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20页

    别钓了,我上钩 作者:焚梦煮酒
    第20页
    宋薇知道他是生气了,也不敢多说,晚饭准备好,才敢去敲门:“幽幽,吃饭了。”
    柳南幽来到饭厅,孔祥伟和孔令轩已经坐在桌边。
    孔祥伟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他:“幽幽,快坐下吃饭。”
    孔令轩在一旁摆弄着他的小叉子,突然扬起头:“是哥哥!”
    孔祥伟以为他是在叫柳南幽,装出来的那点笑维持不下去,用力摔了下自己的碗:“吃饭时候别乱说话!”
    柳宋薇明显压着火气,目光幽深地瞪着孔祥伟。
    孔祥伟注意到她的目光,立刻换副嘴脸:“刚刚我手滑,没端住,幽幽别多想,我不是摔给你看,快坐下吃饭。”
    孔令轩拿叉子敲着碗:“伯伯吃饭,伯伯坐!”
    孔祥伟按住他的手,有些诧异:“谁是博博?”
    孔令轩指着柳南幽:“你哥哥,我伯伯。”
    孔祥伟的脸由白转青,又由青转黑:“谁教你的!”
    孔令轩没看出他表情不对:“伯伯教我的。”
    孔祥伟直喘粗气,握筷子的手攥成拳头:“幽幽,我知道你对我有意见,你可以和我提,但你不能这样对轩轩,他还小,你会教坏他的。”
    这次换成宋薇摔碗:“孔祥伟!小孩子开玩笑而已,你别小题大做,幽幽样样都很优秀,怎么会教坏轩轩!”
    说完拉着柳南幽胳膊把他按在椅子上:“幽幽吃饭。”
    柳南幽从下楼开始,一个字儿都没说,冷冷看着眼前的情景。
    宋薇盛了碗汤放到他跟前:“幽幽小心烫。”
    宋薇和柳正均离婚时,柳南幽还不到三岁,这么多年来,他们母子很少见面。
    一方面因为宋薇打拼事业忙,另一方面,是柳正均的原因。
    他瞧不起宋薇,不想让柳南幽和她有过多的来往。
    宋薇对柳南幽的印象更多是小时候那个奶声奶气的小娃娃,面对突然长大的柳南幽,她不知道该如何相处。
    柳南幽没看那碗汤,只胡乱扒几口饭,就将碗放下:“我吃饱了。”
    下楼不过二十分钟,柳南幽又回到卧室。
    坐在床尾,双手撑着床沿,低头看着地板。
    在宋薇家里,他只觉得压抑,自己是个不应该出现的闯入者,打破了他们一家三口的幸福和美好。
    手机震动,打断他的思绪,是微信,一个眼生的头像,一个二逼似的名字“過厾.忲歔溈”
    看到这个名字,柳南幽信息都不想看,只想立刻把他拉黑删除。
    過厾.忲歔溈:[图片]
    柳南幽勉强忍住删除他的冲动,点开对话框。
    图片放大可以看清是河堤处的月景。
    過厾.忲歔溈:——约么?
    ny:——网名真别致。
    qj:——哈哈,改了,这个和你同款。
    看着‘qj’这两个字母缩写,柳南幽脑海里对应出现‘sb’,他都不过脑子吗?
    ny:——qj?强*奸?抢劫?
    半天,曲烬发来一个艹!之后名字又改了:
    烬:——这个行么?
    ny:——不约。
    那边沉默一会儿,一通语音电话打过来。
    柳南幽盯着屏幕上的烬字,犹豫一会儿才点接通,手机放在耳边,也没说话。
    “夜钓,真不来吗?”曲烬兴致很高。
    夜钓?柳南幽很冷淡:“不去。”
    “口特壮,来吧。”曲烬锲而不舍。
    “待会要看书,不去。”柳南幽对半夜去河边喂蚊子这件事丝毫提不起兴致。
    “行吧,那……室友晚安。”
    “嗯。”
    这么多年来,刷卷子背题已经成为他的习惯。虽然毫无乐趣,但是打发时间还是很好的。
    一套数学两套英语做完,时间已经接近晚上十点。
    卧室的门被敲响,孔祥伟拉着一张脸,出现在门口,手里还端着一碗面和牛奶。
    宋薇不在,他对着柳南幽时完全没了好脸色:“你妈让送过来的。”
    这个点儿也是孔令轩睡觉的时间,宋薇在哄睡脱不开身,又怕待会自己有时间太晚,嘱咐孔祥伟替自己送过来。
    但柳南幽没有吃夜宵的习惯,晚餐过后,无论饿与不饿,他不会再吃任何东西,这是小时候柳正均给他立的规矩,时间久了,也就变成习惯。
    柳南幽停笔转头看向他:“谢谢,不过,我晚上不习惯吃东西,辛苦你把面拿回去。”
    孔祥伟脸拉得更长,他不认为柳南幽是真的有这个习惯,只以为他是在故意拿乔儿。
    “我送的东西你不吃?非得我老婆给你送的你才吃?我告诉你!没人惯着你臭毛病!”
    柳南幽握着笔的手,指关节处已经泛白,腕内侧扽起青筋。
    吐纳几瞬,气息才勉强稳定下来,他答应宋薇回来过节,不想让她为难:“你想多了,我还要看书,请你出去。”
    柳南幽想息事宁人,但孔祥伟不想:“还看书?你装什么,你要是真学习好,会去毓仁那个不入流的高中上学?
    别以为你心里那点小伎俩能瞒得过我,宋薇是我老婆,我儿子的妈,这是我们的家,宋薇的公司和存款都是我们的,是留给轩轩的,你算个什么东西?”
    说着把手里的面连带着牛奶摔在他桌上,汤液汁水溅得到处都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