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要C侄女的叔叔?

    和消防员哥哥恋爱后(1v1h) 作者:爱喝金银花露
    要c侄女的叔叔?
    下面紧到让人室息,温热的软肉紧紧地包裹着他的龟头。
    他真的只进去了一点点,就停在了花穴口。
    这斯磨的感觉简直要人命。
    “嗯嗯……嗯。江情眼泪可怜兮兮地挂在脸上,身体颤抖得厉害,连声音都是哆哆嗦嗦的,她大口喘气,“疼……,呜呜……”
    程景言在穴口的位置保持着抽插的动作,龟头磨着穴口,轻轻浅浅地插,空寂的暗巷里都是暖味粘腻的水声,像在拔丝一样,又黏又慢,暖味得更让人觉得脸红心跳,“答应我的要求,我就不撕了你。”
    他知道她疼,他的手指在龟头插入一点点的时候,不断地刺激着她硬起来的阴蒂。
    揉捏轻掐,刺激得过了,她的屁股就忍不住地抖动。
    里面的水液更汹涌地往外流,淌在他昂长的肉根上,龟头在月光下显得狰狞又油光水滑。
    真想腰身用力一挺,贯穿她。
    他强撑着理智,暗暗提醒自己不要太着急,他们来日方长,她就是只小白兔,不能就这么吓跑了!
    江情的情欲轻而易举地就被他掌控了,被他抚摸的地方仿佛着了火,她的呼吸越来越沉重,到最后变得又短又急促,里面骤然的疼痛似乎被快感替代,她情不自禁地想要更多,眼神变得迷离,脑袋里的理智都要决了堤,“嗯啊,好。”
    程景言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将肉棒换成了手指,继续拨弄着那片已经湿透了的软肉,指腹上下滑动,绕着阴蒂不断地打圈。
    江情感觉自己要死了,害怕自己叫得大声,张口就咬住了他的臂膀,“呜呜……不要了……。”
    程景言把指节伸了进去,上上下下地抽插。
    江情被播得在他怀里不停地颤抖,下面不知道被操喷了几次,被松开时,腿软得根本站不住。
    程景言低低地笑,“江情,手指就能让你喷了那么多次,要是换成鸡8……
    他把依旧硬挺的鸡8放回内裤里,把裤子穿好,又整理她的衣服,看着她失神的模样,爱伶地亲了亲她的嘴巴,她的眼泪,最后是眼睛。
    “我送你回家。”
    程景言往后站了点,江情没了倚靠,浑身如脱力了一般靠在墙壁上,她心里郁结又羞耻,想骂他,又怕他没完没了地再来。
    嘴动了动。“不要……我。”
    她才说话,那根沾着她味道的手指就钻进了她的嘴里。
    指尖色情地摸了摸她的牙齿,便一下摸到了她柔软的舌头。
    “你刚刚答应我的,现在就忘了?”
    “……”江情仰着脸,想要躲开他的手指,眼角的泪水又挂下来,嘴里都是那股骚味。
    江情觉得自己丢脸死了,这辈子没这么在一个男人面前哭过。
    “以后我都送你回家。”他好霸道,怕她不应,身体再次向前,裤子里的淫物狠狠抵着她,蠢蠢欲动,仿佛下一秒又要操进去。
    江情没脸地觉得自已起了反应,下面似乎又有水流出来。
    打又打不过,骂也不好骂,她委屈极了,可伶巴巴地点了头,算是答应了。
    程景言并没有立刻松开手,手指在她的口腔里打了个圈,才暖味地拿出来,身体再一次前倾,声音低哑魅感,炙烫的气息吹拂在她耳旁,叫她浑身起了j皮疙落。
    “真乖,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不然—“他出舌尖辞了下她的耳垂。
    “就c哭你。”
    江情的腿猛地一软,脑海里部是他拿着滚烫的肉棒贴着自己的感觉。
    两人在暗巷里撕磨了会才往街道上走。
    江情和苏雪说好的,等见过了秦杰,她就和她一起回家。
    老远,江情就着到了苏雪。
    苏雪也看到了江情,她朝着她招手,叫道:“江情,这儿。”
    苏雪叫完就见到了江情身旁站着的男人,男人很高,身上一件黑色t恤,灰色长裤衬得他双腿修长有力,一双白色的球鞋,夜色下的面容刚毅,很帅,是那种成熟稳重的帅气。
    苏雪愣了愣。
    江情和男人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
    江情的脸有些红,丸子头略微凌乱,“那个,苏雪,你先回去吧,我正巧遇到了我……叔叔,他来接我了。
    叔叔?
    程景言脸色瞬间臭了。
    要c侄女的叔叔?
    他有那么老?
    “叔叔?“苏雪伸手拉住江情,压低声音赞扬道:“你哪里的叔叔啊,好帅啊?以前都没见过。”
    江情:“……”
    苏雪见江情不说话,又说:“你和秦杰没事吧?秦杰有没有向你道款?”
    苏雪的声音有些大,程景言有心不听都听到了。
    江情瞥了眼程景言的脸色,又看向苏雪。
    自己闺蜜哪壶不开提哪壶……
    “我……我只想好好高考,其他的事以后再说。”
    苏雪见她不愿意多谈的样子,看了眼她身旁的男人,随即很懂地“哦”了一声。
    “我知道了,那,我先回去了,她又朝着程景言招了招手,“叔叔,再见。”
    程景言听着那声叔叔,眉头皱得能夹死一只苍蝇。
    苏雪快步走了。
    江情:“……”你懂什么啊?
    又只剩下他们俩人。
    江情闷着头往前走,程景言就跟着。
    走了一段,程景吉递水给她,“喝水。”
    “我不渴。”
    程景言拧开开瓶盖,自已灌了一口,灌得有些快,水从他的嘴角流下来,一直淌过喉结。
    江情看到他上下滑动的喉结,没由来得燥热了几分。
    程景言喝完,又把水递给她,意有所指地说道:“刚刚喷了那么,现在补水,……”
    江情一愣。
    听明白他说了什么时,一张脸以肉眼所见的速度涨得通红。
    她死了算了。
    程景言依旧不依不饶,“快点喝。”
    江情终于伸了手,拿过水,她不渴,但是嗓子的确有点干,刚刚哭的。
    她小口的喝水。
    程景言侧目看着她,“刚刚和你说话的是你前男友?那个,秦杰。”
    江情喝水的动作一顿,泛着眼睛看他。
    就听他说:“他不行,太嫩,肏起来不舒服。”
    江情差点再次喷水。
    --
    要c侄女的叔叔?  -