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8页

    异世大佬在六十年代 作者:陆醉
    第8页
    “照理来说是不会,但具体会不会,我也没办法肯定。”她自己虽然没能力离开,但她有个无所不能的叶队,所以,一切皆有可能。
    “能不能别离开?”许冬至抬头看着她,眼神里满是希冀,就像是在看着一根救命稻草。
    许新月和他对视了几秒,终是没能狠下心来说不能,但她也没说能,她说:“这不是我能决定的,不管是到来,还是离开。”
    但如果可以选择的话,她肯定会毫不犹豫地选择离开。
    因为她想回到他们叶队身边。
    就像他想她留下来一样,他们叶队也是她的救命稻草。
    许冬至想想也是,没再纠结,打算尽可能地利用她为自己谋取生的希望。
    “我和你说说我们家的情况吧!”
    “好。”许新月颔首,洗耳恭听。
    许冬至先跟她简单介绍一下许家现有的成员,再一一剖析给她听。
    许家包括他们两人在内,现有七人。
    除了他们两人外,其余的五人分别是,许老太太刘秀娘、许小叔许建国、许小婶李红梅,以及他们的大儿子许家康和小儿子许家富。
    许老太太掌控许家多年,许家基本是她的一言堂,家里没人敢忤逆她。
    她的性格看似强势,其实是个窝里横,真的遇到什么事,她比谁都怂,软肋是她的小儿子和大孙子。
    许建国是许老太太的命根子之一,从小受许老太太偏爱,好吃懒□□吹牛,绣花枕头一个,不足为惧。
    李红梅在家同样好吃懒做,但在外经营了一手好形象,两面三刀,心机深沉,是许家为数不多有脑子的人,得小心提防。
    许家康也是许老太太的命根子之一,同样从小受许老太太偏爱,头脑简单,有勇无谋,经常被自己的亲弟弟当刀使,对付起来不难。
    他亲弟弟许家富,年龄虽然不大,但深得他妈真传,有谋略,有演技,但年龄太小,眼界还不够宽阔,不足以构成威胁。
    许新月听完他对许家人的剖析后,只问了一句:“他们的战斗力如何?”
    “和你比起来,不如何。”许冬至说。
    “那就没什么可怕的。”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所有阴谋诡计都是纸老虎,根本不需要手段和心机,手指轻轻一戳就破。
    “说说你吧!”相比于几个蝼蚁一般的敌人,她更想了解自己将来要交付后背的战友。
    “我叫许冬至,今年八岁,父母双亡,身体孱弱,战斗力几乎为零,智力尚可,提供不了你武力方面的帮助,但可以为你出谋划策。”许冬至重新自我介绍道。
    许新月正好缺一个对她构不成任何威胁,但可以为她出谋划策的战友。
    不得不承认,许冬至很聪明,才相处这么一会儿工夫,就把她摸透了。
    当然,她也不傻。
    能在荒野中流浪的,没有一个是善茬,只是相比于那些弯弯绕绕,她更擅长直接动手。
    但这世界上并不是每个人都像她更擅长直接动手,还有很多擅长那些弯弯绕绕的。
    所以,她需要他,正如他也需要她一样。
    这大约就是他们叶队所说的相辅相成吧!
    “我的情况和你相反,我不擅长出谋划策,但战斗力爆表,用上异能的话,你们这里应该没有人是我的对手。”
    “你的异能都能做些什么?”许冬至问。
    “战斗、治疗、操控植物、促进植物快速生长。”许新月如实道。
    “我姐额头上的伤是你用异能治疗的?”他姐额头上有一个很大的包,他不久前才看到过,但是现在,那个包已经消失不见了。
    “不是,是自愈的。”许新月的异能还在恢复中,没有浪费在给自己治疗上,“异能者,尤其是带有治疗能力的异能者,像治愈系异能者、光明系异能者、植物系异能者的自愈能力都很强。还有就是,我刚才吃的苹果,也有一定的治疗效果。”
    “可你现在用的不是我姐的身体吗?我姐的身体也有自愈能力?”许冬至问。
    “从我的灵魂进入你姐的身体的那一刻起,你姐的身体就不再是她的身体,是我的身体。”她的灵魂已经和这副身体彻底融合,包括她的异能和她本该炸得粉碎的晶核。
    “那你也是我姐,因为我们体内流着同样的血。”许冬至说。
    “你倒是挺会攀亲戚的。”许新月嗤笑道,“我可不是一个好姐姐。”
    “你不需要是一个好姐姐,因为我也不是一个好弟弟。”他要的从来都不是一个好姐姐,他要的是一个能和他一起活下去的姐姐。
    “如果我要的是一个好弟弟呢?”许新月问他。
    “那我就变成一个好弟弟。”许冬至不假思索道。
    “你倒是能屈能伸。”许新月道。
    “我需要你,你给了我生的希望。”许冬至说,“在遇到你之前,等待我的,只有死路一条。”
    “为什么只有死路一条?”许新月问。
    第6章
    “一个体弱多病,无依无靠的小孩子,在这饥荒年里,能有什么活路?”许冬至苦笑着反问。
    “你很聪明,总能找到活路。”她不行,她的脑子是她浑身上下最贵的东西,百分百全新。
    “你就是我的活路。”从迈向她的第一步开始,他走的就是置之死地而后生的路,值得庆幸的是,他活下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