
    之前施一洲初见路星程,的确有过这样的想法,只是后来被路星程一系列的骚操作搞忘了。
    现在被跟拍编辑提醒,他又想起了初心。
    正好这时摄影师来把跟拍编辑叫走了,给了施一洲和秦珩私聊的时间和空间。
    施一洲道:“你觉得挖路星程进圈的主意怎么样?在医院见着他时,我就有这样的想法了,只是他当时向你‘告白’,太惊世骇俗,我一下给吓忘了。”
    秦珩知道路星程的秘密,自然思考得比施一洲深一层,顾虑也比他多一层。
    真做艺人,不出名还好,要是出名,祖宗十八代都能被网络洛阳铲铲出来。
    这意味着,路星程好不容易遗忘和摆脱的那些黑暗过往,可能再被翻出来,这无疑会对路星程造成二次伤害。
    秦珩眼眸半敛,认真思索。
    “诶?你怎么了?”施一洲难得见秦珩思考那么久,“我也就是这么一说,八字还没一撇呢。”
    “路星程外形出众是出众,但就是太出众了,又是一张外国脸,去拍戏的话,很难有合适的角色,观众也容易出戏,他就适合走偶像啊之类的路子,不过那又不是咱公司的特长。”
    术业有专攻,恒星娱乐公司主业还是影视这一块,论偶像培养,远不及另外两家偶像制造机公司。
    秦珩捏了捏水瓶,道:“他或许不适合娱乐圈。”
    如若是其他人这样阻拦,施一洲必然会往“资源竞争”方面去想,但是如果是秦珩,他就不会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所以他想来想去,也只能得出一个结论——秦珩舍不得路星程。
    这不应该啊,这才一天,以秦珩冷淡的性格,还真是稀罕了,难道路星程那小子会魔法?
    在秦珩和施一洲讨论路星程时,失踪的路星程回来了。
    路星程出去那么久,但衣衫整洁,只是头发稍微有些乱。
    他一进来,秦珩就又闻到了淡淡的、青涩的苦橘味。
    路星程不是一个人回来的,他还牵了一串嘴里塞着布条、蒙着眼睛的“敌人”,这些“敌人”也不知道是在地上打了几个滚,狼狈不堪,衣服皱巴巴的,沾了许多沙子,头发也乱七八糟,像刚被台风吹过。
    秦珩:“?”
    施一洲:“???”
    路星程稍微使了点力,就把那一串人拽到秦珩面前,道:“这些人偷偷摸摸跟着你一上午了,我把他们都抓来了,好好查查,一个都不能放过。”
    秦珩:“……”
    秦珩扫了一眼那些人,他认得这些狗仔。
    狗仔和正统记者不同,他们毫无职业道德和公德心,追车、偷拍、镜头怼脸还不算,还会编造各种博人眼球、耸人听闻的文章来编派秦珩。这次秦珩落海,人还在医院,网上就有了各种他落海身亡的消息以及对落海原因的猜测。
    这些狗仔甚至还和黄牛合作,倒卖秦珩的行程、私照,甚至还卖过秦珩的住宅地址,为此,秦珩换过好几次住的地方。
    所以秦珩不爽这些狗皮膏药一样的狗仔很久了。
    现在这些狗仔被路星程串成串扔到他面前,个个都很狼狈。
    怎么办?他虽然知道这样做并不好,但还是挺爽挺开心的。
    旁边的施一洲见了这些被捆在一起的狗仔,头皮都麻了!
    你这是要给我搞大新闻啊!
    他三步并作两步冲到休息室门边,把门紧紧关上,生怕走漏风声。
    一回头,就看到秦珩赞赏地拍了拍路星程的肩膀。
    路星程的小表情顿时更骄傲了。
    我!尼!玛!
    施一洲看着他们的互动,想直接昏过去!
    作者有话要说:  其实某种意义上,秦珩和傻大儿也蛮搭,让经纪人昏过去得那种搭
    第10章 上交国家
    “你干吗呢?”施一洲一个头两个大,气不打一处来地对秦珩说,“你还想夸他做得好,是不是?”
    施一洲跟了秦珩那么久,默契还是有的。
    按常理,助理惹出那么大的事,是个人,早就炸了。
    可秦珩不是普通人。
    外界都说秦珩是个长相很冷,态度也冷,心思很深的人。
    不过施一洲知道秦珩压根没什么深沉心机,相反,秦珩其实很好说话。
    至于他沉默的时候,大多不是在沉思,而是在放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