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4页

    [综武侠]万人迷反派三岁半 作者:圆啊圆
    第14页
    杨桃本来想问他们为什么,又觉得没有什么必要。
    “跟你说了不要管了,赶紧去找柳公子,现在最重要的是情报。”
    系统真是操碎了心,它要是是个人,恨不得自己来做这个任务,它很想扇当初那个带走杨小桃的自己一耳光,决定等这个任务做完,就把杨小桃踹了。
    杨桃抹干净手上的血,这条街暂时安全了,一群暴徒跑得很快,转移到其他地方去抢劫了,杨桃一路走过又遇到很多的暴徒。
    看见杨桃只是一个女人,虽然衣服上血有点多,但是只要是女人,又长得好看,在这样的环境下,那都得去试一试,万一就成功了呢,暴徒们是这样想的。
    几个男的跟疯了一样冲过来要抓住杨桃,手还没有摸到杨桃,手指头就都掉了,来的人居然是楚留香。
    看到浑身都是血的杨桃,楚留香急了,手臂一展搭上了她的肩膀,把她护在了怀中。
    楚留香在江湖上的名声很风流多情,好像他拥有很多的红颜知己,还见一个爱一个。
    楚留香也不知道自己名声怎么变成这样的,他其实并没有什么情人,就连船上的几个女孩子,他也只当她们是妹妹,遇到美好的女孩子他确实愿意出手相助。可是就算不是美丽的女孩子他也会愿意去帮助那些可怜的人。
    大概人在江湖,大家总想要听那些绮丽梦幻的艳情故事,想要听风流潇洒的大侠风度翩翩英雄救美,美女投怀送抱以身相许,那就是人们幻想中的江湖。
    没有人在乎楚留香真正是个什么样的人,做过什么样的事。
    知道自己名声不太好,楚留香其实挺注意不要跟女孩子太亲近,如果没有那个意思,最好就保持距离。
    所以在江湖上有多情浪子的名声的楚留香,很少主动去抱一个女人。
    或者不能说是女人,还只是一个女孩子,她精致的脸特别的稚嫩,楚留香从来没有见过哪个女人的皮肤像原随云一样娇嫩,甚至有点像小孩子的皮肤,让人看着她的脸,就想狠狠地在她脸上亲一口。
    楚留香看原随芸满身是血,暗想自己回来是对的了。虽然自己拯救不了这个城,但是至少还可以救到一些人。
    “太好了,幸好我找到你了,你怎么到处乱跑,这个地方要乱起来了,你跟我一起走吧。”
    城外面是大军压境,城里面是三家内斗厮杀,楚留香也没有办法了。
    “我见到了白家主,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劝他。”
    楚留香并不傻,如果现在劝白家主住手的话,等于让城中内鬼勾结金人,把这座汉人的城市拱手让给金人。
    辽人朝廷虽然不好,至少这个地方是汉人做主,金人在完颜家的带领下跟辽人互斗,要逼迫燕云城在辽金之间站队,楚留香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他不过是一个江湖中人,家国天下都离他太遥远,人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好。
    楚留香跟胡铁花回来,胡铁花直接要去找杨桃,楚留香在城里帮忙救人,没想到倒是他先找到杨桃,这大概就是缘分。
    楚留香觉得杨桃是个很奇怪的女孩子。不像他见过的那些狡诈的江湖女子,也不像女魔头,不仅是个瞎子,更像一个哑巴,楚留香都没有听她说过几句话。
    但是每次她说话时候的那个声音,都好像一罐蜂蜜朝着楚留香鼻子灌下去,甜得人手指尖都发软。
    就连楚留香这样定力高超的人,听到她的声音都想掐着她的脸让她多说两句。
    但他又不是什么禽兽,人确实都是有欲/望,人跟禽兽的区别就是人能控制这些暴虐的想法。
    “我要去找柳公子。”
    现在她又用那种声音在自己怀里天真地说话,好像她一个瞎子出现在这么危险的地方是出来春游,好像天下所有地方都跟她家后花园一样安全,被自己这样抱着也乖乖的,一点都不反抗。
    楚留香差点忍不住那个黑暗的念头,想要用手掐掐她脸看是什么感觉了。
    哪里想到没有等他动手,这个小姑娘就乖乖地把脸贴到了他胸前打了个哈欠,出来这么久,杨小桃居然就走累了想睡觉了。
    小孩子要多睡觉才长得高,阿爸以前是这样骗杨小桃睡觉的,在她晚上六点睡觉,两点钟起来要所有人不睡觉陪她玩躲猫猫的时候。
    再说,杨桃可喜欢楚留香了,他身上香香的,还很干净,衣服永远一点灰尘都没有,每天都洗澡洗头发,洗澡喜欢用橘子味的澡豆,比一个女人还精致整洁。
    杨桃以前喜欢身上香香软软的姐姐。但是遇到楚留香之后,她就最喜欢楚留香了,楚留香不仅长得更好看,除了身上有点硬。
    但是楚留香笑起来那个样子,好像清尘收露,雨后晨辉,杨桃还是一个颜狗。
    所以楚留香抱她她一点都不反抗,乖乖地就伸手了,挂在身上还不肯下来,闭着眼睛都快睡着了。
    楚留香问她什么她也装作没有听到,偶尔偷偷睁眼看一下,原来那些围着她的坏人都被楚留香打跑了。
    而且楚留香居人一个人都没有杀,只把人打痛了,就把人放走了,杨桃心虚极了,把脸狠狠地滚在楚留香的衣领上紧闭着眼睛装睡。
    胡铁花看到他们两个的时候,整个人都惊呆了,好像一个吃了一大颗柠檬的老实人,好像痴心在家等待丈夫归来,却亲眼看见丈夫跟品如在一起了的悲情少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