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9页

    沙雕男友是外星alpha 作者:漫无踪影
    第19页
    凉凉的药膏擦在秦珩发烫的皮肤上,那一瞬,秦珩整个人都轻松不少,再配合路星程轻柔有节奏的按捏,他现在全身肌肉都很酸爽,简直飘飘欲仙。
    秦珩夸道:“你手法力道不错。”
    得了秦珩的肯定,路星程十分高兴,他轻松地说:“以前按过,习惯了。”
    以前训练的时候,他和其他alpha经常受伤,如果机器人没空,他和好友会忍住alpha之间的厌弃与排斥,拧巴着脸给对方的后背擦药,擦完,双方还要洗一百遍手。
    “……”秦珩只当是之前路星程被养着时,那些变态要求他这么做的。
    秦珩心里有些不好受,难道刚才路星程犹犹豫豫,过了好半晌才擦药,是勾起了不好的回忆?
    秦珩奇怪路星程怎么哪儿都帮他按,就是不按他最难受的后颈,他抬头,正想说几句——
    电话就响了。
    他只能暂时放下这事,拿起手机时,他看到路星程也黑了一些,便道:“你也擦点这药,明天能恢复过来。”
    说完,秦珩就离开了。
    路星程兴高采烈地又为秦珩加了一个“温柔贴心”的优点。
    如果他的飞船还在,他现在就想带秦珩回去见他的alpha父亲和omega父亲了。
    想到他的飞船,他不禁也有些惆怅,他的飞船残骸和端脑001,还在海里泡着。
    之前他想过把残骸和端脑001捞上来,可他被残酷的现实打败。
    因为一来海洋面积太大,他很难打捞;二来就算捞上来,依靠地球现有的科学技术,他也无法修复飞船。
    作者有话要说:  端脑:谢谢你,谈恋爱还想着我
    三更送上,求老板们爱的营养液和留言呀呀呀~~
    第11章 大麻烦
    第二天,路星程跟着秦珩到了机场,过安检时,他有点忐忑,毕竟他对制造地球假身份的业务还不熟练,不知道地球人会不会查出他的身份有问题,所以他一直盯着机场工作人员看,把人家小姑娘盯的都不好意思了。
    施一洲拍了他的背一下:“你小子老朝人家放什么电?”
    “?”放电?路星程开始正儿八经科普,“电是电荷所产生的物理现象,虽然人体是带电体,但我无法产生能够电别人的电量,如果我的身体出现这样的现象,那就是身体失衡,但现在我非常健康。”
    路星程说完,还用一种关爱智障的表情看着施一洲。
    再加上秦珩一声轻笑,显得施一洲更智障了。
    “……”施一洲被笑得有点心痛,也有点牙痒痒。
    过了安检,就是vip休息区,在休息区一侧,有一面巨大的落地玻璃墙,往外能看到起降的飞机。
    作为一个能操纵各种型号飞船的优秀alpha,路星程对地球的飞行器十分感兴趣,他好奇地盯着飞机两侧的涡轮风扇发动机,脑袋跟着一架架起飞的飞机昂起,又跟着一架架降落的飞机低下,像是领导视察。
    秦珩见了路星程的动作,觉得十分有趣,不由多看了几秒。
    不一会儿,路星程回来了,他缓缓在秦珩身边坐下。
    正在写日记的秦珩抬起头,打趣道:“看出点什么了?”
    路星程像模像样地说:“想不到地球到现在还在使用如此落后的能源,怪不得飞不出太阳系。”
    “我看你是想上天。”施一洲端着手冲咖啡,优哉游哉地荡了回来。
    “现在上不了。”路星程遗憾地说。
    其实路星程说的每句话都是真的,但在秦珩和施一洲听来,每句话都像在玩幽默。
    秦珩微微一笑,低下头继续去写日记,他修长的手指握着暗红色的笔杆,手腕轻动,在纸上留下端正潇洒的字迹。
    施一洲眼尖:“你又换新笔了?”
    别看秦珩清清冷冷,看上去有点不食人间烟火,其实他的业余爱好很接地气息,那就是喜欢看综艺和买花里胡哨的文创。至于买好看文具的爱好,秦珩打小就有,而且他打破了“文具越好,学习越渣”的魔咒。
    另外,他还有一个很不接人气的爱好——写日记。
    以前秦珩接受记者的采访,说过他想要做一个好演员,就必须用心体会生活,观察身边的人事物,每天写日记,能更好地帮助他记录这些观察。
    采访的记者没有当真,并一厢情愿地觉得这大概是经纪人给秦珩立的人设,后来采访播出时,这段没什么爆点的片段被剪掉了。
    秦珩听到施一洲提到他的笔,来了劲,他很高兴地给施一洲展现他的新笔。
    指尖转了转骷髅头笔头,骷髅头的两只眼睛发出红光,然后开始“嘎嘎嘎”的唱歌。
    “……”施一洲想不通秦珩这么一个大酷哥,怎么会喜欢这么幼稚的东西。
    倒是旁边的路星程也来劲了,他眼睛一亮:“这好有意思啊!”
    “它轻轻一写,就能在纸上留下痕迹吗?”路星程神奇地看着笔记本上留下的字迹。
    在联盟帝星,笔这种东西,早就淘汰了,路星程只在历史课本里见过。
    这大约就像地球人看到恐龙一样新奇。
    秦珩倒没有被偷看隐私的不悦,因为他看得出路星程应该只是对笔本身感兴趣,无意偷窥。
    秦珩把笔记本翻到最后一页,用笔随意在纸上画了几下,道:“没错,这支笔出水非常丝滑,而且还不浸墨,你试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